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一朝被蛇咬 大選民調還靠譜嗎?


美國弗吉尼亞州路邊同時出現支持特朗普和拜登的宣傳牌(路透社資料照)
一朝被蛇咬 大選民調還靠譜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1 0:00


2020大選日將至,各式各樣的全國民調鋪天蓋地,但是許多美國人似乎仍然對2016年大選的選前民調與結果相左而耿耿於懷。上次大選前,大多數民調都預測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會勝選。今年大選,多數民調再次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一路領先。然而許多美國人對民調結果抱有一定程度的懷疑。

亞倫·溫申克(Aaron Weinschenk)是威斯康辛大學格林貝分校政治學教授。他說,2016年的全國民調的結果偏差並不大。他說,當時的結果顯示希拉里以3個百分點獲勝,而最終她以2個百分點的得票率在全民投票中獲勝。但問題是,贏得全民投票的人不一定贏得選舉,因為選舉人團制度。

由於選舉人團制度,大選中定勝負的往往是少數幾個州。這基本上就是 2016 年發生的事情: 特朗普在幾個州只領先了幾個百分點,但這幾個州恰好是決定大選結果的關鍵州。

溫申克告訴美國之音:“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這三個最終決定選舉結果的戰場州,民調低估了特朗普的支持。它們實際上差得併不遠。有的州只差了幾個百分點。鑑於選舉結果最終由這三個州決定,人們認為這意味著所有的民調在2016 年都錯了,事實並非如此。有些民意調查搞錯了嗎?是的。但是, 2016 年的每一次民調都是錯誤的嗎?不是。”

達倫·肖(Daron Shaw)是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教授。他說:“學術界的共識是,民調在一些戰場州上失敗的主要原因,一是沒有足夠的高質量民調,二是,即便是有信譽的民調機構似乎也低估了中等教育程度白人選民的影響力。”這個群體中許多人都在2016年投了特朗普的票。

約翰·福蒂埃(John C. Fortier)是兩黨政策中心(the Bipartisan Policy Center)政府研究主任。

他說:“今天,喬·拜登在民調中的領先優勢比希拉里·克林頓2016年的大。當然民調可能出現誤差,但誤差可能朝任何方向。一般來說,民意調查向來表現不錯,但它們可能出現偏差,也可能錯估了我們沒有看到的趨勢。 ”

美國主流媒體之一《洛杉磯時報》使用的是南加州大學多恩西夫經濟和社會研究中心(the USC Dornsife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的民調。這個中心的民調在2016年做出了與大多數民調相反的結論,預測了特朗普領先克林頓3個百分點。

這個中心的調查主任吉爾· 達林(Jill Darling)在今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說:“"我們在選舉後的調查中發現,造成不同於多數民調的結果是我們的樣本中農村選民過多,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投了特朗普的票。在糾正了我們的加權程序,使城鄉居民處於一個正確的基準線後,我們的數據模擬結果顯示克林頓勝出1個百分點。我們使用修訂後的模型預測了 2018 年國會大選結果,取得了巨大成功。今年,我們的加權程序也進行了修訂,對權重進行了調整,防止個人攜帶過重的權重。 ”

根據該中心11月1日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拜登領先超過10個百分點。

另一個在2016年預測特朗普獲勝的是特拉法加(Trafalgar Group)的民調。這個公司的首席民意測驗員羅伯特·卡哈利(Robert Cahaly)預測今年大選仍是特朗普獲勝。他認為,預測拜登會入主白宮的民調沒有考慮到隱藏的特朗普支持者。

在《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中,他說,民調機構太依賴陌生電訪。在媒體和社會精英把所有的壞事都歸罪到特朗普頭上的情況下,那些同情特朗普,或者認為他的政府總的說來利大於弊的受訪者是不願意在電話裡對陌生人說實話的,因為害怕自己的信息被公開。他認為,現在比平時更需要考慮到這些不願說實話的受訪者。

他對《國會山報》說:"(害羞的特朗普選民)比上次多,這點一點爭議都沒有。”

然而,溫申克不同意這樣的觀點。

他說:“如果所謂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的假設正確,那麼在網上的民意調查,受訪者不需要與他人互動,特朗普的支持率應該更高。然而特朗普的支持率在不同類型的民調中大致相同。”

但是卡哈利認為,願意耐心回答民調冗長問題的人只有那些對政治非常了解,喜歡表達自己觀點的人。但大多數人不是這樣的。

他預測,民調業"很有可能"在2020年“走向災難性的失敗”。

福蒂埃認為,民調業的調查方式有問題。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時代,打座機進行民調的方式已經不那麼有效,而人們確實不願花時間與民意測驗者交談。

他說:“但我還是認為,民調公司在努力應對一些挑戰,使民意調查結果盡可能地準確。”

雖然民調有局限性,溫申克認為它可能還是了解公眾想法的最佳方法。

“我們需要認識到,民調存在不確定性,真實結果與民調結果之間可能存在差異。我還要提醒人們,在利用民調預測戰場州的選舉結果時要謹慎。例如,如果一個州顯示一個候選人領先只有一兩個百分點,那麼任何一方都可能會獲勝。一兩個百分點的差距是相當小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