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陣:不逐一回應警方社團註冊提問 學生指若民陣被取締感可惜


香港民陣:不逐一回應警方社團註冊提問 學生指若民陣被取締感可惜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8 0:00

香港民陣:不逐一回應警方社團註冊提問 學生指若民陣被取締感可惜

香港民陣:不逐一回應警方社團註冊提問 學生指若民陣被取締感可惜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8 0:00

成立至今接近20年的香港民主派聯合平台、民間人權陣線(民陣),上星期一收到警方文件,質疑民陣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要求民陣在星期三或之前,交出成立以來”的收入來源等6項資料。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星期二會見傳媒表示,警方及多個政府部門多年來一直與民陣合作,從未要求民陣申請社團註冊,對於當局質疑民陣違反《社團條例》感到詫異,表明不會逐一回應警方的提問。有大學生表示,如果民陣被當局取締感到遺憾及可惜,學界亦會思考抗爭運動如何轉型。

2002年9月創立,成立至今接近20年的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是香港民主派最大型的聯合平台,幾乎所有民主派的政黨及組織都參與其中,截止2019年6月,參與民陣的民間團體及政治團體數目多達48個。

警方質疑民陣違社團條例要求提交資料

民陣由2003年開始,多次在香港主權移交紀念日發起7-1大遊行,2019年亦多次發起百萬人反送中遊行集會。

民陣上星期一(4月26日)向傳媒透露,召集人陳皓桓收到警方社團事務主任文的件提及,質疑民陣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要求民陣在星期三(5月5日)或之前,提供6項資料,包括2006年9月至今所舉辦的遊行集合的時間地點,以及民陣”成立以來”的收入來源、開支以及用作接收任何資金或款項的銀行戶口賬號。

民陣表明不會逐一回應警方的提問

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星期二(5月4日)警方要求提供資料的”死線”前夕,在灣仔區域法院外會見傳媒表示,警方只是給他9日時間,尋找15年來所有關於民陣的資料,他認為難以在期限內回應警方的提問。

陳皓桓強調,根據《基本法》第27條,香港居民享有結社自由,民陣不認同當年由臨時立法會引入的《社團條例》,更不認為民陣是非法社團,因此,民陣不會逐一回應警方社團註冊主任的提問。

陳皓桓說:"大家要看那條社團條例,警方引用的社團條例裡面,只要你交資料是交得不完整、不正確,或者虛假,你都是觸犯了有關的法例,當然不回應也是觸犯了法例,而我們見到的是,我們很難去給一個完整的一個回應給警方,或者是社團註冊主任的,原因是因為有甚麼組織是會儲(存)15年的資料呢﹖更何況15年前我只有十幾歲,我還是小學生而已,第二件事就是,根據結社自由,這個我們的原則來的,就是我們首先不認為我們是非法社團,我對於它(警方)的質疑是不認同的,所以我們是不會理會社團註冊主任,要求我們交的資料。"

陳皓桓表示,就算是有關交稅的資料,都是是留7至8年,他質疑怎會留到15年前的紀錄,他又強調,無論民陣有沒有相關資料,都不會交給警方。

陳皓桓對警方質疑民陣違反《社團條例》感到詫異,表明不會逐一回應警方的提問。(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陳皓桓對警方質疑民陣違反《社團條例》感到詫異,表明不會逐一回應警方的提問。(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陳皓桓說:"就算交稅都好,留的紀錄都是留7年、8年而已,怎會留到15年的紀錄呢﹖我真的覺得這件事是很難的,你說民陣有沒有(15年前的紀錄),我只能夠說,現在民陣(秘書處)只有我一個,我怎會有呢﹖第二件事就是甚麼呢,第二件事就是說,就算有都好、有沒有都好,我們都是不會交(給警方)的,這是我們的原則來的。"

民陣質疑當局為何長期與非法組織合作

陳皓桓表示,民陣由2002年成立至今,是香港政黨、宗教、工會、同志組織的溝通平台,透過舉辦活動推動香港實現民主與公平的社會。19年來,民陣堅守合法、和平、理性及非暴力的原則每年多次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並且與警方及政府多個部門開會溝通,舉辦遊行與集會,讓市民發聲。

對於當局質疑民陣涉嫌違反《社團條例》,陳皓桓感到詫異,他又表示,過去多年,警方等政府部門一直與民陣合作,從未要求民陣申請社團註冊,亦從未警告或質疑民陣是非法組織,民陣甚至受到警方公開讚揚。

陳皓桓說:"警方代表甚至在”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的聆訊中讚揚民陣是”一個大品牌”,與警方在遊行集會方面”合作得好好”,這點在近期一宗法庭案件,即是8-18的案件,由一位總督察在庭上作供時確認。而在2013年的時候,7-1遊行完結,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更稱民陣為朋友。對於有關當局質疑民陣是違反《社團條例》,民陣是非常詫異的,如果民陣是非法的社團,警方與多個政府部門為何一直以來同民陣合作呢﹖同這個非法的社團合作呢?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當年何以以行政長官身份稱呼”非法社團”為朋友?"

難以想象民陣若被取締對社會有何影響

至於有否擔心民陣被警方取締,陳皓桓表示,這是政權的選擇,他難以想象堅守和平、非暴力的民陣被取締的話,對香港社會有何影響,他擔心可能會引起更大的反彈。

陳皓桓說:"堅守合法、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平台的時候,我難以想像的是,對社會日後的影響,當你去破壞這個結社自由,不讓香港的組織,或者團體去建立一個平台,日後我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或者甚至是舉辦遊行示威集會的自由,都會慢慢喪失,我希望政府能夠尊重香港人的基本自由,包括結社自由,不要去破壞我們最基本、最基本的權利,否則只會引來更大的反彈,否則只會令到我們其他的自由都會喪失。"

陳皓桓表示,目前民陣秘書處只有他一個人,他說要退出民陣的政黨或者團體都已經退出了,他會堅持與其他沒有退出的政黨及團體一起走下去。

陳皓桓說:"我一個人當然是會繼續走下去,因為我都上次已經講了,不論取締(民陣)也好、不論是任何事都好,我要堅守結社自由的原則,我要堅守民陣的底線,所以其實不是我自己一個的,我還有很多的團體是會同我一齊,包括公開出來的職工盟、工黨、支聯會、社民連、社總(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等等,都會同民陣並肩而行,而我們亦都不會輕易放棄香港基本的人權及自由。"

是否舉辦7-1遊行前先關注悼念六四

記者問及今年民陣會否舉辦7-1大遊行,陳皓桓回應表示,應該先關注7-1之前有沒有六四燭光集會,他呼籲各界先關注六四悼念活動。

陳皓桓又表示,民陣未來的路向與香港人一樣,他認為香港人的未來,亦需要北京及香港政府一同去思考。

陳皓桓說:"民陣的路向同香港人一樣的,民陣的路向是同大家一樣的,當港台的影片都被刪除的時候,港台如何走下去呢﹖香港記者如何走下去呢﹖當我們不能夠舉辦遊行、示威、集會的時候,香港人怎樣走下去呢﹖當民陣被取締的時候,香港人怎樣如何走下去呢﹖我希望這個是大家一齊去思考的問題,亦都是希望特區政府、(北京)中央政府一齊去思考的問題,就是香港如何走下去﹖"

學生會指民陣若被取締感遺憾及可惜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秘書胡凱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如果民陣被當局取締感到遺憾及可惜,始終民陣有這麼長的歷史,見證香港民主運動的進程,不過,他認為公民社會一定”後繼有人”,繼續建構香港民主進程。

胡凱仁說:"如果民陣被取締當然就非常遺憾及可惜,始終有這麼久的歷史見證著,或者是建構著香港民主運動一些進程,非常之可惜。但是,即使可能我們都會認為學生團體或者一些自發組織,好像很”勢單力薄”,好像沒甚麼力量去抗衡著現在的政權,但是我們認為不可以顧慮這麼多,始終應該繼續做我們認為應該做正確的事,就足夠了,因為我相信即使我們這班人都叫做犧牲了,始終這個公民社會一定”後繼有人”,會再有新血去承接我們的努力,一直去建構民主的進程。"

學界籌組開站師透過行動戰勝恐懼

胡凱仁坦言,《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大專院校的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都受到很大影響,甚至學生參加學生會競選,都會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脅,不過,胡凱仁強調,學界亦會思考抗爭運動如何轉型,多間大專院校已經自發籌組”開站師”,以全港各區遍地開花的街站,派發反諷政權的傳單,避開國安法的紅線,延續抗爭運動的理念,透過行動去戰勝恐懼。

胡凱仁表示,如果民陣被當局取締感到遺憾及可惜,他又認為公民社會一定”後繼有人”,繼續建構香港民主進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胡凱仁表示,如果民陣被當局取締感到遺憾及可惜,他又認為公民社會一定”後繼有人”,繼續建構香港民主進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胡凱仁說:"所謂”開站師”是一些自發的人一齊走出來開街站,我們的方式就是一邊我們(派發)的傳單、就是剛剛我們講過,引用一些數據去陳述一些客觀的事實出來,而不去直接抨擊這個政權,甚至唱反調、即是就是說”國安大法好”、支持國安法那樣,但是因為我覺得正值這個時代經歷過19年、20年的社運,其實要明白一些政治理念、要明白的一早已經明白了,不需要再這麼直白地表達出來,即是接到傳單的人都會明白我們現在在做甚麼,即是至少最低限度可以讓他了解到,這個公民社會裡面還有人願意在這些事上挺身而出,繼續做正確的事情,最想告訴大家的就是,透過行動去戰勝恐懼,在這個時刻。"

學生呼籲港人共同思考未來抗爭路向

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前發言人、今年曾經組閣參選浸會大學學生會的”獅誓”成員朱慧盈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如果民陣被取締她感到可惜,因為過往香港社運的重要行動都有民陣的蹤跡,而民陣對抗爭者的支援亦相當重要,她認為香港人要共同思考國安法的紅線之下,未來的抗爭路向。

朱慧盈表示,香港人應該共同思考國安法的紅線之下,未來的抗爭路向。(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朱慧盈表示,香港人應該共同思考國安法的紅線之下,未來的抗爭路向。(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朱慧盈說:"因為(民陣)這麼多年的歷史,然後不斷每一次香港的一些社運、抗爭的時候,其實都可以見到很多民陣的一些蹤跡,民陣的支援、對抗爭者的支援其實都是很多,如果貿貿然就這樣被取締了,我相信對整個社會來講都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因為有這麼多年的歷史,它(警方)突然之間就說你15年來的財政報告都要找出來,其實知道它開始打壓很多不同的公民團體,連民陣都要去打壓的時候,相信我們可以做到的空間是愈來愈收窄,我們要怎樣在這個國安法的紅線在搖擺不動,但是又在收緊的時候,我們要怎樣去繼續做呢﹖我相信這條問題是我們社運或者學運的人都要去想的。"

新加坡報章引消息指民陣或被取締

去年6月底北京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直接實施《港區國安法》,多個本土及自決派組織,包括香港眾志、香港民族陣綫、學生動源等,即時宣佈解散。

新加坡《聯合早報》今年3月5日引述不具名消息表示,網上流傳民陣曾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簡稱 NED)資助,舉辦反送中活動,香港當局正進行調查,一旦證實屬實,民陣將有可能違反《香港國安法》,或被港府取締。

該報道又引述不具名消息表示,民陣一直沒有向港府作社團註冊,有可能觸犯《社團條例》。一旦罪成,民陣負責人最高可被判監禁3個月。

民陣有可能被取締的消息一出,民主派最大政黨民主黨、公民黨、新同盟、街工,以致全港最大教師工會教協等政黨及組織,先後宣佈退出民陣。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