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抗衡“一帶一路”?專家提醒拜登“重建更好世界”別跟中國比賽花錢


美国总统拜登在七国峰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美联社 2021年6月13日)
抗衡“一帶一路”?專家提醒拜登“重建更好世界”別跟中國比賽花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5 0:00

拜登總統宣佈一項美國和七國集團其他國家幫助發展中國家發展基礎建設的計劃——“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這項計劃被認為是美國為主要夥伴的西方民主國家首次提出應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劃的替代方案。專家指出,這項計劃必須確定更多資金來源,否則難與”一帶一路“競爭。然而專家也提醒,美國應將基建投資重點放到較有優勢的領域,而不是比較是否與中國花了一樣多的錢,做了一樣多的項目。

白宮6月12日發布的情況說明指出,“這是一個由主要民主國家領導的以價值觀為驅動的、高標準和透明的基礎設施合作夥伴計劃,旨在幫助縮小發展中國家超過40 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需求。新冠大流行加劇了發展中國家的這種需求“。

這一計劃是在拜登總統所提出的全球民主與專制較量的大背景之下提出的。拜登總統說:“制定'重建更好世界' 夥伴關係的努力旨在動員全世界民主國家,以迎接世界面臨的挑戰,並幫助我們的人民,坦率說,是各地的人民。”

白宮說,重建更好世界計劃主要在四個領域實施,氣候變化、健康和健康安全、數字技術以及性別公平和平等。

白宮的情況說明提出了這一計劃實施的五項指導原則:價值驅動、良好治理和嚴格標準、氣候優先、強大的戰略夥伴關係、通過發展金融動員私營部門資本、加強多邊公共金融機構的影響力。

薩克斯:發展中國家有了中國以外的替代方案

“'重建更好世界'計劃的積極之處在於,這是美國首次真的提出了應對'一帶一路'的措施。” 外交關係協會研究員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說。“美國上屆政府在很長時間裡做出的回應是'不要拿中國的錢','拿中國錢會很糟糕'。但是,他們並沒有任何替代計劃。”

薩克斯是外交關係協會的獨立特別工作報告《中國一帶一路:對美國的影響(China's Belt and Road: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兩名作者之一。

他說,在很多情況下,中國是願意為有巨大基建需求的發展中國家融資的唯一國家。“全世界存在著一個重大的基建空白,他們(七國集團)承諾進行合作以填補這一空白。”

但薩克斯認為,這項計劃的不足之處在於還未明確更多資金來源。“我相信,政府已經表示將尋求國會為這項工作提供額外資金。這是值得關注的事情。但我很難看出這怎麼真正成為對“一帶一路”計劃的強有力回應,除非後面有更多資源。”

據半導電視台(Al Jazeera) 援引路孚特數據庫(Refinitive)的報告,截至去年中,與一帶一路計劃相關的2600個項目價值3.7萬億美元,儘管中國外交部去年6月說,大約20%的項目受到新冠疫情的嚴重影響。

白宮說,美國將尋求充分發揮發展融資工具的潛力,包括發展金融公司、美國國際開發署、進出口銀行、千年挑戰公司和美國貿易和發展署,以及諸如此類的補充機構。此外,“我們還將與國會合作,擴大我們的發展融資工具,希望與私營部門、其他美國利益相關者,以及七國集團合作夥伴一起,讓'重建更好世界'在未來幾年里共同為中低收入國家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

白宮表示,七國集團將成立一個特別工作組,並與其他各方一道協調努力,擴大影響力。

“重建更好世界”應聚焦西方有優勢的項目

《亞洲時報》6月14日刊德尼亞內甚·卡馬特的評論文章問道,“重建更好世界資金將附加在有關人權、氣候變化、腐敗和法治的條件上。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發展中國家會選擇與侵入性條件相結合的融資計劃進行合作,而不是繼續尋求中國的簡化和無附加條件的“一帶一路”融資?“

美洲學會/美洲協進會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斯在接受美國之音英語組訪問時表示,“這不僅僅是現在的融資和債務償還之類的問題,而是有關戰略敘事,西方國家能否做出回應,或者中國是否實際上已成各國未來的最終貸款國。”

外交關係協會的薩克斯認為,一些發展中國家已經對中國的貸款做法有很多不滿,一帶一路被批為“債務陷阱外交” 。他說,“所有建設項目的工人都是中國自己帶來的,他們不把技能傳授給當地公司和當地工人。有些甚至不能提供通常以商業利率提供的貸款。此外,'一帶一路'項目還出現了很多腐敗醜聞。”

薩克斯表示, “多年來一直有人在說,我們只是想要有選擇,而現在中國是唯一的選擇。” “美國將提供的是一個透明的替代方案,它具有更高的標準,希望還可以培訓當地工人和轉移技能。”

薩克斯說: “我們不會提供與中國完全相同的東西,因為這不是我們應該做的。”他認為,“美國的計劃是真正投資到有比較優勢的地方。例如,可再生基礎設施(renewable infrastructure ),這樣高質量的項目,而且是能夠將技能轉移給當地工人的項目,一些有這種資質的項目。” 他說,美國不應該把對一帶一路的反應“看作是我們是不是花了跟中國一樣多的錢?我們是不是有跟中國有一樣多的項目?他認為,這不是美國應有的行事方向。”

歐洲國家和美國一方面在全力應對新冠疫情,另一方面又都有自己的國內基建計劃,他們有實力或者說會將注意力專注在全球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嗎?

薩克斯認為,七國集團一致同意的“重建更好世界”計劃就是新冠大流行後重啟全球經濟、幫助重建受疫情打擊經濟的一項措施。“他們不把'重建更好世界'看作跟他們國內議程在競爭,他們認為這兩者是互補的。因為如果世界各地的經濟體都增長了,這對於穩定和美國公司來說都會更好,因為他們會擁有更多的出口市場,跟美國的貿易也會增加。所以他們認為,這兩者不是競爭而是互補。”

薩克斯認為,”重建更好世界”計劃的關鍵在於美國與盟友進行合作。“坦率地說,很多東西是中國可以提供而美國無法提供的。例如,美國沒有一家在5G 方面具有競爭力的公司,唯一可以跟中國競爭的替代方案是三星、愛立信和諾基亞。因此需要找到與其盟友合作的創造性方式,來提供替代華為的方案。看起來我們開始這樣做了。所以這是一個好的訊號。還有,例如,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出口高鐵,而美國沒有高鐵產品。因此,它需要考慮如何與日本合作,來提供替代中國高鐵的方案。這就是說,美國並沒有對中國能提供一切的替代方案,因此,這就是與我們盟友合作如此重要的原因。

此外薩克斯說,要與“一帶一路”競爭、與中國競爭,除“重建更好世界”計劃,還需要在其他領域裡採取措施。

”例如,在國際標準制定領域,中國投入了大量資金,像在國際電信聯盟裡制定國際標準。比方,制定5G的標準,人們確實擔心5G 標準會傾向於華為,而這又會對6G產生影響”。因此,他認為,“美國應該與盟友和合作夥伴一起,在標準制定過程中重新發揮領導作用。”

“拜登政府還沒有一個真正的亞洲貿易議程。”薩克斯說。“美國還沒有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