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科大學生會無悔辦追悼會被懲罰 中大學生對警方搜捕表遺憾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6名幹事,因為去年在校內舉辦周梓樂逝世半周年追悼會,以及重漆校園內”青蛙路”抗爭標語等活動,今年1月底被校方懲罰,正副會長被勒令停學一個學期。(科大學生會社交網站截圖)
香港科大學生會無悔辦追悼會被懲罰 中大學生對警方搜捕表遺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6 0:00

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港區國安法》實施超過半年,香港多間大學的言論及表達自由空間大幅收窄。科技大學學生會去年5月國安法實施前,為反送中運動期間墮樓身亡的學生周梓樂舉行追悼會等活動,6名學生會幹事最近被校方處分,正副會長更被勒令停學一學期。多名中文大學學生今年1月與校內保安人員發生衝突,警方進入學生宿舍採取搜捕行動。被罰停學的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表示,無悔舉辦悼念活動,批評校方有跡象以國安法秋後算帳,影響學生會傳承。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2019年11月4日凌晨時份,在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從尚德停車場的3樓墮下2樓身受重傷,至11月8日逝世,終年22歲,他是第一位在反送中運動警民衝突現場附近受傷並喪命的大學生,而星期一(2月8日)是周梓樂逝世15個月。

科大學生會正副會長被罰停學一學期

外界懷疑周梓樂是否因為躱避警方發射催淚彈不幸墮樓,亦有懷疑警方佈防是否延誤周梓樂送醫院救治,由於周梓樂的死因存在爭議,每個月8日都有市民在他墮樓現場獻花悼念,希望當局調查真相,不過,死因庭最近裁定,周梓樂死因存疑,很多疑點尚未釐清。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去年5月《港區國安法》實施前,在校園內為周梓樂舉行逝世半周年追悼會,以及重漆“青蛙路”上“改變始於抗爭,希望在於人民”的抗爭標語。

事隔8個月,科大學生會6名幹事今年1月底被校方處分,校方認為學生會成員在去年5月至6月發生的5宗事件涉及“嚴重的不恰當行為”,包括未經校方准許組織周梓樂悼念會,有違當時的防疫規例;重漆“青蛙路”上的標語涉及破壞校園設施;學生會壁報板上的港獨標語涉及損害學校聲譽等。

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及內務副會長勞啟浩被勒令停學一個學期,是懲罰最重的兩名學生會幹事。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會秘書馬活言表示,學生會去年11月在校園內舉辦中大保衞戰一周年紀念活動,有受到校方一定壓力。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會秘書馬活言表示,學生會去年11月在校園內舉辦中大保衞戰一周年紀念活動,有受到校方一定壓力。

科大學生會會長質疑校方秋後算帳

麥嘉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無悔舉辦周梓樂悼念會,他坦言在國安法實施之後的社會環境下,最壞的打算是被開除學籍,雖然最終被罰停學一個學期,他個人來說“鬆了一口氣”,但是歷屆科大學生會幹事而言,被罰停學一個學期是最嚴重的處分。

麥嘉俊表示,國安法實施後多間大專校學生會幹事都有被捕的心理準備,他質疑周梓樂逝世半周年悼念會舉行的時候,國安法仍未實施,校方有跡象以國安法秋後算帳。

麥嘉俊說:“其實我們都有想過會不會(牽連到)學生會、即是我們這些大專院校這麼多間的學生會,都會有機會被這個國安法去有些受到牽連。會不會有被捕的風險呢﹖(我們)都有想過,暫時在警察方面或者國安方面,我暫時都還未見到很大規模去追溯(追究)學生會,但是至少在學校入面就見到是有一個這樣的現象,即是其實正如你所說,就是(事發時)根本都未生效的,所以它(校方)其中一個指控說我們拒絕移除文宣,那些Poster(海報)之類。其實我們那時候都想不到自己犯了甚麼,即是我們沒有犯任何學校裡面的規矩,沒有犯法,那時候(國安)法都未立,沒有犯法,那麼我們錯在哪裡呢﹖”

國安法實施後科大校方不容空白告示貼

麥嘉俊表示,國安法實施後校方大幅收緊校園內的言論及表達自由,以往校內稱為“大字報牆”的“民主牆”,貼滿關於反送中運動的口號及標語。到去年6月臨近國安法實施之前,學生在“大字報牆”貼標語都要首先得到校方批准,否則就會立即移除。有學生轉移在學生會的告示板上貼標語及文宣,後來成為校方懲罰學生會幹事的事件之一。國安法實施之後,校方連空白告示貼都移除。

麥嘉俊說:“少了人(學生)選擇在‘大字報牆’貼(標語),因為太多Rules(規則),就轉向學生會的告示板上貼更加多的文宣。但是就出現了這個事件就是它(校方)叫我們移除,以及之後它就將所有Poster(海報)移除。去到國安法立了(法)之後,簡直空白的告示貼紙,即是完全沒有寫東西的空白告示貼紙,有同學貼了上去我們(學生會)的告示板上,隔了一陣子就已經被學校的職員移除了。”

麥嘉俊表示,國安法嚴重損害校園內的言論及學術自由,他批評校方限制學生關心及表達政治意見做法荒謬,亦不會培養到優秀的學生,他諷刺這樣的大學與中小學沒有分別。

麥嘉俊說:“大學對我們來講是一個學習知識的地方,但是知識這樣東西是不是只是我們報了那個課程要拿個A Grade(一等成績),這就已經是我掌握到那個知識呢﹖是不是只是局限在書本的知識裡呢﹖我們覺得一定不是,根本就是荒謬。(進)入大學根本就是其實如果你要書本的知識的話,你想辦法買到大學的教科書,你看完它或者你真的爐火純青,是不是就是真的學了應該有的知識呢﹖絕對不是的,所以我們覺得政治也好,這些表達自己意見是我們的權利,以及是不是政治就不講、政治就不可以提呢﹖在我心目中大學就是一個自由(的地方),我們去表達不同意見,政治也好、學術也好、待人處事都好,都是一些知識來的,大學就是讓我們學習不同知識的地方,但是現在就少了一個類別,這樣是令到大學好像同中小學都沒分別了,都是上學下課而已。”

學生會會長害怕港人慢慢習慣

麥嘉俊認為,國安法及防疫的限聚令等措施是會引起反效果,但是他認為未必會再激發2019年的大規模反抗,因為很多香港人都選擇移民,甚至是習慣,他認為這樣的社會變化是最恐怖。

麥嘉俊說:“愈逼(迫)就會愈反抗,其實無論是國家對人民也好,其實好像父母教小朋友也好,父母去教小朋友你愈是用力、愈不讓講其實愈想做的,其實很多時事情都是異曲同工。但是有一條這樣的惡法(國安法)在這裡的時候,是不是真的反效果會表現出來﹖其實見到現在很多香港人都選擇去移民,就算(還)未移民都看了很多移民的資料。其實我覺得的確在心態上香港人應該會愈來愈反抗,愈來愈受到這些國安法、限聚令,他們愈來愈(受)壓迫,但是我害怕的地方就是不會再有以前那樣的一些衝突事件,或者不是叫衝突事件,是這麼大的反應,大家開始慢慢習慣,這個就是我個人覺得最恐怖的地方。”

科大學生會正副會長無悔辦周梓樂追悼會

被罰停學一個學期的科大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勞啟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被罰停學對他個人的學業有很大影響,但是他無悔舉辦周梓樂追悼會。

勞啟浩又表示,國安法實施後校園言論自由空間大幅收窄,加上今次學生會多名幹事被懲罰,他認為對學生會傳承有一定影響,科大等多間大學學生會出現“斷莊潮”(沒有學生組織內閣進行競選),不過,他認為仍然會有願意承擔的學生站出來。

勞啟浩說:“我們盡力為科大的學生服務的精神,我覺得我們是已經無悔。我覺得在這樣的時候在香港,或者是校園這麼多這些風波的時候,絕對是有人要走出來去做Leader(領袖)的角色去讓所有科大同學,或者香港人知道,不要忘記香港或者現在在校園發生的事。”

香港中文大學校園電台報道,警方1月底進入校園就黑衣人向保安員撒粉事件採取搜捕行動,在學生宿舍拘捕一名學生(紅衣者),是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中大校園電台直播截圖)
香港中文大學校園電台報道,警方1月底進入校園就黑衣人向保安員撒粉事件採取搜捕行動,在學生宿舍拘捕一名學生(紅衣者),是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中大校園電台直播截圖)

中大學生會對警方搜捕行動表示遺憾

今年1月11日香港中大新學期開學日,多名保安員在校門外要求每名進入校園學生必須出示學生證,其間多名黑衣人現身大叫“不用出示學生證”,呼籲進入校園學生不必出示學生證,混亂間有人更向在場保安撒不明粉末,事件中一名中大學生被捕。

其後警方進入中大校園及學生宿舍搜證,多名學生被拘捕,包括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事件引起關注。

中大學生會臨時行政會秘書馬活言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的行動再次打壓中大學生的自由,他表示遺憾,亦不滿校方與警方合作打壓學生。

馬活言說:“這次警方的行動與之前一樣,都是再次去打壓我們中大人的自由,同時是讓中大這個從前我們以為是非常安全的地方,變得更加走樣。同時我們也覺得校方與警察一齊合作打壓學生,而不是去保障學生的自由。其實我們對這次事情感到非常遺憾,也非常失望的。”

馬活言表示,反送中運動後加上國安法的實施,中大校園內的言論及表達自由的空間大幅收窄。他們去年舉辦反送中運動相關的紀念活動亦有受到校方警告,但是暫時未至於被懲罰。

馬活言說:“對於現在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會,我們在最近的一年其實都是面對著學校不少的,不要說打壓,給我們壓力。無論是之前中大保衛戰一周年的紀念活動,又或者其他的事件,其實我們的學生會都是面對著一定的壓力的。但是在過去一年我敢說的就是,臨時行政會是願意頂著這個壓力,繼續堅持我們的信念。”

中大校長段崇智回應黑衣人撒粉事件表示,有人刻意搗亂保安崗位,以不明粉末襲擊大學的保安人員,他感到非常震驚及不安。他表示,大學本來是追求知識的地方,即使意見不同,亦要時刻保持理性,尊重每一個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