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疫情受害者家屬 提籌款立碑建議


中國湖北武漢市在清明節這一天為新冠肺炎亡者降半旗。 (2020年4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5 0:00

武漢居民張海網上實名發出募捐集資公告,在武漢樹立一座冠狀病毒疫情遇難者紀念碑,悼念包括他的父親在內的受害者,同時追究瞞報疫情者的責任。他同時強調,自己熱愛國家,不反黨,也不反對習近平。

籌資立碑公告

5月4日,武漢居民張海(微博網名:雪在手中)網上發推,公佈了他發起的《關於籌款立碑紀念在武漢疫情遇難者的募捐公告》以及捐款二維碼,希望以這種方式“為所有不幸感染新冠病毒而病逝的武漢人立碑紀念,刻上每個死難者的名字和照片,讓更多人了解因為武漢政府隱瞞疫情而導致的災難事件,讓更多人紀念那些逝去的受害者”。

張海星期一實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到立碑初衷。他說:“因為這次武漢的逝者家屬,包括我的父親,都是因為他們(當局)早期的瞞報、謊言,造成了災難的受害者。建立這個碑要記住這個最大的可怕歷史,希望能夠給世人一個警醒,希望這個悲劇不會重演。”

其父是疫情受害者

張海特別談到其父,稱其是“多年來為中國核武器項目工作的解放軍老兵”,武漢疫情期間死亡。據他介紹,其父1月16日在廣東意外骨折,為享受公費醫療特意回武漢手術,不過,院方隻字未提武漢當時的新冠疫情。其父住院一周多後感染新冠病毒,不到兩週搶救無效去世。

對於父親疫情期間死亡,張海說:“不是說我的父親走了就走了。我父親在的時候,包括我的祖父,對這個國家是做過貢獻的,有功於這個國家的,因為瞞報造成的這個事情,為什麼不能追責呢?”

派出所對其監控

張海迄今尚未領到父親骨灰,對當局處理其父死亡方式極為不滿。他說:“2月1號老人去世後到目前為止,時間已經很長了,相關部門對我提出的三大訴求沒有回應,反而把精力放在監控我,我的微信,我的電話,我的微博都被監控。今天(5月4日)又第二次去了派出所。他們拿出了一個單子,是我的微信聊天記錄。”

張海說,他的確建了一個群,不過,群內都是遇難者家屬。他反問道:“沒有誰說不能建立群,難道‘我犯了法嗎?’”,“我們沒有犯法”,“在群裡面聊天,難道不行嗎?”

不是三反分子

派出所警察對他說,現在情況很複雜,擔心有反華分子混入群裡,張海對此表示:“我建的群都是家屬,沒有反華的人士。換句話說,我們都是愛國的,包括我的出身,微博上都有很多報導,注定我是不可能去反對這個國家,反對這個黨,反對我們習主席。我們是擁護的,但是,我們一碼歸一碼。”

張海還說:“我堅決要追責任,我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我是這樣想的,我努力了,不管以後追責能不能成功,也好我給我父親一個交代,因為到目前我父親的骨灰都沒有領到,不然的話,我無法向我父親交代。”

設立監督機制

張海動員社會捐款立碑,對資金募集非常謹慎。他說:“我不想到時候他們(當局)又找我的麻煩,為了款項的問題給我扣個帽子。如果辦不成,可以授權我用在受害者家屬身上。”

為此,他聘請中國民間公益組織“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作為監督人。

楊占青對美國之音說:“只相當於有一個人監督。他(張海)說,其他家長都害怕,因此問我可不可以,我說可以作為監督人。做監督人能夠證明,他的這個錢不是去貪污,而是用來建碑的。如果真的被警方阻止,沒有法建,這個錢退還,或用於疫情中病逝或者維權的需要等。”

樹碑建議能否實現?

關於張海的這項倡議,楊占青說,很多人在官方嚴密控制的情況下不敢發聲,張海以實名倡導此事,足見他的勇氣。

楊占青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難度很大,我對他說,公墓方面都不可能同意,即使有公墓現在同意,警察也不會同意,說不定公墓方都會迫於壓力而改變意向。儘管如此,張海的勇氣值得敬佩。我感覺這樣的受害者非常少,而且他說的很多東西是病逝者家屬想說想做,但是都不敢去做去說的事,非常難得。”

湖北居民李平對美國之音說,目前還不適合立碑這類事情。他說:“立碑不見得沒有可能,可是時機要看。全球疫情沒有結束,疫情怎麼起源的問題上老外在找中國的茬儿,說武漢出了(病毒),事情還沒有弄清楚,病毒是人工的,自然的,都糾結在這裡,可能現在不會考慮這個事吧?”

張海的籌款立碑公告上網後,主要內容很快被當局刪除,接著,張海等人補發,當局再次動手刪除,不過,已經有人捐款,有網友留言說,這種行動“應該聯合發聲,一個人說話,怕被屏蔽”“他們(當局)從不解決問題,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言外之意,張海的命運值得關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