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與普京峰會 專家分析:習近平還要被晾一段時間


美國總統拜登任副總統時在莫斯科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2011年3月10日)
拜登與普京峰會 專家分析:習近平還要被晾一段時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46 0:00

美國總統拜登將在6月16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討論從人權到網絡攻擊等一系列緊迫的問題。國際關係專家說,拜登與普京的首次峰會不會有任何實質性成果;同時,華盛頓將會繼續推動對莫斯科和北京的威懾戰略。

過去一年時間裡,華盛頓對俄羅斯官員實施了一系列制裁,指控莫斯科干涉美國大選、迫害俄羅斯活動人士和記者、監禁反對派領導人、從事惡意網絡活動,以及對烏克蘭的霸凌行為等等。而俄羅斯則批評美國干涉其內政,威脅國際穩定。

-普峰會有何看點?

據白宮新聞秘書莎琪5月25日曾表示,拜登承諾對俄羅斯採取比特朗普更強硬的立場,並將尋求恢復“可預測性和穩定性”。莎琪還對媒體表示,美俄兩國領導人將會就“從人權問題到網絡攻擊等一系列緊迫問題”展開討論。

而克里姆林宮方面則表示,兩國總統將討論“俄美兩國關係的現狀和前景”、戰略穩定問題,以及國際社會普遍關注的各項尖銳問題,其中包括就應對新冠病毒疫情,以及解決區域衝突方面的問題交換意見。

不過,美國的外交政策專家普遍認為,拜登與普京的首次面對面峰會,不會取得任何重大或者實質性的成果。

保羅·桑德斯(Paul J. Saunders)是華盛頓智庫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桑德斯說,他預期拜登-普京峰會將是兩國總統會晤和討論兩國關係中一些有爭議的問題的機會。

“但我不期望會取得重大的具體成果,” 桑德斯說。

另外一位智庫高級研究員也認為,美俄兩位領導人能夠見面會談是有好處的,因為這有助於緩和當前的緊張局勢。不過,這位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國防事務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博士說,美俄兩國在許多問題上仍存在分歧,包括網絡攻擊問題、人權問題、瑞安航空(Ryan Air )事件,以及許多其它問題。

“我預計兩國的緊張關係不會有什麼大幅度的緩和,” 何天睦說。

美國之音採訪的專家們表示,美俄峰會不太可能產生各自領導人最希望從對方得到的東西。

美國夏威夷研究機構“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 高級研究員饒義(Denny Roy) 博士分析說,美國希望普京能夠控製網絡攻擊、撤出烏克蘭領土、釋放普京監禁的政治反對派領導人納瓦利內;而普京則希望北約減少對俄羅斯西部的軍事壓力。“兩位領導人或許能夠公開重申兩人總體上同意,氣候變化和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是有害的,另外中東實現和平是好事情。”

莫斯科對華盛頓的挑戰

關於拜登總統將在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晤,白宮曾發布一份簡短聲明說,拜登與普京尋求恢復美俄關係的可預測性和穩定性時,兩位領導人將討論一系列緊迫的問題。克里姆林宮方面隨後也證實了這次會晤。

而與此同時,拜登總統5月28日向國會提交了7150億美元的2022財年國防預算請求,並將數十億美元的開支從舊系統轉移到支付核武庫現代化建設方面,投資於美軍旨在對抗中國在亞洲的軍事集結和核武器技術的太平洋威懾戰略。

根據美國這份國防開支請求,美國將對核武庫和其它高精尖武器系統更新換代,其目的除了威懾北京之外,還要威懾莫斯科。那麼,從軍事和安全角度,莫斯科對華盛頓構成何種威脅?

在東西方中心的饒義看來,更值得美國擔憂的威脅應該是俄羅斯;因為俄羅斯比中國投入了更多最新一代的核運載系統,迫使美國去匹敵這一努力,以避免落後。

針對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饒義認為美國面臨的主要挑戰是實現新的緩和;因為普京並不擔心華盛頓試圖擴大北約,他同時認為通過網絡戰爭和軍事壓力去騷擾美國的做法得不償失。

而蘭德公司的何天睦博士則對美國之音說,就俄羅斯而言,華盛頓應該繼續關注莫斯科在波羅的海地區出現侵略行為的跡象,以及莫斯科對網絡領域惡意行為者的支持。因為“俄羅斯繼續挑戰美國,支持敘利亞等政權,以及支持對親民主活動人士和境外俄羅斯持不同政見者的野蠻攻擊。”

華盛頓威懾中俄手法不同

根據美國的最新國防預算和華盛頓一貫的國防和國際安全戰略,中國和俄羅斯都是美國軍事威懾的重要對像國。不過,美國的外交和國防政策專家表示,華盛頓在威懾北京和莫斯科方面應該使用不同的手法。

“國家利益中心”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桑德斯認為,在與北京和莫斯科打交道方面,華盛頓最好是通過改善美國的競爭地位,以及能夠加強美國政治和社會凝聚力的政策,主要在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政策,以更有效地抵制外部勢力製造分裂的努力。

“一般來說,刺激經濟增長、支持技術創新、確保可信軍事能力,以及彌合內部分歧的政策,將有助於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展開競爭,”桑德斯說。

蘭德公司的何天睦說,對於美國來說,中國和俄羅斯構成的是截然不同的挑戰。在這兩種情況下,採取多邊主義的做法最符合美國的利益。

何天睦認為,對中俄兩國進行威懾,需要採取不同的方法。針對俄羅斯的威懾戰略,由於北約的存在與地位,美國對俄羅斯的陣地已經非常堅固了,俄羅斯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弱得多的對手。美國可以更多地依靠其歐洲盟國,來充分和有效地威懾俄羅斯。

在何天睦看來,美國對中國的陣地則比較弱。在亞洲,由於沒有等同於北約的同盟,而美國有幾個盟友在經濟上又依賴於中國;中國人民解放軍能夠在第一島嶼鏈中投射出強大的力量。

“因此,美國必須投入更多資源,以加強其在亞洲的軍事存在;同時,美國還必須在外交上更加努力地加強自身影響力,以平衡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何天睦說。

而“東西方中心”的饒義則認為,從戰略角度來看,“華盛頓應該試圖拉攏俄羅斯遠離中國,使得俄羅斯相信中國對美俄兩國都構成威脅。”

拜登如何拿捏美中俄三角關係?

鑑於中國與俄羅斯複雜的歷史和政治淵源關係,北京和莫斯科似乎一直走得更近;無疑成為對美國在亞太地區勢力的抗衡。由中國和俄羅斯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從成立之初的五國,到後來烏茲別克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日益成為中俄兩國影響力的體現。

政治與安全問題專家饒義認為,由於拜登政府迄今為止把俄羅斯和中國都視為強大的流氓或惡棍國家,“因此這反而加強了中俄之間的準聯盟關係”。

外交政策專家桑德斯對美國之音說,華盛頓管理三角關係最有希望產生效果的方法,是與北京和莫斯科保持有效的關係。不時地允許與其中一方展開合作的可能性,從而使得北京和莫斯科各自都會認真地對待一種可能性:在某一特定問題上,可能另外一方會站在華盛頓的一邊,或者採取棄權的態度。

桑德斯認為,華盛頓不太可能重複尼克松-基辛格那種以犧牲一方為代價,與一方結盟的戰略:因為在看到這一做法的結果後,中國和俄羅斯都不想再重複這一經歷了。自那時以來的40多年裡,中俄兩國各自與美國的雙邊關係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拜登政府似乎正試圖穩定美俄關係,以促進美國能夠更加聚精會神地與中國打交道。這一點很重要,但如果隨後能夠採取步驟去努力穩定美中關係,那將是最有效果的,”桑德斯說。

按照國防安全專家何天睦的分析,美國可能會試圖在中俄之間製造分歧,因為這將大大增強美國與中俄兩個國家的競爭能力。然而,這種做法似乎不太可能奏效,因為俄羅斯在戰略上與中國的共同利益,要多於與美國的共同點。

“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中俄合作可能會保持穩固。然而,中俄兩國之間幾乎沒有什麼真感情,如果美俄緊張局勢大幅緩和,或者俄羅斯有朝一日認為中國開始太強大了,中俄兩國的這種合作可能會變得脆弱,” 何天睦說。

拜登何時才見習近平

坊間有消息說,自從美國總統拜登一月份上任,特別是美中兩國高級外交官員首次阿拉斯加會晤爆發唇槍舌劍以來,北京駐美的外交官們一直試圖斡旋爭取美中早日實現拜登與習近平的峰會;但華盛頓似乎對此興趣不大。

國際社會關注,拜登政府目前態度背後的考量是什麼?美中這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的領導人最終何時才會舉行峰會?美國之音採訪的專家普遍認為,儘管拜-習峰會近期不太可能實現,但是美中兩位領導人終究還是要見面坐下來談的;只是拜登政府認為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桑德斯表示,拜登與習近平的峰會,也許不會排上太早的日程;這是因為美國的對華政策非常複雜,拜登政府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來確定未來的發展方向。他說:“拜登過早地與習近平會晤,可能會破壞這一進程,甚至可能會進一步削弱美中關係,特別是考慮到目前圍繞中國及其行為的美國國內政治氛圍。”

蘭德公司的何天睦和東西方中心的饒義兩人都認為,拜登遲遲不與習近平見面,應該是華盛頓在向北京釋放一種信號,同時也是拜登總統上任之初所強調的聯合盟國共同應對北京策略的體現。

何天睦認為,美國已經將中國列為其競爭對手。美中兩國領導人遲遲不舉行峰會,可能是華盛頓發出信號的一種方式:表明它認為與盟國和夥伴的關係,要比與中國建立關係更重要。

“即使是與俄羅斯舉行的領導人會晤,也可以被視為是擴大美國在全世界的影響力和夥伴關係,以平衡中國影響力努力的一部分,”何天睦說。

何天睦同時分析,他預期為了穩定的雙邊關係,美中兩國領導人最終還是要舉行會晤的。而且“這也將是一個值得國際社會歡迎的舉動。”

饒義對美國之音表示,拜登似乎是在向北京發出信號,表明美國不需要像中國那樣,迫切需要與對方建立良好的關係。

“不過,拜登最終還是會與習近平見面,但短期內習近平還必須被拜登晾在那裡一段時間,”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