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報告稱俄羅斯和中國是利用網絡手段干預選舉最多的國家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發布的一些臉書等社交媒體的廣告,這些廣告與俄羅斯試圖擾亂美國政治進程、挑起社會爭議的緊張局勢有關。(2017年11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9 0:00

一份新研究報告指出,俄羅斯和中國是利用網絡手段干預美國、歐洲和其他國家選舉和公投最多的國家。中、俄等國通過“網絡化外國干預”(cyber-enabled foreign interference),試圖影響選民及其在選舉中的投票率,操縱信息環境,削弱公眾對民主進程的信任。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星期三(10月28日)發布的報告發現,在2010年1月至2020年10月期間,有41次選舉和7次公投受到外國干預,自2017年以來此類活動顯著增加。俄羅斯是參與網絡干預最多的國家,其次是中國。報告還說,俄羅斯、中國,以及朝鮮和伊朗均試圖通過不同的網絡化外國干預策略來干預2020年的美國大選。

所謂的“網絡化外國干預”包括兩種攻擊,即“利用各種網絡操作(cyber operations),如拒絕服務(DoS)攻擊和網絡釣魚攻擊,來破壞投票基礎設施,並把電子和在線投票作為目標”,以及通過網絡信息運作(online information operations), 扭曲選舉中的政治情緒,改變信息環境,以取得戰略或地緣政治結果。網絡信息運作往往是直接針對選民的。

“電子和在線投票、選民表和選民登記系統常常是網絡化外國干預的主要目標。重要的是要認識到公眾對選舉制度、民主程序和信息環境的信任程度正受到威脅”,報告寫道。

歐盟委員會官方的民調機構“歐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2018年關於民主和選舉的調查發現,68%的受訪者擔心電子投票可能存在欺詐或網絡攻擊,61%的受訪者擔心“選舉被網絡攻擊操縱”。美國皮尤研究中心進行的一項類似調查也發現,有61%的人認為網絡攻擊可能在未來被用於乾預他們國家的選舉。

中國觸角伸到美國?

報告提到,中國在過去十年中攻擊了7個國家和地區的10次選舉,台灣一直是中國的主要目標。報告還說,在過去三年裡,中國政府已將其努力擴展到印太地區,包括美國。

報告援引《紐約時報》說,來自中國的有政府背景的黑客涉嫌進行了不成功的釣魚攻擊,以進入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工作的競選團隊成員的個人電子郵件賬戶。

報告說:“中國干預外國選舉是其在國內和地區維護'核心'國家利益的整體戰略的一部分,並對挑戰這些利益的政治人物施壓。按照中國共產黨的定義,這些核心利益包括國內維穩、經濟發展、領土完整和提升中國的大國地位。”

報告還提到,中國此前的做法似乎與俄羅斯的做法不同,中國試圖轉移負面影響,塑造外國的看法,以鞏固其合法性,而俄羅斯則試圖破壞信息環境的穩定,擾亂社會,削弱目標。但最近,中國似乎也在從俄羅斯抄作業。

前聯邦調查局特工瓦茨(Clint Watts)日前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節目(CBS News)採訪時也表示,中國最近在台灣進行了一場非常俄羅斯式的選舉干預,中國在澳大利亞也是這樣做的,“在環太平洋地區,他們看起來更像俄羅斯,但相對於美國,他們不像”。

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知道它的一些行動可能會影響美國的選舉,但是它還沒有像俄羅斯和伊朗那樣進行積極的干涉。 ”

美國防務和安全問題智庫蘭德公司政策分析家莫小龍(Nathan Beauchamp-Mustafaga)則表示,中國干預外國選舉的努力越來越讓人擔憂。

他曾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對選舉的任何潛在干擾都有兩個因素——能力和意圖。過去幾年,中國政府一直致力於發展相關能力,特別是在社交媒體方面。”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旗下的數位鑑別研究實驗室(DFRLab)10月發布的一份研究中也提到,中國未來的外國干預計劃,尤其是在選舉前後,可能會使用人工智能和聚合的社交媒體管理軟件(aggregated social media management software),特別是在微信和東南亞的消息應用程序LINE上。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提到,在回應有關干預選舉的指控時,這些國家往往會予以否認,然後指出這些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從而轉移話題。

報告

說:“中國試圖通過威脅外交關係來威懾未來的指控,針對有關中國是澳大利亞議會網絡攻擊的幕後黑手的指控,中國發出警告說這些'不負責任'和'毫無根據'的指控可能會對中澳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俄羅斯全球出擊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發現,俄羅斯似乎最熱衷於通過網絡手段干預選舉。在過去10年間,俄羅斯干預了涉及26個國家的31次選舉和7次公投。雖然俄羅斯的干預是全球性的且範圍廣泛,但其主要努力仍集中在歐洲。

報告說,“俄羅斯關注的另一個焦點是美國,儘管對選民的實際影響仍存在爭議,但俄羅斯的干預已成為美國選舉的一部分”, “俄羅斯最近還將有關2020年美國總統的虛假信息活動的一部分外包給加納人和尼日利亞人,讓他們製作內容並在社交媒體上傳播”。

研究說,莫斯科還試圖干預南美和非洲幾個國家的選舉,其目的可能是為了破壞民主,或是影響這些國家的外交政策方向。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還表示,俄羅斯有能力對外界對其內政的干涉和反俄情緒作出反應。此外,俄羅斯還試圖通過削弱構成威脅的聯盟來加強其地區實力。“俄利用網絡操作和網絡信息運作干預了2016年的黑山議會選舉和2018年的馬其頓公投。這一做法是其更廣泛的政治戰略的一部分,目的是阻止這兩個國家加入北約,防止西方勢力擴張到巴爾幹半島。”

在面對有關干預選舉的指控時,俄羅斯也會否認。在美國聲稱俄羅斯干預2016年大選後,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將這些指控比作“獵巫”,並表示這些指控毫無事實根據,俄羅斯對這些指控“越來越感到厭倦”。俄羅斯總統普京甚至暗示,干預選舉的可能是具有“愛國主義傾向”的俄羅斯黑客,而不是國家支持的黑客。

如何應對

“網絡化外國干預”對選舉和公投的威脅是持續存在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提出了識別、保護、檢測和應對四點建議。

各國政府應制定“網絡化外國干預”的風險緩解框架並使其生效,這當中應包括全面的威脅和脆弱性評估。在選舉期間,也需要不斷地評估和審查選舉基礎設施的安全。

此外,應通過提高公眾意識提高社會適應力,並促進網絡安全培訓,限制“網絡化外國干預”的影響。

各國還需提高“網絡化外國干預”的檢測能力,定期測試計算機系統的漏洞,並對參與外國干預的人如何利用新興技術的長期研究進行投資。

在應對方面,各國應成立一個反外國干預工作組以幫助協調本國應對各類挑戰的努力。各國政府還應根據最有可能的對手建立明確的預防和威懾態勢。

美國大選危機重重?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魯比奧參議員(Sen. Marco Rubio, R-FL)星期三(10月28日)表示,無論是在選舉日還是選舉日之後,對手都在試圖干預美國大選。

他在推特上寫到,“警告。我們的對手準備的大量虛假信息攻擊是針對選舉日前後進行的”,“他們來的速度可能比人們發現他們的速度還要快,一點忠告,說法越古怪誇張,就越有可能是外國干預。”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沃納參議員(Sen.Mark Warner, D-VA)的發言人對《國會山報》表示,沃納“完全同意魯比奧參議員的推文。”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伊万尼納(William Evanina)今年8月就曾點名中國和俄羅斯等國,稱這些國家將繼續使用隱蔽和公開的手段,試圖影響美國選民的偏好和觀點,增加美國國內的不和,削弱美國人民對民主進程的信心。

還有分析人士表示,這些國家在大選後或會試圖通過散佈不實消息來製造混亂,蠱惑人心,破壞民主。

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民主保障聯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主任勞拉·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星期二在阿肯色大學克林頓公共服務學院舉辦的一場網絡討論會上表示:“在大選過後,尤其是選舉結果接近或有爭議或延遲了,外國行為者——目前看起來俄羅斯似乎已經做了些鋪墊,就如同他們2016年所做的那樣——公佈所謂的'證據',稱進行了黑客入侵或操控了數據,即便實際上並沒有發生這類情況,以此來散播混亂,讓民眾對選舉結果的合法性產生質疑。”

庫珀也對大選後的情況表示擔心。他說:“我非常擔心大選後會發生什麼,因為俄羅斯可能會努力破壞人們對選舉結果的信心,雖然莫斯科不能真正改變投票結果。”

瓦茨則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節目採訪時說:“從現在到選舉日,俄羅斯的干預都是威脅。但在2021年及以後,將是中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