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網上集會悼念李旺陽逝世9周年 民調:62%不認同悼念六四危害國安


香港職工盟等民間組織舉辦網上詩歌悼念會,紀念懷疑”被自殺“的中國前工運領袖李旺陽逝世9周年。(網絡截圖)
香港網上集會悼念李旺陽逝世9周年 民調:62%不認同悼念六四危害國安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5 0:00

香港國安法下首個六四周年上星期五剛剛過去,星期日是因為支援八九民運而被判入獄的中國前工運領袖李旺陽懷疑“被自殺”九周年,職工盟等多個民間組織舉辦網上詩歌悼念會,多位出席的社運人士呼籲,香港人學習李旺陽”砍頭也不回頭”的決心,堅持爭取民主自由的信念。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示,從極權手上爭民主,就要有賭上一切的心理準備。另有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國安法之下有62%的受訪者表示,反對六四悼念活動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說法。

被稱為“六四鐵漢”的中國前工運領袖李旺陽,因為支援八九民運,被判監禁長達22年,他刑滿出獄後回到湖南省定居。2012年5月22日六四事件23周年前夕,接受時任香港有線電視中國組記者林建誠訪問,講述他支援八九民運的經歷。

中國前工運領袖李旺陽懷疑被自殺

李旺陽的訪問在同年6月2日播出,湖南公安部加強對李旺陽監控,6月6日李旺陽胞妹李旺玲到訪時,發現李旺陽站在窗邊頸上綁上白色布條掛在窗框上,已經氣絕死亡,終年61歲。

李旺玲認為,李旺陽的死情況可疑,因為李旺陽長年在監獄受到酷刑對待,出獄後已經差不多失明及行動不便,幾乎沒有吊頸自殺的能力,也沒有突然自殺的動機,亦沒有留下遺書。

不過,當局6月8日進行驗屍,報告結論是自殺,6月9日李旺陽的遺體被當局在沒有親人的許可下,在邵陽市殯儀館強行火化。

李旺陽的親戚和朋友質疑李旺陽是“被自殺”,引起中國國內、香港以致國際社會關注,6月10日成千上萬的香港人上街遊行,為李旺陽呼冤。

網上詩歌悼念會紀念李旺陽逝世9周年

今年《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首個六四周年上星期五剛剛過去,警方再次以疫情限聚令禁止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甚至有建制派人士認為,悼念六四活動、呼叫“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可能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但仍然有數以千計市民在銅鑼灣、旺角等地區,遍地燭光加上手機燈光悼六四。

六四32周年紀念日之後,星期日(6月6日)是李旺陽懷疑“被自殺”9周年,職工盟等多個民間組織以“共同的理想”為主題,舉辦網上詩歌悼念會。多名出席的社運人士呼籲,香港人學習李旺陽“砍頭也不回頭”的決心,堅持爭取民主自由的信念。

鄒幸彤李旺陽用一生拷問爭取自由決心

六四當日早上被警方以涉嫌宣傳或公告未經批准集結拘捕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警署被扣查超過33小時之後,上星期六(6月5日)下午獲准保釋,隨即在星期日晚參與悼念會。

鄒幸彤發言表示,李旺陽逝世轉眼9年,不知還有幾多香港人記得當年的憤怒和震憾。李旺陽說的“砍頭也不回頭“,讓很多香港人動容,為他的死上街遊行、悼念、創作詩歌等。鄒幸彤表示,有多少香港人想過,終有一天要承擔這句話當中的重量﹖

鄒幸彤說:“‘砍頭也不回頭‘這句說話令到幾多香港人動容,我們為此走上街頭、為此點起燭光、為此創作詩句、為此描繪他的形象,但在我們傳播旺陽先生的事蹟的時候,可能我們那時候都沒想過,有一日我們是要自己去承擔這一句說話裡面的重量?李旺陽先生用他自己的一生,是拷問著我們每一個人爭取民主的決心。”

倡民間用軟實力爭取民心

鄒幸彤表示,目前的香港當權者與爭取民主人士的和平共處已經失去,政權現在就是全面開戰,她認為李旺陽以及不少八九民運的先行者已經給了香港人啟示,政權的力量是赤裸裸的硬力量,武力、法律、監獄,所有強制的手段,而民間力量應該用軟實力爭取民心。

鄒幸彤說:“但民間的力量是不同的,民間的力量是軟性的力量、道義的力量、真相的力量、堅持的力量。我們搞清楚我們兩者的力量來源的不同,才知道我們的運動是要怎樣行下去。”

鄒幸彤強調,從極權手上爭民主,也要有李旺陽“砍頭也不回頭”的決心,也要有“賭上一切”的心理準備。

鄒幸彤說:“說到底,堅持以及原則其實本來就不是一種計算。雖然剛剛是這樣去分析,但是我想旺陽先生他去堅持做他要做的事情的時候,他不是去計算他做這個行為,可以為運動帶來幾多得著,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覺得這件事是對的就去做,所以很吊詭的一點是我們在講運動的力量,其實這些軟的力量恰恰是不可計算的,恰恰不是那些政治領袖去計算整個運動怎樣走對、怎樣走錯,要如何贏回來,往往就是一些可能大家以前都不(認)識的人,純樸的堅持,對原則的堅守,會激起最大的迴響,會凝聚到最大的道義力量,令到我們這裡這麼多人9年以來都還會站在這裡。”

鄒幸彤表示,不要以為被拘捕、判監就是輸、就是所謂“送頭”。她強調,李旺陽22年的牢獄生涯不是送頭,劉曉波的《零八憲章》也不是送頭,而是他們有了心理準備、在極權下,做民主運動唯一的方法。鄒幸彤認為,其實說到底,堅持同原則本來就不用計算。

鄒幸彤說:“所以到最後,一句其實很簡單的總結,其實不用想太多,對的堅持去做,就是的了。”

民調指62%反對六四悼念活動危害國安

針對《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首個六四周年,香港民意研究所5月28日至6月1日進行一項網上民意調查,共有7,209人回應,上星期五(6月4日)召開記者會公佈調查結果。

結果顯示,62%的受訪者表示,反對六四悼念活動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說法,支持的有23%,另有10%的受訪者表示一半半。

以政治立場區分,自稱民主派支持者的6,132名受訪者當中,91%反對六四悼念活動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說法,支持的只有5%;而718名自稱非民主派支持者當中,也有43%反對六四悼念活動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說法,支持的有36%,另有15%表示一半半。

香港民意研究所公佈最新民意調查顯示,62%受訪者反對悼念六四活動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公佈最新民意調查顯示,62%受訪者反對悼念六四活動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學運領袖批北京扭曲六四真相

八九民運時代表香港學界到北京聲援的學聯前秘書長陳清華表示,民調結果反映香港人的人心並沒有被國安法嚇到,甚至連建制派支持者都不肯去扭曲六四真相,他認為北京對打壓香港人悼念六四將會愈來愈嚴厲。

陳清華說:“更著重的,它(北京)跟我們同大家要看著這個數字,如果一年復一年繼續是這樣的話,它(中共)的尷尬程度只會增加,而這個政權是不會容許自己被尷尬,六四同其他運動最大的不同,是可以地全世界一起來見證,它(中共)怎樣扭曲(事實)到盡,都是敢同你(爭)拗一件事而已,就是(天安門)廣場上有沒有死到人,我告訴你有,我親眼見到廣場上面死的人是超過5百幾人,跟著它會跟你(爭)拗,不是在廣場留下來被殺,他們是其他地方受傷然後死在廣場上而已,但是它都知道這個講法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人信服,所以它選擇的是甚麼呢﹖它(中共)不說,但是原來在香港的情況,它這種的不說,竟然連它自己的支持者,都會覺得不合理。”

對於八九民運時曾經譴責北京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今日改變立場,甚至有人說愈來愈相信六四沒有死過人,陳清華以一句歌詞回應:“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陳清華說:”至於議員選擇放下、放下他信過的東西,我想都是那句歌詞可以回應的,‘背棄理想誰人都可以’,他們做給你看。至於當天這樣說的朋友,他甚至很多年前(是)學聯的人,你留意他的說法是很技術性的,都是那句‘天安門廣場沒有人死亡’。但是即使連這句我都會告訴你,就算你不計在外面遭殺害的群眾,就算你不計我經歷過在眼前、見到他死在我面前的同學,那些不是在廣場裡面被槍殺,外面被槍傷運來的都不計算在內。”

八九民運時代表香港學界到北京聲援的學聯前秘書長陳清華表示, 對於有爭論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天安門有沒有死過人, 他表示親眼見到有一名工人在天安門廣場被槍殺 (美國之音/湯惠芸)
八九民運時代表香港學界到北京聲援的學聯前秘書長陳清華表示, 對於有爭論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天安門有沒有死過人, 他表示親眼見到有一名工人在天安門廣場被槍殺 (美國之音/湯惠芸)

親眼見證工人在天安門廣場被槍殺

陳清華表示,對於有爭論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天安門有沒有死過人,他表示親眼見到有一名工人在天安門廣場被槍殺。

陳清華說:“我在6月4日晚兩點多,在六部口做完一個坦克路障之後,我回到天安門廣場,是親眼見到有一位工人,他站在旗桿旁邊,他當時只是拿起一個玻璃樽(瓶),不是氣油彈,大家放心,一個空樽而已,他作勢想拋去解放軍的防線那邊,那個樽(瓶)都(還)未離手,一槍直中心臟就死在我面前,誰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死過人的,同我見面。”

陳清華認為,北京將會繼續全方位打壓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的記憶,教育制度不會容許講授,隨著有記憶的人不發聲,令人民慢慢淡忘及無法認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