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欲推印太數字貿易協議分析人士對前景看法不一


2018年8月3日在上海舉行的中國數字娛樂博覽會(ChinaJoy)上,有谷歌的標識。
拜登欲推印太數字貿易協議分析人士對前景看法不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6 0:00

美國總統拜登將與印太地區經濟體進行談判,計劃推出一項範圍廣泛的數字貿易協議。分析人士告訴美國之音,這一舉措不僅可行而且是必要的,可望會得到區域國家的熱烈響應;但也有批評人士認為,拜登總統的這一計劃可能不會取得成功。

美國彭博新聞社上週一(7月12日)獨家報導說,拜登政府正在考慮一項涵蓋印度-太平洋經濟體的數字貿易協議,以尋求遏制中國在該地區影響力的方法。

儘管這項涉及眾多區域經濟體協議細節仍在醞釀中,但是分析人士說,該計劃很可能會為數字經濟制定標準;包括數據的使用、促進貿易便利化和電子海關安排等規則。

彭博社的報導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話報導,這項擬議中協議可能包括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新加坡等國家。

拜登計劃的可行性

自拜登總統今年一月份上台以來,一直試圖採取廣泛的外交努力,爭取與美國在各個地區的盟國和志同道合者聯合起來,共同應對北京在全球和地區的影響力。白宮目前擬議中的這項數字貿易協議,牽涉到亞太地區眾多的國家,業界分析人士對拜登政府這一舉措的可行性看法不一。

華盛頓非政府組織“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貿易政策研究副主任奈傑爾·科里(Nigel Cory)告訴美國之音,鑑於美國在全球數字經濟中的主導作用,美國提出與志同道合的伙伴達成區域數字貿易協議的建議,這是最佳的方式,不僅可行,而且是必要的。

科里認為,其中的許多國家,如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新加坡,已經就數字貿易達成了雄心勃勃和具有約束力的協議,美國與其鄰國墨西哥和加拿大也達成了自由貿易協定。

“這些國家在數字貿易方面已經同意採取進行的工作,與這兩者之間已經存在很多重疊了。因此,這只是一個將各種獨立的雙邊和區域協定,匯集到更廣泛的區域協議之下的問題,”科里說。

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學教授阿努帕姆·錢達爾(Anupam Chandar)也認為,拜登政府正在醞釀倡導的亞太國家數字貿易協議,“似乎是件唾手可得的事情”。

錢達爾教授解釋說,因為美國已經與日本簽署了數字貿易協定,並且主要撰寫了《全面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中關於數字貿易的章節;澳大利亞、加拿大和馬來西亞已經成為該協議的締約方。“智利、新西蘭和新加坡之間已經達成了類似的協議。因此,這些國家的政府就協議文本達成一致,應該是相對容易的。”

對此,新加坡管理大學(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學院終身教授高樹超(Henry S. Gao)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美國總統“貿易促進權限”(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最近過期,拜登政府雖然目前不可能就“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這樣的全面貿易協定來進行談判;但是仍然有可能就類似數字貿易這樣的小規模協定進行談判。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拜登政府擬議中的這項亞太地區數字貿易協議,可能注定不會成功。

資深經貿分析師、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創建人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對美國之音說,拜登政府試圖談判印太數字貿易協議,以遏制中國崛起的努力不僅很可能會失敗;而且其可能失敗的原因,應該促使美國人開始質疑任何嚴重依賴該地區幫助戰略的長期可行性。

“正如許多這些國家所明確表明的那樣,以及前總統特朗普所否定的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的結構所顯示的那樣:特別是許多東亞國家深深植根於以中國為中心的製造業供應鏈中,因此不敢冒險在商業競爭中公開挑明站在美方立場一邊,” 托納爾森說。

亞太國家預期如何反應

如同分析人士所提到的,拜登政府醞釀中的亞太數字貿易協議,考慮包括的國家甚眾,除了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家外,馬來西亞、日本和新加坡等亞洲國家與中國經濟和文化等利益關係非常複雜,這些國家對拜登政府的此項計劃會做出如何的反應?

專家和分析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這些亞太國家總體上來講應該會對拜登政府的這一舉措持歡迎的態度。

新加坡管理大學教授高樹超認為,所有這些國家預期都會給予高度的支持;因為它們要么是《數字經濟夥伴協議》(DEPA)的成員(新加坡、智利和新西蘭),或者是《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等包括類似條款的協議的成員國。高樹超補充說:“但我認為,出於明顯的原因,中國將會對該協議保持警惕的態度。”

蘇珊·阿里爾·亞倫森(Susan Ariel Aaronson)是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研究教授、數字貿易和數據治理中心總監。亞倫森認為, 這些亞洲國際一定對此熱情很高。“有誰會不想擴大與美國這個富裕大市場的數字貿易呢?”她說。

華盛頓應對北京影響力的有效手段

據一位了解此項數字貿易協議內情的匿名人士對彭博社透露,拜登政府的這項協議還將會為數字經濟制定標準,包括數據的使用、貿易便利化和電子通關的安排等等。

分析人士說,此項政策的醞釀表明,這是繼前總統特朗普2017年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貿易協議”的談判之後,拜登政府為世界上最具有經濟和戰略意義的地區,提出一項經濟計劃的第一步。同時,這也是拜登總統應對北京在印太地區日益增長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的重要一步。

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和數字技術和貿易的先驅,華盛頓應該在數字貿易和經濟領域拿出什麼樣的舉措,來實現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目標?

喬治·華盛頓大學數字貿易和數據治理中心總監亞倫森博士認為,美國需要保持自己政策的一貫性。儘管目前白宮放棄了特朗普式的保護主義數據政策和對應用程序的瘋狂禁令,但美國仍在調查應用程序禁令,以及政府審查外國投資數據豐富的公司的做法,到底是不是阻遏中國影響力的好方法。

亞倫森說:“但是在網絡方面,在美國可見到的中國企業做得更好一些。其中許多公司非常具有創新精神,特別是在金融和服務領域。而這正是美國的數據巨頭們所需要的競爭。”

喬治城大學法學教授阿努帕姆·錢達爾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需要通過建立國家數據隱私法和改革監控法為外國人提供一些保護,以此來重新確立對互聯網在道義上的領導地位。“我認為這要比對應用程序實施禁令要好得多,而對應用程序發禁令是中國使用的一種策略,美國不應該效仿,” 錢達爾說。

新加坡管理大學教授高樹超則認為,最有效的方法將是像跨太平夥伴關係(TPP)這樣基於規則的方法,就數字貿易和國有企業等許多問題制定未來的規則,然後將美國的盟友引入這一框架,以確保這些規則得到廣泛的支持。

“新的數字協議將會發揮類似的作用,我希望美國這次能夠將推動實現達成這樣的協議;而不要像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那樣半途而廢,” 高樹超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