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保護記者委員會要求中國調查扣押美國之音記者事件


外國駐華外交官(西裝)在天津遭便衣貼身限制活動自由 (推特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8 0:00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 (CPJ)要求中國當局調查天津扣押美國之音記者事件, 並且停止騷擾和阻撓記者的工作。

保護記者委員會8月22日表示,“中國當局應該對據說天津警方上星期騷擾並短暫扣押一名記者一事進行可信而獨立的調查。”

保護記者委員會亞洲專案協調員史蒂文巴特勒說:“中國警方需要停止騷擾和阻撓記者進行他們的工作。”

美國之音中文部駐北京記者及助理星期一 (8月14日) 在天津二中院採訪報導709拘捕案維權人士吳淦“顛覆國家政權”案閉門庭審,先是被便衣阻止拍攝,後在採訪後準備離開時受到便衣和不明身份男女的騷擾、拉扯和誣告,被帶到派出所扣查4個小時,近傍晚時才獲釋。

星期一上午在天津二中院外採訪網名“屠夫”的維權人士吳淦“顛覆”案庭審的美國之音中文部駐北京記者葉兵和助手艾倫,在上午採訪過程中兩次被檢查證件並被阻止拍照,中午準備返回北京時又受到不明身份男女的圍攻和騷擾。

葉兵在推特上發推文說,艾倫被幾名壯漢和大媽拉拽,限制行動自由近20分鐘,手臂被抓扭得青紫斑斑,腕表只剩錶殼、錶帶,裝在褲袋裡的小米手機也被人搶走。最後派出所放人時,稱手機找到了,是掉在地上,被送回來。而他們當時在現場長時間尋找也沒見蹤影。

葉兵星期二表示,他找到現場的警察,要求警察制止便衣和不明身份男女的騷擾和圍攻,警察稱接到有人報警,稱記者打人,要將記者帶往派出所。

葉兵說:“被他們攔、截住了,就是鬧嘛,完全不講理。正好警車來了,我就趕緊過來,我想警察那兒能安全點嘛。我就過去跟他們說,艾倫正在被那些人在那兒把著,架著不讓走。我說這是非法限制行動自由,但是他不管。他說,別人有人報警說有人打人,他說他來查這個事兒。完全是誣告,就是說我打她的那個人,大概四五十歲。後來他(警察)讓我去(派出所),我說我不去,我說我對你失去信任了。幾個人來推我,我就死死地把住門,不上車。”

葉兵表示,他和艾倫被帶到土城派出所後,被分開扣押訊問了4個多小時,期間手提電腦和其他隨身物品被扣押,手機被強行奪走。葉兵表示,在去派出所的路上,他聯絡上美國駐中國大使館人員,使館告訴他隨時報告最新進展,因此他到派出所後要求致電美國大使館,此時手機交還給他,但剛撥通,警察就以抄寫對方號碼為把手機拿走,拒絕還給他,要求他用警座機通話,致使解密的手機落入警察手中。

他說:“結果就是還沒有打通,等於已經撥通了,對方還沒接,他(警察)就不讓我打了,他說他要抄號,也是搶,就是不讓我再打了。結果拿走了,我再往回要,結果就不給了,非常的流氓、卑鄙。(等於電話在解密的情況下,哎喲)他們就可以刪了嘛,看了嘛。所以,我這個電話我就得換了。”

葉兵表示,他堅持要求調看現場監控視頻,證明是被誣告打人。最後,在天津市外辦人員協調後,土城派出所所長出面說相信記者沒打人,可能推擠當中無意碰了一下,宣佈不予立案放人。他和助理近傍晚才離開。

葉兵表示,近年在中國的採訪環境越來越惡化,甚至趨向暴力化。他和助理今年7月8日下午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試圖正常採訪有關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治療末期肝癌相關情況時,也曾受到多位不明身份者的強行圍堵、拖拽、擊打,造成身體受傷,攝影機和耳機被扯壞。

2015年709拘捕案中被關押時間最長的維權人士吳淦的“顛覆”案,8月14日在天津不公開審理。此前,許多地方的維權律師和人士都遭約談、警告、傳喚,甚至限制人身限制,不得前往天津。而天津當局則在法庭外部署大批包括便衣在內的警力,應付前往聲援的人士。至少有王荔蕻、丁玉娥、朱承志、王譯等20多各地人士先後被抓,帶往派出所,有些則由國保接走。

此外,包括歐盟、美國和德國在內的多名駐華外交官也來到法院外,不過卻被數十名便衣人員貼身圍堵和限制活動自由,迫使這些駐中國外交官不得不提早離開。

美國之音台長艾曼達貝內特就此事件發表評論說:“美國之音記者在中國天津進行正常採訪報導之際受到騷擾並遭拘留,對此我表示強烈譴責。此類事件雖令人擔憂,但它並不能阻止美國之音追蹤並報導真相的決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