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行為藝術家與童裝店合作 六四晚派特製”燭光有罪”蠟燭悼死難者


香港行為藝術家黃國才以過往多年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用剩的蠟燭,製成新作品”燭光有罪”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行為藝術家與童裝店合作 六四晚派特製”燭光有罪”蠟燭悼死難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8 0:00

針對香港政府再度以疫情為由打壓六四悼念活動,有行為藝術家決定以創新方式,帶動市民參與。這位藝術家收集過往多年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用剩的蠟燭,製成新作品”燭光有罪”,與一家童裝店合作,六四當晚讓市民到店內領取這些特製蠟燭,以創新、合法、靈活的方式悼念六四死難者。

今年《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首次六四週年,亦是香港警方連續第二年以新冠肺炎疫情及”限聚令”為由,禁止支聯會舉辦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報道指警方六四晚部署7千警力

對比去年,今年官方禁止一切有關六四悼念的活動手法來得更嚴厲,連日來多家香港傳媒引述消息表示,警方將出動數以千計警力,星期五(6月4日)晚在支聯會原定的燭光集會地點、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一帶戒備,如果發現有人在附近穿黑衫黑褲、點燭光或者叫口號,可能會被警告,不聽勸喻可能會即時被拘捕,甚至秋後算帳。

多家香港傳媒星期四(6月3日)、六四32周年前夕引述消息表示,警方六四當晚可能部署7千警力,在全香港多區戒備,包括總部及5大總區應變大隊的人員,以防去年”遍地燭光悼六四”的場面再次出現,當中部份人員候命,有需要才出動,估計維園一帶可能會部署3,000警力。

香港電台引述消息表示,警方如果認為有理由相信維園有人聚集,將會按《公安條例》賦予的權力,暫時封閉有關區域,例如原本支聯會計劃舉行六四燭光集會的維園草坪、足球場及籃球場,以至相關通道。

藝術家製作”燭光有罪”貼合政治形勢

對於今年六四在維園點蠟燭悼念都可能有罪,70後的行為藝術家黃國才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收集過往多年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用剩的蠟燭,製成新作品”燭光有罪”,靈感來自歌手黃耀明的作品《回憶有罪》,面對今年的政治形勢,他認為這個作品特別有意義。

黃國才表示,與童裝店Chickeeduck合作,六四當晚讓市民到店內領取這些特製蠟燭,希望以創新、合法、靈活的方式悼念六四死難者,不過,他又認為國安法之下,市民難以估計甚麼情況是犯法。

過往6、7年他都有將自身的藝術創作,直接回應六四事件,包括踏着國產單車,模仿八九民運時踏單車前往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也曾經扮成解放軍的鬼魂,過去多年7-1大遊行都有另類的藝術創作諷刺時弊。

以社會雕塑盛載港人多年悼念心意

今次”燭光有罪”的構思源自10年前,由社運人士葉寶琳的環保角度出發,希望將每年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市民燃點過、用剩的蠟燭循環再造。

黃國才認為,這個作品不只是環保,更是一種”社會雕塑”,盛載著數以十萬計香港市民悼念六四死難者的心意,是一種悼念的立體證據,希望保護這些歷史,不讓當權者清洗歷史及記憶。

黃國才形容他親手製作的”燭光有罪”是一種社會雕塑,盛載著數以十萬計香港市民,悼念六四死難者的心意。 (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國才形容他親手製作的”燭光有罪”是一種社會雕塑,盛載著數以十萬計香港市民,悼念六四死難者的心意。 (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國才說:“所以我就從一個好像歷史學的角度想收集它、保護它,因為那時候已經很擔心有一日這些東西可能當成垃圾丟掉,或者好像今日這樣,即是六四集會都不讓再進行的時候,記憶被清洗的時候,你連這些證據都會沒有了。”

警方佈重兵不能阻全球遍地開花悼念

面對警方六四當晚”重兵佈防”,黃國才表示,絕對不會硬拼,他坦言悼念的方式沒有對錯,他估計六四當晚仍然會有很多人打算去維園”闖關”,亦相信香港人很靈活,警方不讓香港人在維園燭光集會,其實悼念的燭光可以”全球遍地開花”,世界各地的人會更關注今年的六四。

藝術創作勾起受眾內心情感

黃國才表示,用藝術創作去悼念六四,與過往30年的普通儀式有所不同,因為普通儀式不斷重覆可能會失去新鮮感,而藝術創作可以勾起人們內心那種情感震動,以新的經驗去發堀受眾隱藏在內心多年的情感。

黃國才說:“如果是純粹行禮如儀那樣,正如好像支聯會過去那幾十年,被大眾很多人批評、尤其是年青人,即是說它們就像”拜山”(掃墓)那樣,行禮如儀、聽那些老歌,即是不夠Update(緊貼時代),所以我覺得藝術可以彌補到這種、即是不斷重覆的狀態。”

周小龍指港人堅持平反六四

童裝店Chickeeduck今年與支聯會及藝術家黃國才合作,在天后及荃灣兩家分店派蠟燭,讓市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悼念六四。該店行政總裁周小龍表示,香港人30多年來堅持悼念,是因為六四未平反、真相未確認。他批評有建制派人士當年曾經譴責北京當局,但是今日改變立場。

周小龍表示,六四未平反、真相未確認、要負責的人未負責,香港人仍會堅持悼念六四。 (美國之音湯惠芸)
周小龍表示,六四未平反、真相未確認、要負責的人未負責,香港人仍會堅持悼念六四。 (美國之音湯惠芸)

周小龍說:“因為未平反、因為真相未確認,要負責的人未負責,所以我想香港人的堅持就是這樣,香港人想當年包括梁振英、譚耀宗,都是很反對六四當時發生的事,今日他們變了,但是他們只是少數,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沒有變的。”

市民以自己方式悼念無懼警方佈重兵

在Chickeeduck荃灣分店領取蠟燭悼念六四的香港市民麥小姐表示,港府用不同的方式打壓市民悼念六四,但是不會令市民忘記六四事件,如當局以國安法檢控的話,她不會”硬拼”,但是始終會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

黃國才與童裝店Chickeeduck合作,六四當晚在天后及荃灣分店派發他製作的”燭光有罪”。 (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國才與童裝店Chickeeduck合作,六四當晚在天后及荃灣分店派發他製作的”燭光有罪”。 (美國之音湯惠芸)

記者問及,會否擔心警方部署3千警力在銅鑼灣佈防,麥小姐表示不會太緊張,她質疑警方以甚麼理據去拘捕逛街的市民,她又認為悼念六四是香港人的人權。

麥小姐說:“它(警方)會對穿黑衫、點蠟燭的(人)會特別地關注,但是我覺得黑色衫其實不代表些甚麼,一個fashion(時尚),除非你全香港禁了、不讓黑衫的生產,蠟燭我也不覺得有些甚麼,它最多或者滴蠟到地上,是一個Charge(控告)你有些甚麼﹖”

湯家驊指香港無法例禁止悼念六四

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在香港電台節目表示,香港無法例禁止悼念六四,市民喜歡”揸住(拿著)蠟燭”是不會犯法,但是他提醒市民,重點是不要違反”限聚令”、《公安條例》以及《港版國安法》。

童裝店Chickeeduck一連多日派發支聯會悼念六四的蠟燭。 (美國之音湯惠芸)
童裝店Chickeeduck一連多日派發支聯會悼念六四的蠟燭。 (美國之音湯惠芸)

湯家驊解釋,在《港版國安法》之下,其中一個犯罪元素是有否擁有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如果市民組織、策劃,並期望很多人認同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就有可能觸犯國安法。

湯家驊又表示,如果六四晚有人呼叫”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就是明顯違法,代表不接受中國憲法的條文。他指出,香港社會不會同情這些行為,更加不會同情刻意破壞一國兩制的人,所以不覺得悼念六四需要叫甚麼口號。

若證明有人事前協議分區悼念或可被控

至於公眾聚集的悼念活動是否違法,湯家驊表示,警方已經否決了支聯會的六四燭光集會申請,他強調任何人都不應該聚集,否則會違反限聚令甚至《公安條例》。他又表示,如果有人事前協議並且有共同目的,即使分成多組在全香港不同地方悼念,都有機會被指未經批准集結、非法集結,甚至暴動的重罪。

湯家驊又表示,如果市民都穿黑衣,做一件事,是會引起一個嫌疑,招惹這些嫌疑上身而被拘捕,他認為不會得到社會同情。

據《立場新聞》報道,翻查中國憲法,當中並沒有列明”一黨專政”為根本原則。中國憲法的第一章第一條列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憲法序言亦有提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