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印太戰略將推出 美國專家:強調自由民主注重調和差異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新印太戰略將推出 美國專家:強調自由民主注重調和差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7 0:00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9月下旬告訴東南亞國家聯盟的外長,華盛頓將在今年秋天發布一項針對更廣泛印太地區的新的綜合戰略。

有專家認為,這項新的印太戰略將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政府以往對該地區戰略的結合。

“我預計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將加強長期存在的區域政策,特別是奧巴馬的重返亞洲或亞洲再平衡政策,甚至是特朗普政府2019 年國防部的印太戰略報告的某些方面。” 美國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說。

“印太地區”以及“印太戰略”的概念是在特朗普政府時期提出的。2019年6月,特朗普政府的國防部發布《印太戰略報告》;同年11月,國務院在東盟峰會期間發布了《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推進共享願景》報告。

但庫珀認為,拜登政府的新印太戰略會淡化意識形態、強調共同利益。

“我預計它將解釋為什麼美國應該支持整個地區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而不是過分強調民主對專制的主題,因為這在東南亞難有賣點。”庫珀說。

“中國將不會成為這一戰略的核心焦點。”庫珀強調。“相反,它將嘗試為美國和該地區其他國家闡明一個積極的議程。我認為這是此類公共戰略的正確方法。”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9月底在解釋布林肯與東盟外長會晤的聲明中說,布林肯與東盟外長“討論了緊迫的地區和國際挑戰,包括新冠大流行病、氣候危機、敦促軍方結束緬甸暴力並遵守東盟五點共識的迫切需要,以及加強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必要性”。

但是該聲明沒有提中國或是南中國海,也沒有使用類似“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等暗指中國的用語。擁有十個成員國的東盟目前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一些成員國與中國關係密切。

拜登政府希望從阿富汗撤軍後可以將重點專注於對抗崛起的中國,這一主要國家安全優先事項。但其“既競爭又合作,必要時對抗”的對華戰略,很多時候送出的是需要應對一個更為複雜挑戰的微妙訊息。

四方聯盟是核心

蘭德公司資深國防分析師格羅斯曼(Derek Grossman)認為,拜登政府仍然會優先考慮加強與在人權和自由上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的聯盟和夥伴關係,“拜登政府似乎要把四方聯盟(Quad)作為其參與印太地區的核心。”格羅斯曼說。

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四國領導人9月在白宮首次舉行面對面會議。會議鞏固了該組織在一系列問題上進行合作的承諾,包括COVID-19 疫苗、氣候變化和印太地區的安全。

格羅斯曼表示,值得觀察的是“澳英美三方安全協議”(Aukus)是否會在這一戰略中被提及。“我知道三方安全協議仍在建立過程中,”格羅斯曼說。

“我們將與澳大利亞分享用於潛艇推進的核技術,此外,澳大利亞、美國和英國之間仍將有18 個月的協商期,就其在國防和軍事領域實際能做什麼進行磋商。”格羅斯曼說。

格羅斯曼認為,這一安全協定中的有些合作容易進行,例如網絡安全就很容易實現;但有些還在討論中,如建立聯合基地。

“還有很多其他領域的對話,這三個國家究竟要做什麼,目前尚不清楚,即使未來幾個月該戰略出台的時侯也不會很清楚,可能會有一些參考線索,我不懷疑(該戰略)會有對'三邊安全協議'的參考線索,但我認為不會有更多。”

調和差異是關鍵

但格羅斯曼表示,為了跟中國進行激烈競爭,拜登政府在堅持優先與志同道合盟友與夥伴加強關係的方針之下,一方面意味著要繼續與走向不自由的原盟友保持距離,另一方面要爭取一些非民主國家。

“拜登政府即將舉行民主峰會。誰是被邀請參加該論壇的印太地區國家會很有說服力,因為可能不會邀請我們通常認為會被邀請的國家,” 格羅斯曼說。“如果你注意到拜登政府在《國家安全戰略中期指導方針》中的盟友部分,泰國消失了,菲律賓也消失了。”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3月公佈了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期指導方針》(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

“我的看法是,菲律賓是一個越來越不自由的民主國家,這讓拜登政府相當不舒服。泰國在2014 年發生了軍事政變,美國和泰國之間的事情才剛剛開始恢復正常。”

但格羅斯曼說,在這一指導方針中,越南和新加坡這兩個非民主國家卻都受到了關注,“拜登政府一直在努力調和差異,找到在我們與中國進行激烈競爭中所需要的國家,”格羅斯曼說。

在《拜登印太政策藍圖浮出水面》(Biden's Indo-Pacific Policy Blueprint Emerges)一文中,格羅斯曼寫道,從國務卿布林肯7月出訪印度送出的信息中可以看到這種差異,他沒有談論莫迪領導下的印度如何日益成為新自由民主國家,相反,他談到了民主國家是不完美的,兩國需要互相學習、共同努力。同月,國防部長奧斯汀在訪問新加坡時也說了同樣的話。

“這就是我認為傳遞的微妙信息,即我們有著共同的關切,美國不是要向其他國家傳授他們在治理中需要更加民主。” 格羅斯曼說。

台灣本質上是美國盟友

台灣將繼續成為美國印太戰略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為本屆政府在支持台灣方面確實一直走在前面。” 格羅斯曼說。“看看美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這是拜登上任後的第7次了,而他第一年任期甚至還未滿。我認為這是個歷史性高比率。”

特朗普政府2019年的印太戰略中首次提到台灣。拜登政府在其中期戰略中也提到了台灣。“所以這是一項明確的政策,即我們要保衛台灣,我們要向中國發出信號。” 格羅斯曼說。

“我覺得台灣現在本質上就是美國事實上的盟友,因為,美國政府大力支持台灣,維護其事實上的主權,所以,如果中國攻擊台灣,而美國袖手旁觀,那會非常奇怪,而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格羅斯曼表示。

貿易才是最大挑戰

相較於格羅斯曼對拜登政府新印太戰略的較為樂觀,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庫珀的看法相對悲觀。

庫珀認為,新印太戰略面對的最大挑戰是貿易問題。“政府將採取什麼行動來展示其在亞洲的經濟領導地位?我擔心這一點幾乎沒有澄清,這可能會妨礙其他政策的有效性。”

10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發表了拜登政府對華貿易政策演講,揭曉了既尋求對話又保持施壓的對華貿易政策。但庫珀認為,拜登政府的亞洲貿易政策仍不明朗。

“有傳言稱(政府)對數字貿易協議有興趣,但還沒有任何結果。而關於美國是否願意重新加入CPTPP仍是懸而未決的問題。” 庫珀在回答記者問題的電子郵件中寫道。

“目前,華盛頓似乎在貿易問題上無法取得進展,而這意味著我們在更廣泛的亞洲戰略上也無法取得進展。” 庫珀進一步表示。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