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台關係升溫 前美外交官批特朗普政策不當反遭駁斥


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Stephen Young)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7 0:00

在美中關係正陷入前所未有的緊張、美台關係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緊密狀態時,一位被稱為“中國通”的前美國資深外交官批評這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和對台灣的政策不當所致。不過這個批評引來強烈反應,曾經負責美國涉台事務的前外交官說,批評美國政策不當是站在中國立場來指責受到美國國會兩黨支持的政策。

曾任尼克松總統歷史性中國訪問首席翻譯的傅立民(Chas Freeman, Jr.),長久以來在美國政界和外交界以“中國通”(China hand)聞名。星期一(6月29日),他在美國位於波士頓一個電子雜誌“The Wire”的專訪中談到他對美中關係的看法,對於兩國是否正處於自1972年來最低點,他答复說: “是”,不過傅立民說,他擔心的是美國而不是中國,因為“中國人可以照顧自己,但美國在地區的表現並不明智”。

傅立民也認為,中國已被充分融合到全球經濟中,美國“試圖圍堵中國”反而可能圍堵到自己,美國必須理解,美國一度曾經掌控的財富與權力“已經不在那裡了。”

除了批評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外,曾任美國駐中國公使的傅立民也指責特朗普政府支持台灣的做法,“幾乎違反每一個”美國與中國之間關於台灣的協定,並沒有遵守美中之間的3個聯合公報。不過傅立民這些說法卻遭到與他熟識多年的前外交官同僚的駁斥,認為傅立民並不了解台灣,他“總是從中國觀點”來評論台灣,他的看法已經與美國政府及國會如何看待台灣完全脫節。

“他以作為一名中國通(a China guy)為職業,當他談到台灣時總是從中國的觀點出發,所以當他說我們違反了所有與中國之間關於台灣的保證時,我要指明的是,中國違反了許多他們給我們的關於台灣的保證,包括不威脅、不恫嚇台灣,以及不對台灣使用武力等等,”熟識傅立民多年的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Stephen Young)說。

楊甦棣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中關係的發展是一段複雜而長久的歷史,但傅立民卻站在這個議題的錯誤一方,因為“美國對台海問題的立場一直都是堅持台灣不能被威脅或攻擊,但中國卻在威脅台灣,並談論要使用武力來攻擊台灣”,他認為傅立民顯然沒有花太多時間來研究這個情況。

楊甦棣說,過去美國政府採取與中國交往的政策是希望中國能夠成為國際上負責任的利害相關者,但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卻成為“鄰里間的霸凌者”(neighborhood bully),對台灣的態度也轉趨強硬,習近平想要以“征服”台灣來作為他的政治遺產,但“美國的立場一直非常明確,那就是美國不接受任何威脅台灣或攻擊台灣的企圖,任何關於台灣的解決途徑必須通過和平手段,而且需得到雙方的同意。”

他說,這也是為什麼尼克松、卡特和里根等歷屆美國總統,一直都遵守台灣問題必須以和平方式解決的立場,只是中國從來都不接受這個立場,也因此美國有各種計劃讓中國“不可能”以武力達到它的目的,包括在必要時的介入,“但切斯(傅立民英文名)卻只有一邊的看法(one-sided view),因為他對於是他與尼克松打開中國一事上投入太多,但打開了什麼?你知道,45年後它還是一個一黨專政的獨裁政權。所以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對此感到那麼光榮。”

曾任美國駐香港總領事的楊甦棣說,許多人與他一樣,原來都希望中國能成為一個更進步、更現代化的國家,但經過一系列領導人後,“從今以後中國選擇了另外一條道路。”

關於台灣,傅立民在專訪中也批評特朗普政府正在“支持一個中國內戰中製造出來的國家”(a rump state created by the Chinese Civil War),儘管它“可能是在中國領土上從未有過的最受景仰的社會,但它是在中國的領土上”,他認為美國“正在挑戰一個核強權的邊界和領土完整”,這將使兩國“因為台灣而使衝突升級失控的風險極大。”

傅立民的觀點讓在的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當代東亞事務兼任教授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相當不以為然,也引發一些專家的反彈。

韋傑理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他所屬的一個專家群組中,傅立民的論調引起極大討論,“大部分的專家都強烈譴責他的親中觀點。”

曾任《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主編的韋傑理說,傅立民的立場最根本的問題在於他仍然從中國內戰的殘餘勢力來看待台灣,卻沒有看到今天的台灣已經和那場內戰沒什麼關係,台灣的敘事是基於台灣人自己的歷史與文化,它的確可能與中國的歷史文化有共同點,但傅立民“以此來陳述台灣'可能是在中國領土上從未有過的最受景仰的社會'是極其荒謬的。”

他說,傅立民忘了提的是,明朝從未控製過台灣,正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控製過台灣一樣,而清朝康熙皇帝甚至說過,台灣從來就不在中國領土內。

關於那段歷史,同時也在美國喬治梅森大學教台灣歷史的韋傑理解釋說,西元1683年康熙皇帝的朝廷中曾經有過一場關於是否放棄福爾摩挲(台灣)的辯論,主張放棄的理由認為它是一個遠方的小島,是海盜和野蠻人的巢穴,留住它只是一個麻煩,但施琅將軍要求康熙保留台灣,理由是台灣有足夠的土地和資源,是保護中國東南部地區不受荷蘭人及海盜侵襲的屏障。康熙的初始反應是:“台灣在我們的帝國外,它不重要”,他甚至還讓荷蘭人把台灣買回去,不過那個時候荷蘭人已經沒興趣買了。

韋傑理認為,那段歷史已經說明,台灣“從來沒有一分鐘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控制下”,因此傅立民談論“領土完整性”本來就是錯誤,而且也帶有誤導性。

韋傑理和前外交官楊甦棣持相同看法,認為中國才是嚴重違反三個聯合公報規定的一方。他說,當時的一個清楚理解是“雙方將致力於台海問題的和平解決”,但在1995-96年的導彈危機中,中國卻違背了那個保證,而且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沒有排除非和平手段,因此也沒有遵守三個聯合公報的規定。

楊甦棣表示,由於中國沒有放棄對台動武,因此特朗普政府也和國會兩黨一致支持台灣的立場一樣,認為美國應該繼續提供台灣武器,讓台灣擁有自衛能力以防範中國有對台動武的企圖,因此對於傅立民批評美國對台政策,楊甦棣的看法是,傅立民並不了解台灣。

“我不認為切斯了解台灣,我真的不認為他了解。”楊甦棣說,雖然傅立民年輕時在台灣生活和學習過,但他的雄心把他帶往一個不同的方向,“所以我認為他與國會和行政部門如何看待台灣已經完全脫節。”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最近也在一篇報導中提到傅立民對美中兩國“脫鉤”的看法。

報導說,作為一位“中國通”,傅立民對當前的形勢感到擔憂,他認為美中關係正處於尼克松訪問中國以來的最糟糕時刻,有關保持台灣海峽和平的共識正在破裂,而且正被日益公開的軍事對抗取代,不過他說,雖然美中兩國存在分歧,但“到頭來我們必須找到互惠互利的方式,這符合我們各自的利益。”

傅立民說,在兩國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人希望看到美中相互依賴終結,或被迫在我們之間選邊站”,“'脫鉤'將傷害美中及整個世界,並使大家變窮,這反過來也會限制'脫鉤'的程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