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前考評局經理楊穎宇:當“紅線”變成無法避開的“紅漆”


因為一條近代史考題而被中國官媒批評的前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評核發展部經理楊穎宇博士為蘋果日報在網上主持歷史節目(圖片來源:香港蘋果日報)
專訪前考評局經理楊穎宇:當“紅線”變成無法避開的“紅漆”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8 0:00


負責香港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考試命題的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評核發展部前任經理楊穎宇博士,因去年一條有關日本與中國在二戰前關係的考試題目被中國與香港的親北京媒體大肆批評。他在離開香港考評局後曾為被當局打壓而被迫關閉的《蘋果日報》主持歷史節目,在“港版國安法”的威脅氣氛濃罩之下,他與很多香港人一樣在最近離開香港前往英國定居。楊穎宇在英國接受了美國之音特約記者鄭樂捷的專訪,講述了他離開香港的背後原因。

51歲的楊穎宇,自言從來未到過歐洲,想不到第一次就是全家人移民英國。

學術思想與言論紅線越來越寬

他在七月底到埗,方才剛剛開始適應新生活。楊穎宇透過電話訪問說,作為歷史研究者,考據要嚴謹,他在香港公開發言一直都很小心。來到英國,他感到自由度有所提升。

楊穎宇對美國之音說: “有人說,原本的紅線已經變成紅漆,一大片粘稠的油漆打過來,不知道(界線)去到哪裹。我想在英國的話思考空間會比以前大一點。”

一條近代史考題成為被官媒批鬥對象

一年多前,他還是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評核發展部經理。去年五月中的香港文憑試歷史科考試,可說是把他的生活改變得翻天覆地。

試題展示兩則日本在二十世紀初對中國友好的例子,其中一條題目問到考生是否同意日本於1900至1945年間對中國帶來利多於弊。本來,這是一條讓考生展示他們對抗日戰爭認識的開放試題,但中國官方媒體介入,指試題“美化侵華歷史”,教育局亦公開批評,考評局最終宣布取消該試題。楊穎宇其後面對多方面壓力,在去年八月初辭職,離開工作十五年的考評局。

楊穎宇說,試題一出,官媒文匯報和大公報連續一星期用不少篇幅“招呼”他,想逼使他辭職。他認為,當時他拒絕辭職後,公開的攻勢其實有所減弱,壓力轉向到教育局及考評局內部。到他辭職後,炮轟有所減少;他在去年十二月接受幾間傳媒訪問後,攻擊又再次出現。

例如,一月初他的考評局前同事收到署名“楊穎宇”的冒名信件,手寫他“已經轉行,加入黃色事業”的字句。信件除了有一篇《東方日報》批評他的文章剪報,更貼有一些身穿三點式泳衣女性照片的桑拿浴室廣告。

下三流的攻擊手段讓他感到安全受脅

這類信件,楊穎宇說出現了最少三次,每星期一封。楊穎宇相信該人應該是“低級打手”,因為他不熟悉考評局運作,把部門名稱全部都寫錯。

他說: “這是一個警告,我不能無視。從那一刻開始我就考慮我的後路,究竟我應該留在香港,還是另謀後着。我要考慮家人安全,所以開始考慮離開。”

出身左派家庭但依然受到攻擊

楊穎宇說,試題事件有如“小說般吊詭”,簡直令他無法想像政權會如此對待他。背後原因是他的家庭背景 — 他父母其實都是新華社香港分社退休員工。事件發生前不久,他父親才剛離世。

他說: “他在三月時過身,新華社(中聯辦)有派人來弔唁,給了一封很厚的帛金。一個月後,同一個機構就攻擊我,找黑客來攻擊我的Facebook,然後大公文匯又出文打我。”

試題事件後,他在網上平台Clubhouse講過三四次節目,當中有提及考評局。他從朋友聽聞教育局每次都有派專人收聽,暗示他要小心言行。

他在三月開始為同樣備受官媒及政府炮轟的《蘋果日報》主持歷史節目《這才是真實的香港史》,反而沒有收到任何恐嚇。即使如此,他仍然小心翼翼,每次都要求朋友檢查內容有沒有觸及“紅線”,最多只會借用節目取笑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當局打壓《蘋果》後決定遠走他方

楊穎宇說,令他決定離開香港的事,是《蘋果日報》英文版執行總編輯、筆名盧峯的馮偉光在機場被捕。

他對美國之音說: “很多朋友立即叫我快點走、快點走,你跟蘋果合作過,始終都不安全。憂慮是有的,但當然理性告訴我,應該還不會拘捕我。但問題是始終會擔心,紅線下移到有一天清算完大人物,就會清算我們這種人。這感覺每日都會在我心裹出現。”

楊穎宇說他收拾好家當後走得很急,只剩下三四天時間,連一直想去的香港通用地圖公司也沒時間去,沒機會收集他想要的舊地圖。他約300箱物件當中,足足200多箱都是舊書。幾年前,他曾經想過放走大部分書籍,但社會運動以及他的事件發生後,他的想法變得完全相反。

他說: “(我)知道來到英國後,很難找到這些參考材料,所以一本書都不賣,原封不動,如果要走的話就把它們全部運過來。”

希望在海外延續港人的文化和精神

他自言曾經是“大中華膠”(意指大中華民族主義者),連博士論文都是寫關於廣州的歷史。要離開居住五十年的家,移民英國,楊穎宇說他“黯然神傷”,但又要克制低調,避免激怒政權,直到安全和家人離開。

在英國回看香港近期發生的事情,楊穎宇說歷史角度看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思想上和武裝上堅持鬥爭,但香港人並不習慣如此。第二個方法是“避”,在外國保存實力,在自己能力所及將香港人的文化和精神延續下去。他說,他還會在教育和歷史方面繼續做他一直在做的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