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促中共高層開擴大會倒習 匿名網文熱傳


一位戴口罩的婦女從習近平的宣傳畫前走過(2020年3月12號)。

一份據說是中國體制內人士提出的匿名建議書周末在社交媒體廣泛傳播,建議書要求中共高層召開緊急擴大會議討論最高領導人功過和去留問題。轉發該建議書的陽光衛視創辦人陳平表示,不知何人首發此文,但言論和新聞不自由,必然導致謠言漫天飛。有評論認為,這份建議書反映了許多體制內改革派人士的想法,中共應該回歸7年前製定的改革開放路線。這份建議書是新冠肺炎從武漢爆發以來出現的一系列嚴厲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公開言論中的最新文件。

正當一場呼吸道傳染病散播到中國境外席捲全球之時,繼北京紅二代成員、據信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的房地產大亨任志強發文不點名批評中共領導人之後,中文社交媒體週末又廣泛流傳一篇直接指向習近平領導地位的匿名網文。這篇 “關於立即召開緊急政治局擴大會議的建議”稱,鑑於當前新冠疫情、國內經濟與國際關係的嚴峻局面,強烈呼籲緊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的問題。

此前,任志強與外界已經失聯多日,據傳他遭到北京當局拘禁。中共黨員任志強曾因公開批評媒體姓黨而遭到黨內處分。

網文建議政治老人參與評價

上述網傳匿名文章建議,政治局擴大會議有關由現任政治局委員及常委、歷屆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以上、現任及歷任最高法院院長、現任及歷任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現任及歷任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現任及歷任政協主席與副主席參加。會議討論習近平自執政以來的功過評價,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國家主席、共產黨總書記及軍委主席的職務的議題。

文章指出,鑑於習近平本人是會議討論的當事人,不宜再擔任會議的任何職務。建議由李克強、汪洋、王歧山三人組成政治局擴大會議領導小組,負責會議的各項工作。討論議題包括:習近平執政以來的外交路線與外交政策,是否應該明確回到鄧小平主張的韜光養晦路線;中國的國際關係與國際環境是好轉了,還是惡化了;在國際上四面樹敵、惡化對美關係對中國的發展是有利,還是不利;不顧國內實際情況,對非洲等落後國家大撒幣對中國自身的發展與國際關係是不是正確?

文章建議討論的經濟議題包括:“國進民退”,還是“民進國退”?經濟路線是否應該回到朱鎔基總理制定的大力發展民營經濟,縮減不具效率的國有企業?是應該堅持市場導向,還是計劃導向?國家對與經濟的介入程度到底應該遵循什麼界限與原則?國企應該不應該與民企爭利?金融的監管是不是應該透明?

這份建議書還提出,“在政治上,明確黨大還是法大?明確執政黨能否超越憲法?憲法規定的各種權利是不是應該落實執行?為了短期的穩定是否可以犧牲公民的基本權利?是否實現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是否允許民間辦媒體?法治如何實行?司法是否應該獨立?公民是否能夠批評政府?媒體與輿論監督有沒有必要?黨政是否應該分開?私人財產是不是應該得到保護?官員財產是否應該公開?地方官員是否應該由當地人民決定、對當地人民負責?地方是否應該實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沒有財產權?”

在中共的台灣和香港政策方面,這份匿名網文建議,“在對台灣關係,到底是統一重要還是和平重要?是國家的形式重要,還是國民的福祉重要?在對香港問題上,是香港的繁榮重要,還是中央的權威重要?是否應該允許香港實行完全的地方選舉?”

文章最後表示,“對習近平執政以來工作的評價,其重要性不亞於打倒四人幫。對習近平執政路線的評價,其意義應該高於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歷史定位。”

紅二代倒戈?

一些國際中文媒體和海外社交媒體時評人引用了陽光衛視創辦人陳平轉發的微信截圖。本身也是紅二代成員的媒體人陳平發微信表示,他只是轉發了上述建議中共政治局召開緊急擴大會議的匿名文章,並不知道提出建議者的身份。

陳平寫道:“昨日我微信群中收到,感覺尚屬溫和理性,便順手轉發。然不知出之何人之筆。此匿名信網路上轉發者眾多,媒體、自媒體借炒作我轉發而發酵,無非要牽強附會扯上王歧山、任志強。言論、新聞不自由,必然謠言登大雅之堂。可悲!”

在香港的陳平對美國之音表示,“我覺得就是因為言論、新聞不自由,最後導致謠言滿天飛。唉,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現象。”

不過,陳平表示,這份建議反映當前很多人、尤其是體制內人士的想法。

“我覺得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體制內的人的想法吧。這特殊之處是現在總是到了要有一個(解決辦法),不能老處在這麼一個狀態。這樣下去你中國肯定是不太好辦啊。那麼,這可能是一條路吧。但是專門炒作我轉發,無非是我跟這兩個人認識嘛。”陳平說,並且強調並不知道誰是建議書的作者。

陳平認為,他在微信群轉發的這個建議書之所以反響大,正是因為中國處於多事之秋,否則不過是一篇無足輕重的網絡帖子,遠不如任志強的批評文章尖銳深刻。

上個月,任志強在一篇尖銳的文章中寫道,執政的共產黨對言論自由的嚴格限制加劇了新冠狀病毒的流行。他在文章中並沒有提到中共領導人的名字,但言辭犀利地批評“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以及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有傳聞說,中共一些政治老人和眾多黨內外人士對獨攬大權的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排斥異己和廢除任期制搞個人崇拜不滿。近來又傳出國家副主席、人稱“反腐沙皇”的前政治局常委王岐山身患癌症的消息。任志強批評文章和新出現的建議書 。

紅二代成員、自由派作家戴晴認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躍的體制內改革派人士對於中國當前狀況和未來發展憂心如焚。有人匿名在這個時機表達訴求,就是希望改變,而這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說得廣泛一點,就是八十年代那批年輕的改革派,他們經過了九十年代,又經過了那麼多年,三十年過來了,他們覺得到現在,要是再不說話,再不動作的話,這個國家就太慘了。”戴晴說。她表示現在,國際形勢與1976年抓捕四人幫時不一樣了。

學者:改革派力量猶在

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廣場四君子”之一的周舵認為,回到中共18大三中全會決議和四中全會決議制定的路線繼續改革開放,中國面臨困境將會迎刃而解。

週舵對美國之音表示,“ 那兩個決議就是中共體制內改革派的共識。簡單說,三中全會就是經濟繼續市場化。四中全會就是政治改革要以法治建設為核心。非常對呀,非常正確。就沿著這條路往下走,這條路就走通了。不好說19大和18大是什麼關係。但總而言之差別非常大。現在產生的種種亂象,種種被大家認為是極左倒退的現象,根子都在這裡。”

這位中國轉型學者表示不贊同“中共改革已死”的說法,因為體制內改革派依然存在。週舵說,“沒有死。體制內的改革派依然存在,關鍵是它各方的力量博弈的結果是什麼。現在這個結果是沒法預料的。”

2019年年末武漢發生肺炎疫情導致中國社會陷入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以來,有多名學者、律師和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文章或發起公開信聯署活動,批評中共領導人處理疫情嚴重失誤,呼籲進行體制改革,其中包括遭拘捕的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以及受到不同程度打壓的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北大法學教授張千帆、原廣州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原中央民族大學教授趙士林等人。

評論 (1)

此論壇已被關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