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中關係在美中貿易激戰中加速改善趨勢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左)在亞洲開發銀行2017年會期間與中國時任財政部長肖捷會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1 0:00

美中貿易戰如火如荼中,作為美國同盟,也作為美國提高進口關稅對象的日本,與中國改善關係正有加快速度之勢。日本國內也開始關注和議論這一趨勢對日本的利弊。

日本與中國8月31日在北京舉行第七次財務對話後,發表了《聯合新聞公報》。日本財務省公佈的內容對最受注目的締結《貨幣互換協議》稱:“將基於今年5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日時)首腦達成協議的項目加快金融合作作業“,並說:“雙方一致同意保護主義不利任何國家,維持與推進基於自由、開放規定的多國間貿易體制。

雙方還還一致同意協調巨大的經濟政策、促進減少貧困與開發、深化地區經濟和金融合作,並基於保全地區經濟與金融安定的觀點,在G20(二十國集團)和東盟加三(東盟10國加日中韓)的多國間架構,以及包括亞洲開發銀行和世界銀行在內的國際開發機構中發揮巨大作用。”此外,公報還記載了兩國相互支援稅制、預算管理改革等的協定,討論了在第三國經濟合作和聯合研究養老金制度等課題。

率領日方出席的日本財務大臣兼副首相麻生太郎當晚形容這次日中財務對話,“是迄今為止最好的(對話)氣氛,是這次對話的最大收穫”。對記者們提出中國對一些市場也堅持保護主義這一疑問,麻生說:“取得言語意向也很重要,今後談判時就可用”。

對話前,中國副總理韓正與麻生太郎會談時稱,中方高度評價麻生對兩國經貿、金融交流與合作的貢獻。麻生回答說:“各方面日中關係都開始動起來,令人高興“。隨後麻生再與主管中美貿易談判的劉鶴會談,討論了首相安倍晉三訪中所需的成果等。

日中關係

同一天,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也到訪北京,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談,王岐山對二階說,中日關係的友好發展,符合兩國國民根本利益與時代潮流,中日締結和平友好條約40周年時,兩國領導人應基於4個政治檔的重要共同認識,增加互訪、增進政治互信,擴大互惠、雙贏合作,推進兩國關係回到正常軌道並取得新發展。二階會談中邀請王岐山訪日,

當晚東京有多個消息稱,日中兩國正調整安倍10月23日訪中的行程。

日本輿論一向指深受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信賴、主管外交的王岐山只重視對美外交、不見日本客人。不料久未露面的王岐山8月24日在北京與日中友好協會會長、自民黨稅制調查會最高顧問野田毅等日本政客會談。王岐山對日本關切的美中貿易戰說,中美貿易就算有摩擦也並非貿易戰,必須冷靜對應。一周後王岐山再與二階會談,加深了日本對中國盡力拉攏日本的印象。

8月31日繁忙的日中關係舞臺還有新加坡一幕。當天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部長級會議在新加坡閉幕。儘管隔閡仍大,但發表的《聯合聲明》中,記載了今年內締結的目標。這個日本與新加坡、澳大利亞、紐西蘭合作推動16國締結自由貿易圈的勢力,以往與中國領頭,印度和東盟多國追隨保護本國農產品的勢力抗衡。

這次基於對抗美國的政治意念,中國放緩姿態,其他各國在危機感中也選擇努力合作。

安倍晉三9月1日接受《產經新聞》專訪,形容日中關係“完全恢復到了正常軌道”。正迎接9月20日自民黨總裁競選投票,優勢顯著的安倍說,他快樂地準備10月訪中並將邀請習近平訪日。

日美關係

日美關係自美國總統特朗普簽名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起有了隔閡;今年3月儘管日本再三要求豁免,美國宣佈增加關稅的對象國名單裡仍包含日本後,隔閡加深;4月安倍晉三提議日美貿易談判,並指名由麻生與瞭解日本經貿的美國副總統彭斯負責,特朗普同意。

6月份,特朗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談及結果,與安倍主張的對朝政策完全分離,象徵著安倍與特朗普曾有的蜜月關係結束。儘管特朗普叫停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朝、批評中國等最新對朝、中政策都與安倍晉三早期主張一致,但安倍晉三與中國改善關係已構成趨勢。

同時日美貿易談判進展緩慢,麻生6月公開抱怨美國沒能及時提出談判品目清單。最近美國傳媒還披露特朗普6月對安倍晉三說他記得珍珠港事件,來對日施壓。儘管傳聞未獲證實,但今年上半年仍有一周內數次電話會談記錄的日美首腦,下半年次數銳減卻是事實。8月日美首次舉行部長級貿易談判,美國要求締結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日本拒絕。東京有多個消息說,美國表面上是敦促日本改善汽車貿易,真正目標卻是迫使日本對美開放農產品市場。而自民黨內廣泛意見是,日本在TPP開放農產品市場的妥協已達極限,不可能與美國締結協定來否定日本致力的TPP。

美國退出令TPP魅力大減,但日本通過與歐盟締結EPA(經濟合作協定),如果再與11國締結TPP、與日中韓締結FTA(自由貿易協定)的話,可獲世界人口約一半、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約3成的自由貿易圈。現在還有RCEP,而FTA、RCEP都需中國合作。

日本影響

美中貿易戰即將展開第三回合前夕,日中鮮明地改善關係形勢對日本利弊多少?經濟界稱讚聲高、防衛部門疑慮廣泛、輿論整體並不樂觀。

美中貿易戰如果長期,對日本經濟的影響不僅包括世界經濟惡化,令依賴出口的日本經濟受打擊、令貨幣價值相對安全的日元可能大幅升值導致出口更嚴峻的前景,而且2017年日中貿易額約33萬億日元(約3000億美元)、日美貿易額約23萬億日元(約2100億美元)中,既含日本對中美出口的零部件,也有在中國組裝、製造出口美國和通過收購美國企業等,在美國生產、出口中國的日企產品。

據日本大和總合研究所預測,日企因美中互增關稅的直接損失達533億日元(約4.8億美元),如果世界經濟惡化,影響當然更大得難以預測。一些日本輿論還擔心歐美關係,懷疑領頭歐盟的德國令歐盟與美國貿易糾紛,就會引起世界貿易大戰。在複雜的貿易前景可能導致政治對立中,日本目前的立場顯得很危險。

日本東北大學大學院教授阿南友亮就指出,他對日本迅速與中國改善關係有隔閡感,也質疑安倍晉三政府在美國致力牽制中國時,去迎合中國的誘惑是一種危險的“玩火遊戲”。他認為日中關係不良,本質是政治體制不相容所引起的許多價值、是非觀糾紛,中國外交、經貿、金融等所有方面都滲透了政治。他說:“日本對中國經濟依賴越深,日本對中國外交就越脆弱“。他還指出日美同盟現代的假想敵本來就是中國體制與系統,從日本投資、援助中國都成為中國軍事擴張的養分來看,日本現在是在日美同盟下的獨立行動。不過他也承認背景與特朗普政府之前美國對中國懷柔、與特朗普外交政策不穩定有關。他說,日本政府與中國改善關係,“也許是為了牽制特朗普保護主義政策,但這只會促使日美安保關係後退的做法是危險玩火。”

三角關係

與中國改善關係同時,安倍推動圍堵中國海洋霸權的印太戰略至今沒變,日本剛發表的今年防衛白皮書和準備修訂的防衛計畫大綱都加強警戒中國,海上自衛隊艦隊也正高調地在南中國海和印度洋參與美軍行動。

共同社客席論說委員岡田充指出,安倍晉三對中國一手推經濟合作、一手推安保圍堵。但安倍圍堵中國與改善日中關係並行,令他推動的印太戰略走進矛盾百出的死胡同。他說:“中國對安倍晉三10月訪中和習近平明年訪日的主要關心不是日中關係,而是與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美中兩國為了各自利於競爭勢力,正在拉攏北韓和日本。”

安倍晉三正競選連任自民黨總裁,爭取首相任期延至2021年。安倍晉三目前的政策有多少是為了選舉、多少是真意不僅曖昧,而且日本也揣測正為今秋中期選舉鋪墊的特朗普又有多少政策是為了選舉、多少是真意。

不過日本將增購美國武器裝備加強防衛和行使集體自衛權、安倍晉三把修憲列入新政府目標都已明確,中國對日本這些舉措屆時也不會靜觀,美中日三角關係可能依舊,只是日本作為美中較勁的杠杆支點,是坐收漁翁之利還是腳踩兩船險峻,要看安倍晉三如何收放和演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