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多名香港民主黨成員個人身份支持非建制候選人 學者指對選情毫無影響


一名途人在2021年12月1日走近立法會換屆選舉的廣告 (路透社照片)
多名香港民主黨成員個人身份支持非建制候選人 學者指對選情毫無影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9 0:00

距離新選制下的首次香港立法會選舉只有倒數6日,多名“非建制”候選人早前向民主黨尋求支持,民主黨中委會上星期一決定,只批准前區議員李洪波以個人身份,支持獨立候選人劉卓裕。不過,近日民主黨資深黨員李華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中委會決定,以個人身份為兩名“非建制”候選人狄志遠及潘焯鴻站台,黨主席羅健熙對此表示遺憾。有學者分析,新選制強調“愛國者治港”,能夠通過“政治篩選”的候選人,代表性及認受性都相當有限,估計民主黨成員以個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選人,對選情毫無影響,事件亦突顯民主黨領導層的弱勢。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首次立法會選舉即將在下星期日12月19日舉行,還有倒數6日,市面上隨處可見港府呼籲選民投票的大型廣告,候選人的選舉造勢活動亦愈來愈頻密。

參與立法會新界西南地區直選的非建制派候選人劉卓裕(右一)與獲得民主黨批准以個人名義支持他的李洪波(中)12月8日共同派宣單呼籲市民支持。 (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立法會新界西南地區直選的非建制派候選人劉卓裕(右一)與獲得民主黨批准以個人名義支持他的李洪波(中)12月8日共同派宣單呼籲市民支持。 (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李華明個人名義支持狄志遠

多名“非建制”候選人包括新界西南的劉卓裕、新界東南的蔡明禧、新界東北的前民主黨成員黃成智、港島東的潘焯鴻,以及參選社福界功能組別的前民主黨成員狄志遠,11月中旬向今年沒有派出任何黨員參選的民主黨尋求支持,該黨上星期一(12月6日)晚召開特別中委會會議,處理有關申請。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會後發新聞稿表示,該黨在是次立法會選舉,決定不會以黨的名義支持任何候選人,但批准前區議員李洪波在新界西南選區,以個人名義支持劉卓裕。

不過,“參選派”的民主黨資深黨員李華明上星期六(12月11日),不按照中委會的決定,以社工及社福界選民的身份,公開為狄志遠站台。

李華明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並且有心理準備會被黨處分,但不會主動退黨。李華明又表示,不接受中委會否決他以個人名義支持狄志遠的理由。

李華明說:“否決我用個人名義支持狄志遠,那些理由我是不能接受,因為你(民主黨)用了6條問題,我看過了很詳細,差不多好像考人家,將民主黨的政綱差不多可以說搬了去人家那裡,即是人家如果不同意你,你有很大的理由不支持,但是狄志遠答那些問題,我看到是基本上沒辦法去否決他的,應該他與民主黨那個思路很接近的,到最後不是因為人家填那份問卷、填那個政綱,是因為狄志遠提名了誰人,跟誰人走在一起拍下照或者是拍檔,就針對那些人,這樣就覺得是不對,令到狄志遠就不能得到我的支持,我覺得這些是我不能接受。”

梁翊婷稱“行街”經過潘焯鴻造勢場合

另一名民主黨“參選派”、早前被當局取消資格,5年內不得參與選舉的前觀塘區議員兼民主黨副主席梁翊婷,星期日(12月12日)聲稱是“逛街經過”港島東候選人潘焯鴻的造勢活動場合,與潘焯鴻握手合照。

梁翊婷早前已經在未經民主黨批准下,以個人身分簽支持同意書予潘焯鴻,引起黨內領導層不滿。

針對民主黨資深黨員李華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民主黨中委會決定,以個人身份為兩名”非建制”候選人狄志遠及潘焯鴻站台,黨主席羅健熙表示遺憾,並表示黨員的紀律事宜均會按黨內既定機制處理 (美國之音湯惠芸)
針對民主黨資深黨員李華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民主黨中委會決定,以個人身份為兩名”非建制”候選人狄志遠及潘焯鴻站台,黨主席羅健熙表示遺憾,並表示黨員的紀律事宜均會按黨內既定機制處理 (美國之音湯惠芸)

針對李華明及梁翊婷不按民主黨中委會決定,以個人身份為兩名“非建制”候選人狄志遠及潘焯鴻站台,黨主席羅健熙星期日晚發新聞稿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遺憾,並表示黨員的紀律事宜均會按黨內既定機制處理。

至於涉及副主席梁翊婷的個案,羅健熙表示,中委會早前已向梁翊婷查詢支持潘焯鴻同意書的事宜,未有任何回覆。羅健熙又表示,梁翊婷的行為及言論,已令黨員嚴重質疑她的誠信,中委會將嚴肅跟進。

學者指反映民主黨領導層的弱勢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時事評論員黃偉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民主黨對於一些不守黨內決定的黨員,沒有即時的處分或者懲罰,事件反映民主黨今年首次沒有派黨員參與立法會選舉,令部份黨員覺得“失去存在感”,透過支持“非建制”候選人去“刷存在感”,同時亦突顯民主黨領導層的弱勢。

時事評論員黃偉國表示,新選制下的首次立法會選舉強調”愛國者治港”,能夠通過資格審查委員會”政治篩選”的候選人,代表性及認受性都相當有限,他估計民主黨成員以個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選人,對選情毫無影響 (美國之音湯惠芸)
時事評論員黃偉國表示,新選制下的首次立法會選舉強調”愛國者治港”,能夠通過資格審查委員會”政治篩選”的候選人,代表性及認受性都相當有限,他估計民主黨成員以個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選人,對選情毫無影響 (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偉國說:“根本一開始其實可能對於(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可能覺得他沒有權威,或者可能覺得它‘無料到’(沒能力),又或者他沒參選,所以做出一些其實可能對黨一些這麼挑釁性的一些做法,我亦都很相信李華明與梁翊婷出來所謂‘助選’,是根本不會對這些‘非建制派’候選人的選情有任何幫助,而反而更加突出了民主黨內部本身,面對現在這樣的政治局勢的時候,對於某一些破壞黨團結,或者甚至是跟現在對於一個不民主,或者是一個違反基本一個選舉原則的一個選舉,但是有黨員用一個即是‘個人名義’,所謂‘支持’某些所謂‘非建制’候選人的這一種沒能力處理的做法。”

李洪波指劉卓裕理念與民主黨相近

民主黨中委會唯一批准前區議員李洪波以個人名義,支持新界西南的獨立民主派候選人劉卓裕,他們上星期三(12月8日)首次共同參與宣傳活動。

李洪波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據他所知民主黨內部對於批准黨員以個人身份支持非建制候選人,存在相當大的分歧,因為民主黨的支持者在這個議題上有很大的分歧,黨中央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批准黨員支持黨外人士,一定會引起很大爭議。

李洪波表示,他支持劉卓裕的個案相對比較簡單,因為他是按足程序去申請,他又認為劉卓裕的理念與民主黨相近。

李洪波說:“我就可能相對簡單一些,因為我其實就真的按足程序去做,如果中委不批准,我就亦都真的尊重黨那個決定的,我不會因為中委不批准,我就可能會退黨,或者是我照支持、照簽名,你就交給紀律委員會去投訴我吧,我就不打算這樣,我是按足程序去做,以及劉卓裕他(填寫)我們(民主)黨的問卷,當中那個內容其實是同黨那個基本的想法就應該是差不多的,不會有太大分歧,所以在一個理念上面是即是接近的情況底下,又按足那個程序去做的情況底下,所以黨就即是會批准我以個人名義去支持劉卓裕。”

民主黨成員李洪波認為,無論在怎樣艱難的時刻,都應該爭取一個發聲的平台,去講香港人要講的說話 (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成員李洪波認為,無論在怎樣艱難的時刻,都應該爭取一個發聲的平台,去講香港人要講的說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爭取發聲平台講香港人要講的說話

李洪波表示,他是民主黨內的“主選派”,他認為無論在怎樣艱難的時刻,都應該爭取有一個發聲的平台,去講香港人要講的說話。

李洪波說:“我想我在(民主)黨內是屬於‘主選派’,如果你這樣講就即是我覺得無論在、即是我的信念從頭到尾到很簡單而已,就是無論在一個怎樣艱難的時刻,如果你是視自己為香港人的政黨,或者是香港人一個政治人物,你怎樣艱難的時刻都好,你也要爭取有一個平台去講香港人要講的說話,這個平台你是一定要爭取到,除非你抓了我‘無計’(沒辦法),你都不用講,抓了我或者是‘封哂嘴’,我一講話、我在街(上)一派東西就抓我,又說我不知甚麼罪。”

李洪波又表示,國安法的陰影下香港公民社會“已經散得七七八八”,他認為更需要議會的平台去發聲。

李洪波說:“國安法那個引伸是可以很大的引伸的,你現在整個公民社會都‘散得七七八八’了,你問我就更加需要有一個議會的平台,去講你可以講的東西,我們要一些是‘敢講嘢(話)’的人。”

劉卓裕指不會越過國安法紅線

劉卓裕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爭取民主黨批准李洪波以個人名義支持他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去填民主黨給他的一份問卷,當中包括是否支持有關中國國家安全的《基本法》23條立法,以及爭取落實普選等議題。

劉卓裕說:“即是會不會’條紅線過咗(了)’,譬如是會犯國安法的東西。”

記者問:“例如是些甚麼問題呢﹖”

劉卓裕說:“讓我現在看一看。”

李洪波說:“(基本法)23條你立不立法呀﹖”

劉卓裕說:“是啊,那些。我有條Line(界線)的,我條Line(界線)都是因為我自己在記者會都有講過的,23條立不立法就是因為有很多急緩的、緩急之分的,《基本法》都有提過我們即是有普選,緩急之分的話是不是普選先行呢﹖這個普選這件事情是我自己,其實為甚麼我會參(選),因為在兩年前即是參選區議會的時候,我自己的理念一樣,就是我見到在機場那裡,見到有些‘後生’(年青)的青年人奮不顧身去派傳單給一些遊客,我覺得我自己後生(年青)的時候,為甚麼沒有幫過社會去爭取民主,搞到現在是要這樣的情況之下,而這個理念是我去到現在這一刻,都還是很堅守這件事情。”

黃偉國指民主黨個人支持對選情毫無影響

時事評論員黃偉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新選制下的首次立法會選舉強調“愛國者治港”,能夠獲得包括人大政協等選委提名,並且通過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政治篩選”的候選人,代表性及認受性都相當有限,他估計民主黨成員以個人身份支持某些“非建制”候選人,對選情毫無影響。

黃偉國說:“個人名義本身的支持,相對起(民主)黨的支持,它的影響力其實已經細(小)了很多,第二件事情也都要看那個候選人本身那個背景,因為你始終這個‘愛國者治港’的選舉,第一要有一個政治審查,或者政治篩選,如果你看看劉(卓裕)先生那個提名那班人,都是一些可能人大政協,或者是一些中資背景的人,基本上那個選舉制度已經是‘三無’,是 ‘無代表性’、‘無認受性’,以及都是 ‘無能量’的,所以你都會見到為甚麼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民調裡面,會見到肯出來投票的受訪者的數目,是不斷下降。”

距離新選制下首次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還有倒數6日,港島區一幢住宅大廈的垃圾桶內,居民丟棄不少選舉宣傳單張 (美國之音湯惠芸)
距離新選制下首次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還有倒數6日,港島區一幢住宅大廈的垃圾桶內,居民丟棄不少選舉宣傳單張 (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鄭對投票率高低自相矛盾

今屆立法會選舉警方預告將會動員過萬警力維持票站秩序,並首次引入反恐概念,聲稱要預防 “孤狼式”針對投票站的恐怖襲擊,而特首林鄭月娥對於今次選舉的投票率高低的解讀,多次出現自相矛盾的說法。

林鄭月娥上星期二(12月7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記者表示,這次立法會選舉是“完善”選舉制度後首場大型選舉,她強調這次不止是一場選舉、選一位議員,而是選民表達支持“完善”選舉制度,是投下香港未來信心一票,她再次呼籲所有登記選民投票。

事隔一日,中國官方傳媒《環球時報》上星期三(12月8日)刊登林鄭月娥的專訪,被問到是否擔心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過低,她回應表示,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高低不代表甚麼”,她引述有說法認為,如果政府工作做得好、公信力高,民衆無強烈訴求選擇議員監督政府,投票率反而降低。

或涉港府官員內部鬥爭

黃偉國分析,種種前所未見的現象反映,今次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高低,可能是明年3月特首選舉參選人爭取表現的指標,可能亦有港府官員的內部鬥爭。

黃偉國說:“有一點都很矛盾的,就是譬如在(立法會)選舉裡面,一方面就說要 ‘為港為己要投票’,但是另一方面你又見到可能(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你見到一些相關的國安單位,去進行一些反恐演習,說票站可能會有‘孤狼式’襲擊,是不是代表投票是會很危險呢﹖投票(的)票站是不安全呢﹖所以即是這些互相矛盾的信息,都可能是反映出特區政府內部那種不同派系權力鬥爭,亦都是令到整個選舉的觀感是傾向負面的。

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的投票站,都設在選民步行範圍之內的學校或者社區會堂等設施,但今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各類公共交通包括巴士、地鐵、電車、渡輪破天荒提供免費服務,黃偉國認為,可能是要掩飾投票率低的社會氣氛。

黃偉國說:“相信林鄭月娥都很清楚今次(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是非常之低的了,而今次用所謂免費公共交通工具,目的並不是鼓勵選民出來投票,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透過官方拍攝一些市民 ‘出(逛)街’熱鬧的情況,是誤導(北京)中央、誤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是說市民很積極參與今次的選舉、參與去投票,用這些‘移花接木’、一些假新聞式的一個片段,去嘗試混淆視聽,甚至說服所謂中共高層,就是說今次選舉市民是積極參與。”

立法會地區直選港島東參選人除了潘焯鴻,還有工聯會的吳秋北、新民黨的廖添誠以及民建聯的梁熙。新界西南的參選人除了劉卓裕,還有民建聯的陳恒鑌以及工聯會的陳穎欣。社會福利界參選人除了狄志遠,還有民建聯的朱麗玲以及沒有表明政治聯繫的朱湛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