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憂台灣成為下一個香港倡議人士籲特朗普訪台


台灣政府2020年7月1日為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揭牌(美國之音李玟儀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9 0:00

在“港版國安法”通過並開始實施後,越來越多人擔憂台灣可能成為北京想要控制的目標,一些人認為這個法律有可能成為北京“處理台灣的藍圖”,有倡議人士呼籲特朗普總統訪問台灣,一方面強化台灣作為民主自由模範的地位,一方面也對北京威脅香港自由發出強烈不滿的信號。

前《華盛頓郵報》駐北京分社社長潘文(John Pomfret)星期一(7月6日)在該報刊出的文章裡說,這部法律最令人擔心的或許是它沒有明說的部分,那就是這個法律“可能被用來作為處理台灣的藍圖”,經由這部法律的通過,“可以說中國朝著與距離它海岸90里外的民主島嶼做好戰爭準備又邁進了一步。”

潘文提到中國鷹派的“當代智庫論壇”理事長李肅6月22日在微博上發表的“香港問題的暴露,為台灣治理鋪平道路”的言論。李肅宣稱“港版國安法”是“解決台灣問題”的重要一步,香港是北京控制台灣後如何治理它的一個“試驗場”(test case)。

潘文說,在中國已經有許多人猜測,習近平可能在明年接近7月,也就是中國共產黨慶祝成立一百週年的時候解決“台灣問題”(the Taiwan question),因此李肅認為香港實施的國安法基本上證實了那個說法,他預測“2021年某個時候我們絕對會解放台灣。”

有倡議人士主張,特朗普政府應該以更明確的姿態表達對台灣的支持和對北京的不滿。

美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任史密斯(Marion Smith)說,香港實施新的國安法“是對民主價值的威脅”,他呼籲特朗普總統訪問台灣以對此做出強烈反應。

史密斯星期天在《今日美國》的文章裡說, “港版國安法”等於是將原來自治的城市吸收到中國大陸的獨裁體制中,香港的自由面臨滅絕的威脅,“所有人現在都在看自由世界領導者美國的強烈和有原則的回應。”

他說,自1960年之後就沒有美國總統訪問過台灣的原因是美國官員長期以來都想要與北京維持良好的關係,而北京宣示對台灣2400萬自由公民擁有主權,然而面對中國今日咄咄逼人的作為,“美國政策最重要的考量不應該是讓北京高興。美國的目標應該是告訴北京,美國對推進它的利益和維持它的價值非常認真。”

因此史密斯說,直到這個月之前,香港與台灣都是自由民主的燈塔,照映了中國大陸的共產黨獨裁政權,但現在香港的燈已經被撲滅,只剩下台灣孤獨地站在那裡,而中共政權也想要熄滅它,“他們對自由中國人民的模範比世界上任何事情還要害怕,正因為如此,特朗普總統應該提升台灣作為民主自由模範的地位。”

他說,從來沒有比現更好的時機適合總統訪台,台灣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美國的利益如此重要。同共產黨中國截然相反,台灣是一個負責任的全球夥伴、一個繁榮的民主、一個人權受尊重和保障的地方。現在香港已經牢牢抓在北京手中,特朗普總統應該對這個孤獨的島嶼展現最強烈的支持,“它是中國未來最好的希望。”

台灣政府在“港版國安法”通過第2天就宣布成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對港人到台灣移民、投資、就學就業等問題提供諮詢與協助。對於一些擔憂言論自由緊縮的香港公民來說,離開家鄉是一個選項,而距離香港不遠,語言、文化和生活方式都比較接近的台灣是他們選擇的目的地,根據台灣內政部統計,去年有超過5800名香港公民取得台灣居留權,比前一年增加了40%以上。

至於“港版國安法”的實施對台灣有何影響,斯坦福大學政治學者祁凱立(Khris Templeman)的看法是,這個問題非常複雜。

祁凱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雖然台灣人民大多同情港人處境,不過,台灣政府對於如何協助港人在態度上卻相當謹慎。

他說,雖然台灣對香港抗議民眾的支持超越藍綠政治光譜,對香港實施國安法將為台灣帶來負面影響的看法也是朝野共識,不過對於台灣應該採取何種具體步驟協助港人,在台灣內部仍然有些分歧,有些人擔憂來台避難的港人可能混雜有中共的間諜或滲透者,他們認為台灣政府必須採取謹慎態度,包括對申請難民者先有一個甄別的程序。

此外,台灣對如何幫助港人還有另一個考量,那就是如果取得台灣永久居留權的香港難民數量龐大,它可能改變台灣的人口結構,這將涉及台灣“是否為真正中國人” (whether Taiwan is truly Chinese)的問題,而且台灣人民的投票行為也可能因此而改變,因此祁凱立認為,蔡英文政府對於開放香港移民的態度將會非常謹慎。

他說,過去中國共產黨不敢對香港採取這種嚴厲手段是因為他們知道這麼做將違反他們在《基本法》之下的承諾,但“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北京領導層已經決定,他們不在乎任何負面反應。他們知道這麼做會遭到批評,他們也知道這對全世界和香港人民都發出令人不悅的信號,但他們的首要目標是對香港人民和政治制度施加更大控制。”

“這不是10年前人們會預料到的發展,但這卻是中國一個更大趨勢的一部分,那就是所有事情都在朝更多控制的方向走,更中央集權、對公民社會、言論、學術自由等都施加更多限制。這實在是非常不幸。”

不過,中國對全世界採取的“僵化”做法,才是最讓祁凱立感到驚訝的地方。

“我最感到驚奇的是,中國不僅與台灣和美國有外交挑戰,現在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以及越來越多的歐盟國家對中國的意圖有更大疑慮,所以大約只經過5年時間,中國就從每個人的最好朋友--因為他們會買你的產品--到現在變成所有西方民主的頭號安全挑戰,”但祁凱立說,容易忽略的是,長期來說,這對中國的利益“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發展,因為他們正在四面樹敵。”

對於香港實施國安法,北京當局和港府都強調是為了保護香港大多數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更稱,這部法律可以發揮使香港繁榮穩定的“定海神針”作用。

星期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重申香港國安法“針對的是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四種犯罪行為,懲治的是極少數,保護的是絕大多數”,法律實施後香港法律將更完備,社會更穩定,經商環境更好。

此外,針對台灣政府設立援助港人的項目,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說,香港國安法已經明確規定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和處罰,“必將斬斷民進黨當局亂港的黑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