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拿大針對亞裔歧視事件劇增 平權人士呼籲正視現實與改變


2010年2月18日,加拿大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溫哥華,在中國城一座商業大樓的入口處,有加拿大國旗和華人慶祝農曆新年的招財進寶童男童女畫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3 0:00

三月中,韓裔媒體人樸艾琳(Eileen Park)與前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喜結連理,婚禮地點選在了溫哥華著名的斯坦利公園。他們在加拿大最古老的一棵楓樹下舉行婚禮的照片還上了美國時尚雜誌。

但隨即,樸艾琳收到了排山倒海的歧視羞辱性留言,有人稱這是“黃熱病”,有人直接攻擊亞裔女性放蕩,不一而足。

樸艾琳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表示,雖然事前倆人也預料到會有些負面評價,但是沒有想到,數量如此之多,如此赤裸裸。

她說,本以為在這個時段,針對亞裔的仇恨事件增長,會讓人們意識到這一問題。誰知,那些人卻藉此表現出對女性的歧視和對亞裔的偏見。

在加拿大,過去這一年的新冠疫情期,樸艾琳遭遇的針對亞裔的歧視絕不是個案。加拿大華人平權會多倫多分會(The 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 CCNC- TO)上週發布了一份報告,公佈了他們在大疫情期設立的“仇恨亞裔事件報告網站”得到的數據。

數據顯示,過去一年,網站總共收到1150份遭遇歧視和仇恨的個案報告。而仇視亞裔事件主要發生在溫哥華所在的BC省(44%)和多倫多所在的安大略省(40%)。當中近11%屬於暴力襲擊事件,其他包括了吐口水、語言歧視、遭拒絕服務等。而受到攻擊的亞裔當中,60%是女性。

報告說,加拿大的亞裔社區不僅僅受到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健康威脅,還遭遇了持續的種族主義歧視。

同時,溫哥華警方的報告顯示,過去一年,針對亞裔的仇視報案比之前一年上升超過了700%。

加拿大人權委員會(Canada Human Rights Commission,CHRC)的首席專員瑪麗-克勞迪·藍迪(Marie-Claud Landr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平權會的這份報告非常及時,我們需要這些信息,以應對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

她還稱:“種族主義在加拿大沒有容身之地。只要有一個人不安全,所有人就都不安全。我們堅定地和亞裔站在一起。”

她承諾說,作為加拿大的人權監察機構,人權委員會將一直向政府呼籲,採取具體行動,並且與不同的機構合作,制止針對亞裔的歧視。

亞裔反歧視大遊行

在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發生連續槍擊案,受害者包括了六名亞裔女性的事件發生後,加拿大各大城市的亞裔平權機構迅速組織起來,已經連續兩個週末在多倫多、蒙特利爾、溫哥華等城市舉行大遊行,主旨就是抗議針對亞裔仇恨事件,呼籲政府重視新冠大疫情期針對亞裔的暴力、仇恨、歧視事件不斷上升的狀況,並製定具體政策來改善。

上個星期六,多倫多近十個公民平權機構在市政府門前舉行大型集會。儘管下著小雨,在集會開始前還收到了威脅信息,依然有幾千人出席。

組織機構之一、加拿大亞裔勞工聯盟(Asian Canadian Labour Alliance,ACLA)的主席辛偉泉(Rick Sim)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希望藉此提高政府的意識,對一線的亞裔勞工做好保護,比如食品業、服務業、醫護等。

而在政界,新民主黨眾議員關慧貞(Jenney Kwan)在議會上提出,在加拿大國家反種族主義策略中,應該加入專門反對亞裔種族歧視的策略和援助政策。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對此立即表示贊同,還表示“過去幾個月看到的反亞裔種族主義事件上升令人震驚,不可接受”,並稱“會繼續直接、具體地支持面對仇恨的亞裔加拿大人”。

針對這份報告提供的情況,平權會向政府提出了幾項建議,包括:各級政府立即制定基於社區和特定文化背景的策略,防止散播有關加拿大亞裔的錯誤信息;有針對性地加強對最弱勢群體的保護,比如老人、英語非母語者、以及女性;以及保護一線工作的亞裔員工權益等。

加拿大人權委員會首席專員藍迪表示,這些建議都非常好,非常具體,是方向性的第一步。

她說,所有加拿大人都應該站出來,針對種族主義發聲。系統性的種族主義,需要係統性的應對措施。無論是聯邦還是省市一級政府都有責任應對種族主義,直到建成一個完全多元的社會。

亞裔需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樸艾琳對美國之音說,最初遭受到歧視和羞辱的時候,她選擇了沉默。但是亞特蘭大槍擊案令她覺得必須站出來發出聲音,希望這是對話的開始。

她說:“亞特蘭大槍擊案之後,我熱愛的亞裔社區覺醒了,這是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我不希望直等到有人死了,大家才開始關心我們。我希望在人們還活著的時候,就關注我們。希望整個社會能傾聽我們的痛苦,不要覺得被冒犯。”

辛偉泉表示,亞裔社區不像黑人社區或其他少數族裔,面對騷擾、歧視、或攻擊,會選擇沉默、息事寧人,或者找個藉口,說這只是個案,而不是直接點明這是針對亞裔的歧視。

他希望,這次的大規模抗議行動,能夠喚起大家對歧視亞裔事件的意識,讓政府承擔責任。

他還強調:“我們需要和其他族裔團結起來,比如黑人、原住民社區,相互支持,相互保護。這個問題涉及,你是支持人人平等,還是喜歡把人分成不同階層?如果你支持後者,那很可能是,今天,你還在嘲笑黑人,明天卻因為亞裔身份而遭到暴力襲擊。”

亞裔女性遭遇種族主義與性別主義雙重歧視

在平權會亞裔遭受歧視事件的年度報告中,針對亞裔女性的攻擊比針對男性高出20%。

加拿大女性平權活動人士、製片人李敏淑女士(MinSook Lee)表示,亞裔女性在這場針對性歧視浪潮中,受到了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雙重壓力。

李敏淑說,這段時間,亞裔女性尤其遭受到更大的歧視和不公正待遇,諷刺的是,正是亞裔女性,成為扛起疫情期經濟的主力。在疫情期必需工作的一線工作人員中,比如超市和其他服務業,還有醫護、老人院的護理當中,亞裔女性的比例很高。

加拿大統計局2016年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大城市中超過一半的護理工作者是亞裔,其中女性佔了六成。

有分析人士說,更深一層的原因是,多年來,北美社會文化中,亞裔女性遭到了物化,被視為異國情調,性幻想的對象。

樸艾琳指出,當亞特蘭大槍擊案發生後,一位警長公開說,兇嫌有性癮,要抵禦誘惑,所以要消除那些地方—— 他非常直接地把矛頭指向亞裔經營的水浴中心,以及里面工作的女性。

李敏淑認為,現在是時候指出,針對亞裔女性的系統性歧視以及貶低亞裔、原住民和黑人女性是不可容忍的,也是時候呼籲變革,為女性建立更安全的社區,讓她們在工作的時候不會感到恐懼和遭遇歧視。

應該拋棄“模範少數族裔”迷思

疫情開始之初,針對亞裔的歧視仇視行為就有所增加。加拿大大城市裡,唐人街的建築、石獅子,寺廟等遭到過塗鴉。

但華裔平權活動人士對此並不驚訝,他們介紹說,加拿大社會對亞裔的歧視一直存在的。歷史上,加拿大曾推出過專門針對華裔的“人頭稅”、“排華法案”;在二戰期間,將日裔集體關進集中營;甚至2003年薩斯期間,針對亞裔的歧視也有抬頭。

去年夏天,加拿大社會爆發了大規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遊行,也引發了加拿大是否存在“系統性種族歧視”的大討論。

亞裔活動人士表示,加拿大當然存在系統性的種族歧視,它不僅僅針對黑人,也針對亞裔。

幾年前,曾有一項調查顯示,在申請職位的時候,同等條件下,如果你有一個華裔的姓氏,得到面試的機會比有白人姓氏的申請者減少35%。而加拿大的華裔,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比例,比白人社區多出近一倍。

根據2016年加拿大人口普查數據,韓裔、阿拉伯裔、和西亞裔加拿大人中,貧困人口比例是27%到32%,華裔和黑人中,這個數字是19.5%,而白人社區這個數字低於10%。

在採訪中,辛偉泉直接指出,華裔應該放棄所謂的“模範少數族裔”迷思,面對我們的真實處境了。

從上世紀六零年代,有人提出了“模範少數族裔”這個概念,亞裔被描繪為經濟上成功,有意願融入主流社會,遵紀守法,不製造麻煩,重視教育,家庭穩定的族群。

但近些年,很多社會學者和平權活動人士都指出,所謂的“模範少數族裔”是不真實的,甚至是個陷阱。

辛偉泉分析說,“模範少數族裔”迷思一方面以少數成功的亞裔替代了整個亞裔群體,來證明加拿大沒有系統性種族歧視;另一方面,以這部分亞裔做為藉口,拒絕對少數族裔的真正需求做出改善;再有,這種分化很大程度上造成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之間的矛盾,從而轉移根本性問題。

亞裔的涵蓋範圍非常廣泛,他們的經濟地位和社會境遇更是千差萬別,主流社區或許根本分不清,也不了解這當中的區別,但活動人士指出,亞裔自己是應該有更清晰的認知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