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布隆迪難民在香港’奔’向新生活


香港夜景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5 0:00

“羅斯”是來自布隆迪的難民。她在香港住了將近五年了。羅斯是一位單身母親,在一個新的國家撫養兒子時,她面臨著巨大的困難,但兩種意想不到的消遣改變了她的生活:沿著香港風景秀麗的小徑長跑和徒步遠足。在一個慈善組織的幫助下,羅斯找到了新的和平,重拾自信。她現在已經準備好面對一個更好的未來。來看報導。

化名羅斯的38歲布隆迪女性說:“我熱衷跑步。很遺憾,我以前在我的祖國沒有這樣做。”

羅斯說:“我來自布隆迪。我38歲了。我在香港已經將近5年了。我有一個兒子,我們住在一起。”

她說:“當你在尋找和平的時候...你不必到處找。你只要跟隨你的心。你就去那裡。我不得不選擇一個國家。當我逃離布隆迪時,我去了鄰國盧旺達的一個難民營。在那之後,我去了烏干達。在那之後...我來到香港。”

她說:“我以前知道香港。我在電影中聽說了那個地方。當我開始住在那裡時,我才真正了解香港。”她說:“當我第一次來到香港時,生活真的很艱難。不僅僅是錢,我不認識任何人。我是這個大國的新人。這裡沒有人幫我。我有一個小寶寶。 生活真的很難。”

她說:“在遇見RUN組織後,一切都變得更好。RUN不僅幫助我支付房租,而且他們盡其所能幫助我做其他的一切。”

RUN組織總監維珍妮·戈塔爾斯說:“RUN不僅僅代表'跑步'。 RUN一個縮寫:重新建立弱勢難民的生活,與香港本地社區團結起來,以及讓難民獲得生活技能和教育,使他們能夠走向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羅斯說:“為了我自己的安全 - 我不知道這段視頻會在哪裡播放 - 我露臉時並不感到安全。是的,我覺得露臉不安全。”

她說:“香港政府總共給了我兩千二百五十美元為我和我兒子付房租。香港的房屋...你知道它有多貴。”

RUN組織總監維珍妮·戈塔爾斯說:“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在香港的處境十分困難。當你獨自帶著孩子,會讓你的生活極其複雜。 像這樣生活意味著你需要依靠非政府組織來支付你的房租,這樣才能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非政府組織對在香港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如果他們遭受心理創傷。香港不提供康復服務或成人教育。”

羅斯說:“難民是非常有韌性和堅強的人。他們喜歡像任何其他人一樣挑戰自己。”

參與RUN這個組織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會參加遠足和長跑,以重建他們的精神和體力。

RUN志願者艾莉·洛爾說:“我的名字是艾莉。我認識了羅斯。6個月來,我看到她的長跑取得了多大的進步。你真能看到她的體力在增強,甚至她的信心在短短六個月裡建立起來。”

洛爾說:“喜歡跑步的人群很棒的地方是它確實是一個團體。我覺得人們認為跑步是一項非常孤獨的運動,但事實並非如此。當你參加這些越野跑時,你真正看到和你一樣瘋狂的人。這些志同道合的人願意在山路上連續跑幾個小時,穿山越嶺。”她說:“所有在早上遠足的人- 我們總是互相說早上好。所以,僅僅得到一個陌生人的微笑,有時候也許就是讓他們一天振作起來所需要的。”

RUN組織總監維珍妮·戈塔爾斯說:“羅斯在家學習法律。現在,她也是香港一個合格的護工。她在香港的一個老人護理中心當志願者,做小時工。她是個了不起的媽媽,她的兒子精力旺盛。她參加了一個育兒班,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母親。”

羅斯說:“我曾經想過,我找不到希望,或在我的生活中不可能有和平,我只是坐著一直哭。我沒法感到高興。我不能做我兒子的好榜樣,因為我在黑暗的深處。我不能向前看,因為我一直在想,'我沒有明天。'”她說:“但現在一切都變了。”

戈塔爾斯說:“我記得她跑的最長距離是3.5公里,但她真是輕而易舉跑下來。她現在是一個非常自信、獨立和自力更生的母親,她迫不及待地想重新開始她的生活。”

羅斯說:“在生活中充滿希望就像是,想想你的明天是美好的,以積極的方式來想。”

羅斯說:“香港現在是我的家...即使有一天我回到祖國,我也不會停止跑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