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多數加拿大人主張:與全球民主國家聯手應對中國挑戰


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左)和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右)被中國以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指稱分別被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1 0:00

加拿大獨立智庫麥當勞-洛里埃研究所(MLI)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主流民意認為政府應該與世界民主國家站在一起,共同應對中國挑戰。當中,超過三分之二受訪者支持加拿大與印度-太平洋地區民主政府加強合作,比如印度、日本、澳大利亞​、以及台灣等。

卡爾頓大學現代土耳其研究所主任、這份民調報告的作者戴夫倫博士(Dr. Balkan Devlen)分析說,很明顯,民意正從不同角度告訴政府,應如何應對中國挑戰。而中國政府的做法,包括隨意羈押兩名麥克、鎮壓香港民主、威脅台灣、以及在新疆的種族滅絕政策,都是加拿大人無法接受的。

而加拿大The Nanos民調機構恰巧也剛剛公佈了另一項民調:加拿大人對中國的好感度繼續下滑,只有3%的受訪民眾對中國持正面印象,12%有一定程度的正面印象。

實際上,加拿大許多學者和政界人士在如何應對中國的問題上,也與民意不謀而合。

皇后大學歷史系學者賴小剛的分析是,中國現在講實力外交,相信弱國無外交,有點錢、有些力量了,內政上無所顧忌,外交上推行強迫外交。結果,把西方民主國家推到了一起。

前加拿大駐華外交官菲爾.卡爾沃特(Phil Calvert)認為,現在的中國外交官員表現很不專業,“他們應該明白,真正有超級實力的國家,不需要那麼大聲。”

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大學科學、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瑪格麗特·麥格爾-約翰遜(Margaret McCuaig-Johnston)認為,近年來,中國的行為遭到了唾棄。而非常有意思,加拿大民眾普遍也是這麼認為的。

民意轉變:更相信民主同盟

歷史上,加拿大一直奉行多邊主義的外交政策,主張和平外交,願意在維和、國際事務爭端中起到調和作用。

不過,這次麥當勞-洛里埃研究所的外交政策民調卻顯示出一些變化:一半的受訪者認為,加拿大更應該與世界民主國家站在一起,而不是與多邊國際機構在一起。只有五分之一受訪者選擇無條件相信多邊主義,願意在出現矛盾時跟隨聯合國等其他國際組織。

戴夫倫博士在外交民調的總結報告中稱,加拿大人的選擇很明確, 國際政治中的立場是站在民主一邊, 包括對加拿大戰略意義不大的事情上也要堅持民主原則,而不是僅考慮短期利益。

他對美國之音說:“因為加拿大需要盟友,需要支持,需要與價值觀相似的國家一起,保護和捍衛加拿大的全球利益。”

當務之急:救出兩名麥克

過去兩年,由於孟晚舟以及兩名麥克事件,加中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而在上週,加拿大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由議會認定“中國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的國家,進一步把加拿大推上了應對中國挑戰的前沿。這恐怕連加拿大自己也沒有想到。

中國政府此前多次在經濟上製裁加拿大,指責加拿大偽善,雙重標準。

針對加拿大認定中國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中國駐華加拿大大使叢培武上週六受訪時批駁說,這是“世紀謊言”,並稱新疆是“中國人權成功進步的一部分”。

拜登政府上台之後,加拿大與美國在外交事務的互動顯著增加。美國總統拜登和國務卿布林肯上任後的首次“虛擬外交訪問”都選擇了加拿大。同時,加拿大人也很樂於看到最重要盟友美國就釋放兩名麥克向中國施壓。

美國總統拜登在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會面之後的記者會上,直接提及兩名麥克事件,稱“人不是談判交易的籌碼”。

麥格爾-約翰遜女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如果試圖與拜登政府建立相對友好的關係,拜登個人和他的政府直接發聲,要求釋放兩名麥克,對中國的壓力顯然會更大。

目前,兩名麥克已經被中國羈押超過810天。有報導顯示,他們不僅拘禁條件非常糟糕,在接受領事服務上也受到刁難。

加拿大認為,這就是隨意羈押、是“人質外交”,但中國一直否認這一點。兩人的命運引發民眾強烈關注,成為加中關係中像徵性的事件,而沸騰的民意最終會給政府帶來更大的壓力。

拜登政府著手重建民主同盟

上週六,在接受加拿大國家廣播電台CBC採訪的時候,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最有效應對中國挑戰的辦法是,民主國家聯合起來,一起發聲、一起行動,讓中國無法忽視。

他還說,當世界看到基本的原則和標準被破壞,團結起來本身就很重要。

戴夫倫的分析是,拜登非常清楚,極權主義的中國是對民主的挑戰。所以,從最強大的同盟美國到傳統盟友歐洲,到印太地區的澳大利亞、印度,都形成了一種共識,統一戰線應對中國挑戰是非常必要的。

加拿大媒體分析,拜登政府不會回到奧巴馬、布什政府時期的中國政策,比如側重於高級別對談和峰會,努力令中國參與合作;但他也不會如特朗普政府一般,單打獨鬥對付中國,全面放棄與美國民主盟友的合作。

拜登政府的認知是,中國是“主要競爭對手”,只有國際社會合作,才能贏得這場競爭。而民主與人權是拜登政府外交的核心。

麥格爾-約翰遜女士對此的建議是,多發揮民主國家各種聯盟組織的作用,比如“民主十國,D10”。

她介紹說,“民主十國”包括了七大工業國組織(G7)加上澳大利亞、印度、和韓國這三個民主國家。這一機構目前由大西洋理事會牽頭,它原本是專注於民主國家在科學技術方面結盟,但代表們在討論過程中,議題逐漸變得更加廣泛,開始討論在其他方面如何應對中國的惡意與攻擊。

她說:“接下來一年非常重要。我們正在推進更多具體的合作,加拿大可以做出有建設性的貢獻,我們也正在和一些同盟國家進行磋商。”

西方與中國價值觀的衝突

兩週前,加拿大國際事務部推出了由58個國家共同簽署的“反對任意拘押外國人宣言”,很明顯,這是針對兩名麥克遭中國羈押採取的共同行動。

前外交部長尚鵬飛回憶說,加拿大提出這項宣言的時候,並不確定有多少國家會響應,但很快就有十個、二十個、三十個國家表示支持。由此可見,這個問題已經觸發國際社會的憤怒和不滿。

此外,繼加拿大之後,荷蘭議會也於上週四投票確認“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實施了種族滅絕”。接下來,肯定還會有更多的民主國家通過正式的議會動議,包括美國、英國、與歐盟等。

歷史學學者賴小剛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分析說,實質上,中國在擁有經濟實力後,是希望打破之前由美國製定的國際秩序。但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這些根本的理念與北京的一套價值觀念,發生了嚴重的衝突。西方經過幾十年對北京的觀察,終於形成了一個共識—— 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而一旦得出這個共識,是很難易改變的。

北京冬奧會考驗雙方決心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加拿大學者們還認為,無論是58個國家的“反對隨意羈押外國人宣言”,還是認定“中國對維吾爾人種族滅絕”,都是西方民主國家聯合行動的第一步,這些動議也沒有約束力。

不過,加拿大、美國、以及歐盟等國家都通過了針對侵害人權官員個人的“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比如,國際非政府機構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已經向加拿大提供了應該受到製裁的中國官員名單。同時,國際民主聯盟也可以進一步動用經濟制裁措施。

麥格爾-約翰遜女士認為,中國需要改變自己的行事方式,加中關係的未來取決於中國是否想做出改變。

學者賴小剛認為,接下來,最實質性的考驗是北京冬奧會。他稱,由於對維吾爾族人的種族滅絕,西方在新疆問題上也不可能視而不見,但北京的理念和運行機制,令它在這個問題上不可能退讓。而雙方的身後都有強大的民意,到時會出現什麼狀況,考驗雙方的策略與決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