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議員聯同元朗襲擊受害人 親述恐怖經歷將追究責任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聯同多名元朗襲擊事件受害者及目擊者召開記者會,講述恐怖經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58 0:00

香港元朗西鐵站星期日晚發生無差別襲擊途人事件,造成45人受傷,1人危殆,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當晚在現場被疑似黑幫份子襲擊受傷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星期三聯同多名遇襲的受害人及目擊者召開記者會,講述當晚的恐怖經歷。一名遇襲的受害人控訴,當時列車上有乘客被大批白衫人用木棍、鐵枝等武器襲擊超過半小時,很多乘客被打到頭破血流,車廂佈滿血腥味,但是沒有警察到場制止,事件令他對香港的警察完全失去信心,認為事件應該定性為恐怖襲擊。

香港元朗西鐵站及附近的YOHO MALL商場,星期日(7月21)晚發生疑似黑社會份子在地鐵站襲擊途人事件,大批身穿白衫的男子手持藤條、木棍、鐵枝等攻擊性武器,沖入元朗西鐵站及附近的商場以致停站的列車上,無差別追打途人及列車上的乘客,尤其是身穿黑色衣服、疑似參加完7-21民陣反送中大遊行搭地鐵回家的市民,包括記者、孕婦都受傷倒地。

建制派何君堯被質疑與襲擊事件有關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接到消息,趕到現場視察的時候,在列車上被多名白衣男子毆打受傷,事件造成45人受傷,1人危殆,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有立法會議員認為,事件應該定性為恐怖襲擊。

事發後有線民公開一些短片,顯示事發當晚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部份涉嫌參與襲擊事件的白衣男子握手,並向他們鼓掌、豎起拇指表示”辛苦你”,有白衣男子對他說”你是我的英雄”。外界質疑身兼律師及立法會議員的何君堯,涉嫌與襲擊事件有關,有人前往律師會投訴、要求彈劾。

何君堯事後召開記者會,聲稱星期日晚與白衫的鄉紳握手之後,看新聞才得知有襲擊事件發生,他否認策劃或者與事件有任何關係,又聲稱對任何暴力事件都不認同並會譴責。不過,他承認事前得知白衣人會有行動,強調如果有反送中的”黑衣暴徒”進入元朗會被驅趕,何君堯又說,”元朗人保家衛族精神不是星期日晚才有”。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將追究元朗襲擊事件的責任(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將追究元朗襲擊事件的責任(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林卓廷與受害者講述恐怖經歷

其後何君堯、梁志祥等建制派議員認為,是林卓廷星期日晚帶同一些穿黑衣的示威者進入元朗”搞事”,與白衣人發生爭執,白衣村民”保衛家園”才出手打人。

林卓廷否認星期日晚帶同示威者進入元朗,強調他是接到白衣男子攻擊途人的消息後,才搭西鐵到元朗視察,可惜無法阻止大批疑似黑幫份子的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對途人施襲,他自己亦在列車上被襲擊受傷。

林卓廷星期三(7月24日)上午聯同多名遇襲的受害人及目擊者召開記者會,講述當晚的恐怖經歷。

受害人強調列車上只有普通乘客

當晚被白衣男子打到後頸紅腫的受害人梁先生在記者會上哭訴受襲經過,他強烈要求何君堯等建制派議員,以及部份傳媒收回當日在列車上被襲擊的人,大部份都是遊行人士或者示威者的講法,他強調當日在列車上的都是普通乘客。

梁先生說:“ 當日在列車上面的不是遊行人士,遊行人士是在街上那些,當日在車上面那些是乘客,而事實是一班白衫人追著一班乘客、追著一班乘客打了足足半小時都無人理,這一個就是事實,是這件事的事實。我需要何君堯議員以及其他曾經用過車上是示威者的人士,還有所有媒體出來道歉,以及以後不要再用這個字(遊行人士或示威者)來形容當日在列車上的人,至少我不是 。”

梁先生表示,事發時他乘搭西鐵到元朗探望朋友,但到達時發現已有不少巿民在元朗站內被一批白衣男子襲擊,他嘗試救走被圍毆的巿民時亦被追打,後頸被打至紅腫。

車廂內受襲10分鐘佈滿血腥味

梁先生說,之後與其他人逃到車廂躲避時,亦被人襲擊後頸。當時即使逃到車廂,亦有白衣人不斷向他們投擲包括回收箱等雜物,甚至有白衣人沖入車廂用木棍等武器指嚇及無差別襲擊車上的無辜乘客,期間有人報警求助,但999電話未能接通,車站內亦看不到一個警員及港鐵職員提供協助。

梁先生說:“ 當時已經有人求饒、有人在哭,有很多女子在哭,然後有些女子甚至頭部已經被人打穿了、流著血,整個車廂都是血(腥)味和水,整個車廂都是很髒、很髒,很多不同的雜物掉出來,我們在車廂內這樣被人攻擊、攻擊了10分鐘,在(車站)閘口又被攻擊了差不多20分鐘,前前後後只是計我到達元朗,到列車開走,這30分鐘裡面,是一個警察都沒有。 ”

梁先生表示,他入元朗之前已經收到消息,元朗西鐵站發生襲擊途人事件,質疑警方當晚為何遲遲未有部署行動制止白衣人施襲。。

梁先生說:“ 當我被人打的時候,我唯一做的事,我就是望出窗外,我就是想看那些警察可以甚麼時候來,但是那些警察完全沒有來過、完全沒有來過。當時我們根本是很無助,我真的很想問問警察,它們說(白衣人襲擊途人)那3個小時,有2萬4千個(報警)電話接進去(999報案中心導致癱瘓),但是我在香港逛街的時候,都不只3小時前收到(消息)說有很多白衫人聚集在元朗,為甚麼沒有人部署呢﹖它們(警方)平時反黑組如何收集情報呢﹖ ”

梁先生又表示,襲擊事件後他對香港警察及香港的治安完全失去信心。

梁先生說:“ 我從來沒有用任何顏色,亦沒有用過任何畜牲去形容警察,我對警察是完全沒有做這些事,但是我過了那晚(7月21日)之後,只可以講我對香港的警察以及香港的治安是完完全全失去了信心,因為我同一班乘客、是乘客在列車上面,被人足足打了30分鐘而無人理。 ”

參加遊行或著黑衫不應成為被打原因

當晚穿著黑色衫參與民陣發起的7-21反送中遊行後搭西鐵回家的馬先生表示,他到達元朗西鐵站時被大批白衣男子用棍追打,他用手保護頭部,被打到手背紅腫,手臂有大面積瘀傷,衣服亦被扯爛。

馬先生表示,事發後他到屯門醫院求醫,並即時向警員報案,但警方至今仍未聯絡他錄取當日口供,質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如何叫巿民對警隊及香港治安有信心。

馬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加遊行或者著黑色衫不應該成為被打的原因。

馬先生說:“現在香港幾時變成不可以去遊行,或者遊行之後要接受懲罰的,這個是絕對不合理的,無論是建制派,如果根據這個邏輯成立的話,那麼下次是不是建制派我看他不順眼的時候,我一樣可以走去打他呢﹖這個完全是講不通的。”

馬先生形容受襲時的心情不是害怕而是憤怒,他強調之後如果有時間仍然會參與反送中遊行,他又強調今日站出來是因為何君堯的言論。

馬先生說:“ 所以我為甚麼要站出來呢,因為我是要告訴那班組織策劃者,尤其是何君堯,他不要以為可以置身事外,這個世界是有天理的,我至少要行出來告訴他,現在是他叫我出來的,不是林卓廷,千萬不要以為是林卓廷,我不認為林卓廷有資格可以指使到我,但何君堯可以,因為何君堯講的說話令到我出來的。 ”

質疑林鄭眼中中國國徽較人命重要

對於很多香港傳媒質疑,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星期日晚差不多同時發生的,西環示威者包圍中聯辦塗汙中國國徽,以及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攻擊途人,林鄭月娥都是先譴責示威者塗汙中國國徽,認為是踐踏一國兩制的一國原則,然後才回應元朗發生令人震驚的暴力事件,是重視中國國徽多過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馬先生認為,林鄭月娥當然是要以一國為先,質疑在她的眼中人命不是最重要。

馬先生說:“翌日(7月22日)下午兩三點出來見記者的時候,為甚麼這件事(元朗襲擊事件)仍然放在次要過(中國)國徽,即是元朗這件事次要過(中國)國徽,既然上一次(示威者)攻入立法會的時候、7月1日她(林鄭月娥)都可以凌晨4點鐘出來做記者招待會,為何當晚(7月21日)特首和她的管治團隊,為甚麼不出來做記者招待會、為甚麼不譴責這些人呢﹖要等到第二日呢﹖即是在我眼中我覺得她對人命不是最重要,當然她的想法可能、她的解釋一定不是的,但我可以告訴你我一定不信。”

目擊者指應定性恐襲籲國際協助

當晚帶同兩個只有14歲及10歲兒子乘搭西鐵的郭先生在記者會上表示,他們目擊巿民無辜被暴徒用棒球棍和藤條等武器狂毆的經過,雖然他們沒受傷,但兒子受驚。郭先生呼籲建制派議員懸崖勒馬,不要再指鹿為馬,又希望國際社會施壓,協助巿民討回公道,全球通緝涉案在逃的人士,他又認為事件應該定性為恐怖襲擊。

郭先生說:"我相信全香港警區有全部黑社會份子、各個堂口、單位的資料的,在這一刻我宣佈希望全球的警務處、國際刑警,全球通緝這班黑社會,我們的能力只有這麼多了,我已經寫定遺囑、寫定我自己的葬禮了,我不怕死的。"

林卓廷指將追究事件責任

林卓廷在記者會上再次強烈譴責元朗襲擊事件目無法紀,有組織有計劃公然毆打無辜巿民的白衣黑幫人士,他表示,民主黨已委託義務律師團隊,全力協助當日受傷巿民進行刑事及民事追究及索償,包括研究向施襲者及主腦作刑事及民事追討;研究向警方作刑事及民事追討;向港鐵跟進第三者意外索償事宜,並要求港鐵詳細解釋;協助傷者申請”612人道支持基金”;要求香港及國際就7-21元朗事件作獨立調查;協助傷者申請民政事務署的”暴力傷亡權賠償計畫”。

林卓廷又表示,世界上有些極權政府會利用黑勢力去消滅反對聲音,擔心香港已變成一個這樣的地方,因此他日後也會向國際社會反映香港的情況。

香港大律師公會星期三(7月24日)發表聲明,強烈譴責星期日(7月21日)在元朗發生的襲擊市民事件,形容當晚一群不法之徒有組織地對手無寸鐵的途人、列車乘客及記者不由分說地作出暴力襲擊;公會又表示,事件令警方被質疑能否保護市民,基於事件的嚴重性,並為確保相關人士包括警方均得到公平的待遇,公會重申香港政府應立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全面調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