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青年組織義賣活動紀念反送中兩周年 盼重新連結港人戰勝白色恐怖


香港青年組織義賣活動紀念反送中兩週年 盼重新連結港人戰勝白色恐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0 0:00

香港青年組織義賣活動紀念反送中兩週年 盼重新連結港人戰勝白色恐怖

香港青年組織義賣活動紀念反送中兩周年 盼重新連結港人戰勝白色恐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4 0:00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兩年前發起6-9反送中大遊行,大會估計超過100萬人參與,反對當局修訂《逃犯條例》,掀起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送中街頭運動的序幕。有新興青年組織星期三開始舉辦義賣活動,紀念反送中運動兩周年,透過照片、錄音、影片、畫作以及市民互相交換的物資等,在”後國安法時代”,傳承香港人抗爭的歷史真相及記憶,對抗政府在教育層面或者傳媒審查,封鎖歷史記憶。主辦組織也希望透過義賣活動重新連結香港人,戰勝國安法之下的白色恐怖。

2018年初,港人陳同佳涉嫌在台北殺害女友後,潛逃返香港引發的《逃犯條例》修訂,港府將中國大陸列入移交逃犯的區域,引發港人”被送中受審”的恐慌,極力要求當局撤回修例。

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兩周年

兩年前的6月9日,香港民主派聯合平台、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大會估計多達103萬人參與,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人群由中午開始”逼爆”遊行起點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一帶,至晚上龍尾仍未抵達遊行終點政府總部。

不過,特首林鄭月娥當晚11時左右,回應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仍然堅持如期同年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引起社會極大不滿,6-9反送中大遊行掀起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送中街頭運動的序幕,其後的6-12包圍立法會警方無差別發射催淚彈驅散和平集會、6-16二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7-1示威者佔領立法會等,一幕一幕街頭及議會抗爭,由炎夏走到寒冬,抗爭的熱潮仍未退卻。

直至去年6月30日深夜,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制訂的《港區國安法》實施,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限聚令等,大規模的街頭遊行集會被當局禁止超過一年。

年青人辦義賣活動傳承反送中歷史記憶

由3位來自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及浸會大學學生會成員組成的新興年青人組織:”本土青年意志”星期三(6月9日)開始在深水埗舉辦名為”走過──七百三十日的六月九日”的義賣活動,紀念反送中運動兩周年。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的大型照片。(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的大型照片。(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羅子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義賣活動是希望在”後國安法時代”,傳承香港人抗爭的歷史真相及記憶,對抗政府在教育層面或者傳媒審查,封鎖歷史記憶。


羅子維說:在後國安法的時代,我們愈來愈少政治行動去保衛我們的行動及記憶,而我們見到香港的政權,它官方的論述不斷希望去滲透、去封殺我們的一些歷史真相及記憶,這一點很令人心寒,例如它在教育層面,或者在媒體的審查,不斷在進行Censorship(審查)以及封殺我們的歷史記憶,而正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更加要用不同的方式,去展現這一兩年來我們的歷史、我們的記憶,那時候我們是怎樣走過來,我覺得我們有必要、亦都有責任去重溫,讓大家去看看,所以政權愈是打壓、愈是想封鎖這些記憶,我們愈是要講大聲一點。

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羅子維表示,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是希望在”後國安法時代”, 傳承香港人抗爭的歷史真相及記憶。(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羅子維表示,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是希望在”後國安法時代”, 傳承香港人抗爭的歷史真相及記憶。(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連結香港人戰勝國安法白色恐怖

羅子維表示,活動的主題是距離2019年6月9日已經730日了,日子不經不覺過得很快,他們希望透過照片、錄音、影片、畫作以及市民互相交換的物資等,重溫過去兩年的記憶,幫助提供照片義賣的獨立記者。

羅子維表示,國安法實施之後,很多香港人都不敢再行出來,甚至朋友之間提及政治議題都會有避忌,他們也希望透過今次活動重新連結香港人,讓彼此透過交換的物品了解屬於每個香港人的抗爭故事,突破紅線、戰勝國安法之下的白色恐怖。

羅子維說:其實對我們來講,一個人你可能會很怕、孤獨一定是很難去戰勝恐懼,但是當我們一齊去做的時候,我們就有辦法去突破那個封鎖,去戰勝國安法、戰勝白色恐怖,而我們也在思考怎樣令大家見到彼此,讓大家見到身邊還有一大班香港人是願意一齊行的,我們希望透過一個比較藝術的方式、含蓄些的方式,去讓大家見到身邊每一個人其實都有很多的故事,你可能在抗爭現場見過的某些物品,其實它背後有一些很深刻的故事,我們希望透過把它們(的故事)說出來,讓大家知道,還有很多香港人人心未死,每一個香港人都是很有故事、有血有肉的香港人,自己的同伴、同路人、手足,所以透過交換故事、交換大家的一些感覺,希望可以互相empower(充權)大家,給大家繼續走下去的勇氣及動力,這個可以說是活動的目的。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以物易物的物品包括市民到法旁聽的入座票、反送中特刊等。(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以物易物的物品包括市民到法旁聽的入座票、反送中特刊等。(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不甘抗爭者流亡坐牢更堅定走抗爭路

羅子維表示,籌備這次活動,亦讓他回顧自己由2019年6月9日到現在心路歷程的轉變,由當初很樂觀,認為運動一定可以推倒”送中條例”,帶來社會改革,到現在變得相當悲觀,覺得很多事情都做不到、國安法下紅線處處,但是他仍然堅持要做這個活動,仍然要堅持走抗爭之路,主要是因為拋不開對抗爭者的情感,包括很多正在流亡或者”坐監(牢)”的抗爭者。

羅子維說:我這麼悲觀,覺得這麼多事情都做不到、這麼多紅線、這麼多封鎖,都問自己為甚麼還會想做這個活動,為甚麼還會想繼續行(走),最後發現是很多”手足”、很多同路人的支持,以及對他們的情感,有很多我的師兄(學長)或者朋友,現在在”坐監(牢)”、流亡,或者是有很大的打壓,所以自己都會不甘心、想繼續行下去,最後那一Part(部份)其實最感動,對我來講就是仍然有手足、仍然有香港人在這個香港裡面,所以我要繼續堅持,這個啟發是這樣。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的”連儂布條”寫上香港人抗爭的心聲。(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的”連儂布條”寫上香港人抗爭的心聲。(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有心理準備可能面對刑責甚至國安法

早前支聯會六四紀念館突然被食環署人員巡查,指控他們涉嫌違反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羅子維坦言,有擔心為期約兩星期的義賣活動會被警方,或者其他執法部門針對,因此他們以義賣活動形式進行,強調並不是展覽,每件物品都有售價,不過,他們都有心理準備可能面對刑責之類。

羅子維說:即使在法理上我們這間店舖完全沒有問題,但是香港政府、食環(署),甚至警察絕對有辦法會”砌到我們生豬肉”(誣告),我相信這件事情,無論是不同的罪行,或者甚至是刑事我們都有想像過,也有心理及生理準備去應對這些事件的發生,假如真的被迫被人無理去”拉人封舖”(禁制),去禁止我們繼續去做這個活動,去賣我們想賣的東西,我們都會用其他方式繼續去賣我們想賣的東西,以及做到我們想做的傳承效果。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回顧過去兩年香港人的抗爭歷史,一張大型照片為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去年7月參與民主派立法會35+初選拉票的情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回顧過去兩年香港人的抗爭歷史,一張大型照片為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去年7月參與民主派立法會35+初選拉票的情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記者問及會否擔心國安法的紅線會觸及今次義賣活動,因為有兩名市民,包括一名17歲的男學生,以及一名45歲的女文員最近比警方國安處拘捕,星期二(6月8日)被控告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兩人被帶到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控方指兩人倡議香港獨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反對保釋,是首次有未成年人被起訴有關國安法性質的控罪,而且不准保釋。

羅子維坦言,永遠無法知道國安法”飄移的紅線”會去到哪裡,但是他們仍然會堅持講自己想講的說話,他強調如果講民主自由都不容許的香港,情況令人想像不到有多麼差。

羅子維說:我們沒辦法知道國安法幾時會”中”(觸犯)、幾時會”唔中”(不觸犯),幾時國安處會”拉”(抓)、幾時會”唔拉”(不抓),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繼續小心翼翼之餘,堅持講我們想講的東西,假如講民主、講自由是有錯的話,這樣我想像不到一個更加差的香港,我們只是堅持我們想講的東西,既然我們都有心理準備,既然我們都有不同的準備,我們也都小心翼翼地行事,假如這條(國安法)紅線浮動到是連我們都要”拉”(抓)的,我們都避無可避,很坦白講。

本土青年意志發言人張心怡表示,活動希望透過以物易物的方式,找到抗爭運動的共鳴。(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本土青年意志發言人張心怡表示,活動希望透過以物易物的方式,找到抗爭運動的共鳴。(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透過交換物件找到共鳴

本土青年意志發言人張心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活動其中一個場區名為”火花”,讓參觀者透過”以物易物”,絕望之中在生活上找到一些微小的東西,讓你堅持下去,亦希望參觀者透過交換物件找到共鳴。

張心怡表示,她放下了一些2019年6月9日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的一些文宣,她是因為這些文宣堅持走抗爭之路。

張心怡說:我自己交了(2019年) 6月9日的一些文宣,那時候是我參加(反送中)遊行,然後有人拿給我,覺得那個令到我堅持了這條路很久,因為在我身邊有家人的朋友,自殺過世,因為這場運動有很親近的朋友,被人(以)國安法拘捕,正在”坐監(牢)”,我不知道他們幾時會放(監)出來,過了世的朋友更加不會回來,我覺得我們可以做的唯有繼續行(走)這條路。

香港市民Phoenix 在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以物易物方式帶走一件喻意飲水思源的T恤。(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Phoenix 在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以物易物方式帶走一件喻意飲水思源的T恤。(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一件T恤喻意飲水思源

在義賣活動交換了一件我要Sick Leave T恤的香港市民Phoenix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覺得這件T恤能夠反映反送中運動Be Water的精神,他亦希望透過自己交出的物件,讓交換的人領略”飲水思源”的信息。

Phoenix說:”sick leave”(廣東話諧音”識leave”)的意思”我識(懂)得去離開,我估(計)它另外一個意思是” leave”(離開),我想是應該,就是希望可以做到一件事情,就算你是真的離開了香港,但是要有一件事情,你要懂得回來,即是正如我交下來的那件物件,其實都是想希望”飲水思源”,你在哪裡離開,你要懂得、你要想起你從哪裡來,你要懂得回來,這件事情是很重要,即是尤其是現在教新一代的年青人,是應該要做這件事情。

從義賣活動看到希望與光輝

參觀義賣活動年約30歲從事文職工作的阿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星期三早上得知有這個活動,希望盡快趕在政府打壓之前,盡快來參觀,他覺得可以這樣坦蕩地呈現過去兩年來有關抗爭的照片,以及一些物件,是非常難得,尤其現在不能夠再上街遊行、集會,參觀這個活動可以不衡自己的心情,亦可以體會到共同的力量,一起去記著這些抗爭的歷史。

阿迪表示,很欣賞活動提供”以物易物”的場區,可以讓參觀者分享一些回憶,不過,他只會留下一些書寫的心聲,希望交流內心的感受,而不會帶走任何物件。

香港市民阿迪參觀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之後,寫下自己的心聲。(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阿迪參觀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之後,寫下自己的心聲。(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阿迪表示,在活動中看到一些物品會令他很感觸,例如平常用作蒸魚的不銹鋼碟(盤),都會拿出來抵擋催淚彈,勾起他有關抗爭的畫面,他認為這樣已經很有力量,不需要帶走這些物品。

阿迪表示,他最後在象徵國安法紅線包圍的一個網上,掛上一條黃絲帶,代表他自己看完活動陳列的物品後,看到一些光輝。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的場地佈滿像徵國安法的紅線。(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反送中運動兩周年義賣活動的場地佈滿像徵國安法的紅線。(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阿迪說:看完這個活動有一些不同的物資、物件,無論怎樣都是呈現一些光輝,雖然結果可能很痛苦,或者有些代價,但是都是香港人自己的選擇,以及善用可能是很”平”(便宜)的一把”遮”(傘)、或者是手套、或者是他去法庭看完一些(抗爭者)上庭(的情況),都是呈現到他們的付出,所以無論現在結果很”慘烈”,或者沒希望那樣,但是那件事本質上、那個行動上是很有力量、很有支持到大家繼續行(走)下去的。

據香港《明報》星期三報道,反送中運動踏入兩周年,截至今年4月底逾萬人被捕,約四分之一人被檢控,各級法院接獲逾1800宗相關案件,約七成已結案。據該報統計,至少14宗相關案件2023年才開審,最遲一宗理大暴動案審訊更料橫跨2024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