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兩名麥克在中國秘密受審 加拿大聯合盟友對抗人質外交


多國外交官2021年3月22日來到庭審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的北京法院外展示團結(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1 0:00

週一清早,加拿大大使館代辦倪傑民(Jim Nickel)與超過二十個國家的近三十名外交官一起,到達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要求旁聽中國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間諜案的審理。大批的記者也到場希望能更進一步報導事件。

但中國政府拒絕了他們的要求,理由是“康明凱案涉及中國國家機密”。

而上週五,在丹東市人民法院,中國對另一名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進行了閉門審理。

目前為止,兩人已經在中國被拘捕超過830天。法庭對斯帕弗的審理只用了兩個小時。而對康明凱,沒有人知道審判究竟用了多長時間。不過,中國政府表示,兩個案子已經審理完畢,稍後宣布裁決。

針對中國秘密審理兩名麥克,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上週五表示,事件不僅僅是關於兩名加拿大人,而且涉及對法治的尊重,以及與眾多西方國家的關係。他還警告中國說,隨意羈押和強制外交是不可接受的。

康明凱的庭審結束之後,加拿大國際事務部立即發布聲明稱,所有加拿大人都在關注康明凱和斯帕弗以及他們的家人,對他倆的審理缺乏透明度令人非常擔憂。

聲明還表示,依據《維也納領事公約》與《中加領事協議》,我們會繼續支持他們,尋找途徑為兩人提供領事服務。

幾小時後,加拿大國際事務部部長馬克·加諾(Marc Garneau)宣布,和美國、歐盟、以及英國等盟友一起,對涉及“系統性踐踏新疆維吾爾人人權的四名中國官員和一個經濟實體進行制裁” —— 這被視為歐美國家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最大規模的對中國製裁行動。

在之後接受訪問時,加諾更進一步對國際社會提出警告,稱“與中國做生意會帶來被隨意扣押的風險——除非中國政府放棄使用隨意拘捕外國人作為政治籌碼這類高壓手段,否則這類風險不會消失。”

加拿大繼續聯合盟友對抗“人質外交”

值得一提的是,在兩人的庭審過程中,加拿大得到了國際盟友的大力支持。

上週五,有八個國家的外交官專門趕赴丹東,出現在審理斯帕弗案的現場。而周一在北京對康明凱的審判過程中,有二十多個國家的外交官現身支持。

美國大使館臨時代辦柯有為(Willian Klein) 在現場對記者表示,美國與加拿大肩並肩站在一起,要求立即釋放兩名遭中國隨意羈押的加拿大人,並且表示,“會把兩名麥克當作美國人來對待”。

加中論壇諮詢委員會顧問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遜(Margaret McCuaig-Johnston)表示,這是加拿大牽頭、58個國家共同簽署“禁止隨意羈押外國人宣言”之後,民主國家首次在這類事件中共同出現,相互支持。

渥太華大學的國際法教授、法學專家艾若爾·門德斯(Errol Mendes)也認為,如果國際社會要應對中國,必須聯合起來。我們在新疆問題上聯合起來了,也需要在應對中國的“人質外交”上聯合起來。

不過,星期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加方糾集一些國家駐華使館人員,對中國依法處理加在華公民個案指手畫腳、說三道四,是對中國司法主權的粗暴干涉。

她還稱,加拿大“搞'麥克風外交',拉幫結派對中國施壓的做法絕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是枉費心機”。

在康明凱和斯帕弗案審理結束之後,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發表公開講話,稱“加方在孟晚舟事件上的所作所為才是不折不扣的任意拘押。中方敦促加方切實尊重中國司法主權,停止以任何方式乾預中方依法辦案,並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讓她盡快平安回到中國”。

滕彪:“必須把中國人權與重要議題掛鉤”

目前旅居美國的中國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

客座教授滕彪(Teng Biao)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政府這類做法,不僅僅是針對兩名麥克,也是針對所有的政治性的案件,人權類的案件,被中國政府認為敏感的案件,都是如此。

他說,在中國,這類涉及政治敏感的審判中,什麼憲法,法律,程序,確認的國際公約,證據,事實都是不重要的,司法就是政權的工具。

他認為,目前西方國家的矛盾之處是,既想在中國賺錢,依賴中國的市場,不敢真正得罪北京,沒有真正把人權和其他重要的議題掛鉤,但又希望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壓力產生效果。

他的建議是,只有把新疆、香港,兩個麥克案件,和北京奧運會,科技交流,經濟貿易等掛鉤,包括兩國領導人的互訪,都要有條件地和人權聯繫起來,否則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麥凱格-約翰遜:“中國需要改變行為方式”

加拿大全國發行的《環球郵報》週日就加中關係發表了一篇社論,文章的主旨就是,中國用行動告訴西方,它的外交基礎就是脅迫式的,令加拿大迅速、完全地與美國保持一致。從而更進一步形成了西方應對中國的聯盟。

文章還警告,為了國家安全,加拿大和盟友別無選擇,必須減少與中國的經濟聯繫。

這段日子以來,加拿大知識界已經多次表明,需要重新考慮與中國的關係,在貿易上減少對中國依賴,更注重發展印度-太平洋戰略等。

加中論壇的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遜提及兩名麥克案的影響時表示,中國希望傳遞一個強烈的信息,就是它不打算遵守國際秩序。但是,中國也應該審視一下,繼續扣押康明凱和斯帕弗對自己有什麼益處?它令中國失去朋友,在國際上失去面子—— 這是中國政府最為看重的,但中國的行為在任何發達國家看來都是可鄙的。

她還指出,一方面,中國說,兩名麥克案與孟晚舟案沒有聯繫,但緊接著的下一句話,他們會說,要求加拿大釋放孟晚舟。所以,中國本身是把兩件事情放在一起的。但在加拿大,政府不可能影響司法,也不可能放棄加拿大的基本原則和價值觀來與中國做交換。

具體到康明凱和斯帕弗的案子,麥凱格-約翰遜告訴美國之音,她非常擔憂兩人的狀態,康明凱和斯帕弗在庭審前一個月都沒有得到領事服務,法庭庭審的消息來得很突然,只提前三天通知了加拿大,再有,庭審是閉門進行的,沒有加拿大外交官員或者是媒體——外界對庭審內容依然一無所知。

她表示,加拿大當下應該爭取能夠見到兩名麥克,告訴他們國際社會和加拿大對他們的支持與關注,在心理方面給他們力量。

法學專家門德斯:”這不是法治,這是黨治”

艾若爾·門德斯教授曾在九零年代從事推動中國法制建設的加中合作項目。他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目前中國領導人的做法非常危險,在多個層面試探國際社會的規則和底線,比如南海問題,比如新疆問題,這有可能給世界帶來安全危機。

加拿大與中國簽署有領事協議,當中明確規定,在涉及本國公民的案子中,“領事官員應被允許參加審判或其他法律程序”。

在中國外交部的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提問,中國拒絕加拿大外交官旁聽康明凱與斯帕弗的庭審,是否表明中方認為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說,這個問題是“胡攪蠻纏”,“因案件涉及國家機密,有關法院依法不公開進行審理,無可指責。”

門德斯教授認為,這是中國的雙重標準。他舉例說,中國對世界貿易組織(WTO)就不會說國內法高於國際法,因為那樣的話,它根本不可能成為世貿組織的成員,而與國際社會的貿易令中國經濟受益良多。那為什麼在加中領事協議方面,就認為中國國內法高於國際法?

門德斯教授還直接指責,實際上,中國在兩名麥克案的審理過程,違背了司法的基本原則,侵害了被告人的權益。

他說:“這不是法庭審訊。明確地說,這根本上是中國共產黨在操縱兩個人的生命,就像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這裡沒有法治,只有黨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