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老布殊總統外交遺產及對華政策引發的爭議


1989年2月26日,美國總統 H.W.布殊和中國總理兼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會談時握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3 0:00


美國第41任總統喬治 H.W.布殊的葬禮星期三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舉行。當人們緬懷這位美國前總統的時候,他們首先想到的是他對這個國家做出的奉獻、對家庭的熱愛、對朋友的忠誠以及他的尊嚴、紳士風度和慈悲心懷。布殊總統在任期間經歷了一系列重大的歷史事件,和平的結束了冷戰,但是他在“六四”事件爆發後為避免美中關係脫軌派特使秘訪北京引發了爭議。

老布殊去世後,美國朝野各界表達了他們對這位總統的愛戴和敬意。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夫人參加了老布殊的葬禮,稱他是一位偉大的總統,有著傑出的一生。

老布殊總統的外交成就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副總裁包道格(Douglas Paal)在里根總統任內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時與當時的副總統布殊有很多的來往,後來出任老布殊總統的特別助理以及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談到了老布殊總統在外交政策上的成就。

他說:“很多人提到,布殊總統在外交領域很大的一個成就是沒有動一刀一槍就導致冷戰結束並在蘇聯解體時試圖提供安撫的手,迎來了將近20年美國的全球主導權以及國際和平與繁榮。”

1991年被老布殊總統任命為駐華大使的資深外交官芮效儉也對這位美國總統做出了高度評價。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認為,喬治.H.W.布殊是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他指引我們走過了蘇聯帝國在東歐的垮台以及後來蘇聯自己的解體這個非常危險的過程,使德國統一在北約之下,在這些沒有人想到會發生的重大事件發生之後,為一個穩定和比較安全的歐洲奠定了基礎。”

在他看來,這些重大事件如果處理不當的話,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後果。

擔任過助理國務卿的芮效儉大使在70年代就與布希相熟。在布殊1975年擔任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回到華盛頓後,當時是國務院一位中層外交官的芮效儉被指派陪同布殊在華盛頓拜會各方面的人,兩人相處融洽。

用人的智慧

布殊1989年就任總統後,芮效儉當時是國務院的執行秘書以及國務卿貝克的特別助理。他說,他不僅對老布殊總統的為人有最大的尊重,而且對他用人的智慧有著最大的敬意。他當時重用的高級幕僚包括國務卿貝克、國家安全助理斯考克羅夫特、副國務卿伊格爾伯格以及後來成為世界銀行行長的佐利克等人。

老布殊​與中國的淵源

老布殊是一位為中國人所熟知的美國總統,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1974到75年出任美國駐中國聯絡處主任期間,經常與妻子芭芭拉一起騎自行車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瞭解中國社會和民情。他的腳踏實地以及對中國人民的熱愛拉近了他與中國老百姓的距離。

出使中國的經歷為日後處理美中關係打基礎

擔任過助理國務卿的芮效儉大使說,布希在這個時候對中國形成的印象為他日後處理美中關係打下了基礎。

他說:“毫無疑問,布殊總統在美中關係很困難的時期擔任美國駐中國聯絡處主任,因為當時兩國之間沒有外交關係,而中國正在經歷困難,當時還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但是他對中國形成了這樣的印象,即它是一個美國應當能夠相處的國家。”

布殊1989年1月就任總統一個多月後就訪問中國,當時美中兩國的經貿合作正在日益增多,但是不久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導致中國受到國際社會的孤立。

芮效儉大使說,這使得布殊總統在處理對華關係時非常困難。

他說:“對華政策是他在總統任內最有挫敗感的方面,因為他在就任總統時真的希望他在中國的經歷會使美中關係穩定,但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給美中關係製造了危機,讓美國民眾對中國抱有非常負面的態度,而控制國會的民主黨人覺得,中國議題是他唯一容易受到攻擊的外交政策議題,所以他們拿這個議題來攻擊他的外交政策。”

不過芮效儉大使認為,當美中關係因美國民眾對六四事件的反應而受到嚴重影響時,布殊總統在中國問題上的態度有助於美中兩國穩定關係。

布殊總統一方面對中國政府進行了制裁,包括停止對中國的軍售和軍方交往,但是與此同時,他分別派國家安全助理斯考克羅夫特和副國務卿伊格爾伯格兩次秘密訪華,希望這場危機不至於使美中關係脫軌。對此,他贏得了中國領導人的尊重。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得知老布殊總統去世的消息後表示了哀悼,說他為中美關係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對“六四”事件的處理引發爭議

不過,批評人士,包括中國的異議人士認為,老布殊總統在六四事件之後兩次派密使訪華,客觀上幫助中共擺脫當時的國際孤立,是他外交政策中的最大敗筆。

芮效儉大使不同意這種看法。他說,布殊總統派特使兩次秘密訪華是為了尋求當時正在美國駐華大使館尋求庇護的中國異議人士方勵之的獲釋,以避免兩國關係進一步受到損害。

他說:“這是這些秘密訪華的真正目的,即試圖解決方勵之的問題。這兩次秘密訪華沒有立即解決這個問題,但是為方勵之在第二年獲釋鋪平了道路。美國對中國的態度變得非常敵意,任何與中國進行的高層接觸在美國都受到批評。我認為,在當時那麼困難的情況下,布殊總統試圖穩定美中關係是做了正確的事。”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副總裁包道格說,如何處理對華關係的確讓布殊總統很傷腦筋。他說,隨著蘇聯的解體,美中合作共同對付蘇聯的理由不復存在了。在六四事件發生後,美國國內對於美國與中國進行直接接觸的支持也消失了,尤其是美國國會。在那之後,布殊總統試圖與受到各方攻擊的中國維持基本的關係,避免使尼克森和他本人等人建立起來的遺產被完全消除。

他說:“他的政策傾向於維持大國關係而不是對中國國內發生的事情表達他的不滿。我認為這是他做出的一個公平的判斷,但這帶來了代價,這個代價是他受到過於容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我不認為他想要對中共表現出容忍,我不覺得他對中共有什麼特別的好感,但是他更看重維持與大國的建設性關係,並願意為此付出代價。”

芮效儉:布殊的經歷說明選什麼人當總統的重要性

無論你如何看待布殊總統的外交政策成就,不可否認的是,他幫助建立了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的基礎設施。

芮效儉大使認為,布殊總統的執政說明了選什麼樣的人當總統的重要性。

他說:“他的遺產說明美國人選出那些有國家安全性原則和外交方面經驗的人當總統是多麼的重要,因為這個世界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我認為,我們現在正在試圖對付的一些錯誤,包括歐洲這個本應是一個更加安全的地方卻變得不那麼安全的事實,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在處理我們的歐洲政策時犯了在我看來布希總統不會犯的錯誤。”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