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醫院新冠病毒患者清零說法引懷疑


武漢醫院新冠病毒患者清零說法引懷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1 0:00

中國官員說,湖北省各地的醫院已經沒有確診的新冠病毒患者了。湖北首府武漢是全球大流行病的“震中”。很多武漢居民其其它地方的網民對政府有關武漢醫院新冠病毒患者清零的說法表示懷疑。

一位武漢居民星期一(427)通過某社交媒體短信群對美國之音說:“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直覺告訴我,清零也是政治任務,當局有人發言指出,常陽患者無需治療。停工停產本身對政權造成的衝擊比病毒本身對政權的衝擊可能還要大。”

出於安全原因,這位居民請求只稱其為“楊先生”。

楊先生指的是中國國家衛健委官員焦雅輝說的一番話。

焦雅輝星期五說,當時武漢的患者數字為47人,其中30多人沒有症狀但核酸檢測繼續呈陽性。

根據國營的《環球時報》的報導,焦雅輝說,這些患者不再需要治療了。

這篇報導接著援引武漢大學醫學部病毒學研究所副主任楊占秋的話說,這些患者要在按照國家出院標準也就是接連兩次測試為陰性之後才能獲准出院,以緩解公眾擔心。然而,星期一,武漢與湖北衛生當局都聲稱,醫院新冠病毒患者已經清零了。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星期一解釋說,清零是指醫院裡符合新冠肺炎診斷標準的病人已經沒有了,但是他說,有些有其它基礎病或者治療過程中出現並發症的病人有“一部分”還得繼續留在醫院接受治療。

官方統計數字顯示,截至星期日,湖北省曾有共計68128名患者,其中有4512人死亡,其餘患者出院。武漢死於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數為3869人。武漢市星期五聲稱重症患者為零,46464名患者中的最後一批已經出院。

這讓公眾對雖然康復但檢測仍為陽性的患者感到擔心,而且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會傳染。

在微博上,多數網民對武漢控制疫情的成果和中國有關抗疫成功的說法表示歡呼。

不過,有些武漢居民表達了懷疑,還有其他人擔心無症狀感染者以及檢測呈陽性的康復患者會傳播病毒。

一位來自西藏的用戶寫道:“別玩文字遊戲”。另一位來自上海的用戶說:“太快了吧?…請查一下數據真實性。不要為了顯示我們厲害,而把還沒康復的患者趕出醫院。”

一位來自武漢的用戶說,在他的小區,最近有一位康復患者復陽。另一位武漢用戶說,他的小區星期日有兩人的檢測結果為陽性,他被下令在家工作。

一些武漢外的網民也表示了疑問。

“就我一個人覺得還有所隱瞞嗎?”一位用戶寫道。另一位網民說:“官方說清零,那便是清零了,說不會人傳人,必然可防可控!”

來自實地的消息也與官方的數字相抵觸。

一名患者的女兒星期日對總部在美國的《大紀元時報》說,他們一家人不會獲准看望仍然住在重症監護病房的父親。她說,家人被告知,父親的檢測結果為陰性,但沒有把書面結果給家人看。她的父親仍然有類似肺炎的症狀而被隔離治療。她還訴說,家人收到了醫院的巨額賬單。

來自上海的公民記者張展從21日以來一直在武漢發報導。她說,她懷疑武漢住院患者清零的說法是假的。

她說:“我也遇到過一個案例,就是,他做了9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的,但是一直發燒,CT拍出來,肺部都是炎症的狀態,那這個怎麼說?他這個清零肯定是假的。”

與此同時,一家總部在美國的健康權利活動人士楊占青說,七個有親人死於新冠病毒疾病的家庭之前計劃就武漢市政府處理疫情不當而對其提起訴訟,但是他說,有兩個家庭在當地警方一再的騷擾和脅迫之後,取消了起訴決定。

中國非營利組織長沙富能的共同創始人楊占清自從3月初以來一直在與這些武漢家庭合作,試圖對武漢市政府提起集體訴訟。

目前生活在美國的楊占清通過電話對美國之音說:“大部分的受害者,他們平時沒有這種維權的經歷,他們也不了解政府這種維穩的(手段)非常流氓、非常殘酷,所以,當他們突然碰到的時候,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就特別地害怕,然後,馬上就,真的是很短的時間內,就放棄維權了。

楊占清誓言要為其餘五個家庭繼續抗爭。由於中國要求至少有九名原告結合起來才能構成集體訴訟,這五個家庭如今決定各自提起訴訟。

楊占清說,這些家庭的權利必須得到維護,讓武漢市政府以提供賠償來承擔責任,只有這樣,正義才能得到伸張。

“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直覺告訴我,清零也是政治任務,當局有人發言指出,常陽患者無需治療。停工停產本身對政權造成的衝擊比病毒本身對政權的衝擊可能還要大。”

“別玩文字遊戲”

“太快了吧?…請查一下數據真實性。不要為了顯示我們厲害,而把還沒康復的患者趕出醫院。”

“就我一個人覺得還有所隱瞞嗎”

“官方說清零,那便是清零了,說不會人傳人,必然可防可控!”

張展: “我也遇到過一個案例,就是,他做了9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的,但是一直發燒,CT拍出來,肺部都是炎症的狀態,那這個怎麼說?他這個清零肯定是假的。”

楊占青: “大部分的受害者,他們平時沒有這種維權的經歷,他們也不了解政府這種維穩的[手段]非常流氓、非常殘酷,所以,當他們突然碰到的時候,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就特別地害怕,然後,馬上就,真的是很短的時間內,就放棄維權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