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凍結銀行賬戶 港府針對抗爭者新招?


凍結銀行賬戶 港府針對抗爭者新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9 0:00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早前宣布流亡英國,他在香港的銀行賬戶不久遭凍結,家人的銀行賬戶亦一度被凍。數日後,一所本地教會的銀行賬戶也被凍結,教會傳道人及其太太的賬戶也同遭封鎖,這個名為“好鄰舍北區教會”的組織,曾在反送中運動中組建“守護孩子”義工團體,支援抗爭者。在這兩個獨立案件中,被凍結賬戶的個人或者組織,都曾發起過“眾籌計劃”,亦在抗爭運動中持與政府相悖的意見。而香港警方則指相關組織或個人,涉嫌“洗黑錢”或者詐騙。除去上述兩宗案件,相類似的指控,也出現在其它“異見者”身上。截斷資金,是否已是港府打壓抗爭者的新形態,背後是否又是中央授權,未為可知。

在延燒一年有餘的反送中運動中,大量抗爭者被捕,部份人甚因運動流亡,留守香港的抗爭者中,不少人需要法律、醫療、心理甚至生活方面的諮詢及協助,種種支援均需花費大量金錢。從去年開始,民間就有不同組織成立基金會並在網上平台發起眾籌,募集市民捐款,協助抗爭者。當中影響力最大的機構之一“星火同盟”,在去年12月被凍結戶口,涉及金額超過7,000萬港元,4人在事件中被捕。警方在事件中派出毒品調查科的財富調查組,然而調查方向則是循“洗黑錢”這點著墨。

封鎖眾籌機構的銀行賬戶,是否意在截斷抗爭者獲助?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網上眾籌仍是相對較新的“金融科技”(Fintech),法律上存有灰色空間。 “因為眾籌,知道有錢的集中,但是你沒有辦法證實這些錢怎麼用,因為入了一個戶口,然後戶口的錢如何用,是和你的眾籌無關的。”

他說,問題關鍵在於官方如何看待灰色地帶,但目前看到官方是不管是否拿到真實證據的情況下,先行控告。 “這個直接就是濫權……跟著就不理究竟真正的事實是怎樣,然後得出一個政治打壓的效果。這個就是它要達到的。”日後政府是否會在法律層面上完善這一金融科技的內容,還是故意留有更多灰色地帶,任其操弄,也是核心問題。

除“洗黑錢”這一指控,港版國安法也是香港當局用以凍結這類賬戶的常見法律條文。香港網絡電台主持人傑斯在今年2月提出一個名為“千個爸媽,台灣助學”的眾籌計劃,希望募款資助受社會活動影響,到台灣就學港人的基本學費及生活費等。然而在11月底,警方就以涉嫌資助他人分裂國家及洗黑錢,出動國家安全處人員拘捕傑斯和其妻子及助理;香港傳媒大亨黎智英,在今年8月被捕時,也被指涉嫌勾結境外勢力,串謀欺詐等。事件中,黎智英有5,000萬港元資產被凍結。

寒蟬效應 支援眾籌機構運作維艱

港府連番出招針對眾籌平台,令不少支援組織的生態改變,甚至捐款者的捐助意願也有所不同。

反送中運動初期成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日前發表聲明,稱基金過去多次遭到建制派(親北京陣營)點名攻擊,鑑於目前政治氣候及執法尺度不清晰,無法估計銀行賬戶被凍結風險。有香港傳媒引述基金會人士稱,至今共籌得1.7億港元,且早在“星火同盟”成員被捕時,已籌劃用其他方式處理捐款。基金會的聲明說,不少市民建議基金會將資金轉移至外地,但由於捐款及開支都在香港本地,在運作上有所限制無法在外地開戶,目前最穩妥的方法便是呼籲捐款人定期捐助,令基金會有穩定收入應付開支,同時無須在戶口存有大量餘額。美國之音也曾嘗試接觸“好鄰舍北區教會”詢問應對措施,但至截稿前仍未獲回复。

除抗爭相關的眾籌平台,香港六四關注團體支聯會,捐款也受影響。

傳統上,支聯會主要是在每年的六四燭光悼念晚會現場籌款,籌得捐款會用作來年運作。但今年港府拒絕六四悼念晚會的申請,同時支聯會認為在目前形式下有必要設立網上六四博物館,因此在網上發起眾籌,用以組建博物館。

然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政府連番打壓眾籌平台,已經令捐款者產生憂慮,形成寒蟬效應。他說籌款方面最受影響的,並非網上眾籌平台,而是無法舉辦大型集會。 “其實支聯會的支持者是習慣於在集會當晚,大家一起捐款的……現在對我們來講,一方面不知道這個集會將來還有沒有,也都不敢樂觀。變成人們要捐錢,就是要經過戶口、網上那樣。我們就聽到一些市民的講法是,現在不想實名捐款,一定要現金捐款,現金捐款不是說沒有或者不可以,但門檻又高了。”

“我想其實政權就是想要出一個陰乾的效果,令我們受到這方面的影響,在籌款的方面、各方面,民間、受到影響。”他這樣說。

作為中國政府眼中的“異見團體”,雖紮根香港,但在目前的政治氛圍下,尤其在與抗爭相關的眾籌者連番遭到打壓,支聯會如何看待現時處境?

李卓人說,無從得知港府的準則,因此無法不擔心。 “所有過去針對眾籌,如果你說洗黑錢,其實應該就是說那個來源本身,是一個非法的來源。但大家看一下,那些眾籌你怎麼會說裡面的來源是非法呢?多數都是普通市民捐助。它也都從來沒有講過,懷疑是哪一筆錢是有任何嫌疑,是所謂非法得來的金錢。所以整件事本身就給人感覺看到純粹是針對性的。”

“它要針對你,那它就會抓了你先,將來到底告不告又未知。可能告完之後法庭夠不夠證據去入罪,然後法庭到時候再放你,那已經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如果它真的要'紅線來到',我們都是沒得想的了。唯一我們可以做的就是按著原本的計劃,一路進行工作。”李卓人這樣說。他也提到,目前而言,一國兩制的標杆已然消失,濫捕濫控可見法治已大打折扣。雖然支聯會暫時還未被取締,但也不需要等到取締的那一天才象徵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打壓眾籌 北京授意?

2019年的香港社會動盪不安;2020年的香港政治情勢風譎雲詭,局勢急速轉變或與北京政府對港政策定調有關。在去年中共19屆四中全會後,北京曾多次提到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劉銳紹認為,對香港的宏觀政策一定源自北京,然而具體政策則未必是由上而下傳達。 “過去一年大家見到,其實無論在立法機構,在教育思想、傳媒、經濟已經是'上有精神,下有精神病'了。很多東西源頭就來源於北京,至於說下面用金融手段,說你眾籌是犯法的。這個是不是來自北京呢?我覺得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它的源頭是來自於北京。所以下面那些,你用各種手段,問題都在北京。”

美國政府及國會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內,多次為香港發聲,甚至針對打壓香港人權的中港官員進行制裁。然而在大選開始後,美國陷入一定程度的紛亂中,北京是否趁此機會在香港實施相應政策用以回應美國制裁以及試探美國的態度?

對此劉銳紹表示,目前而言美國的制裁仍未真正“到肉”美中雙方仍在小心翼翼互相試探。 “兩個強手對壘,又怎會一下子定了唯一的策略。現在大家雙方都沙盤推演,手頭上各自都有很多牌。”

對於香港日後金融中心的地位,劉銳紹不感樂觀。他認為,凍結戶口和針對眾籌平台打壓,遠遠影響不到外國金融業對香港的策略,然而影響外國金融業的策略是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在香港的“倒行逆施”。

“這個是北京自己摧毀的……因為現在弄死香港的是大陸,它完全將大陸那套運作模式,越來越放在香港。外國最後看到香港像大陸一個城市就走了。就玩死香港。”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