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劉霞紐約出席公開活動但避談“敏感”問題


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在紐約出席公開活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05 0:00


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被軟禁8年於今年7月獲准離開中國赴德國後,星期三首次來到紐約參加一項公開活動。

星期三晚上,劉霞在曼哈頓上東城出席以前捷克總統哈威爾名字命名的基金會所舉行的討論會。在會上,她感謝所有關心劉曉波曉波和她的朋友。

劉霞說:“謝謝哈威爾基金會這次邀請我!謝謝這些年來所有為曉波和未我努力的朋友。謝謝!”

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討論會上,劉霞只講了一段話:“其實關於曉波我覺得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說什麼。但是我在這兒可以講一個在曉波最後的日子裡我曾經給他講的, 09年就是卡夫卡辦公室曾經給我發來了8個關於劉曉波的問題。我記得其中有一個問題就是問我說會不會有一天劉曉波又回到公共視野之後,會不會一呼百應?我當時跟曉波說,你猜我怎麼回答的?我說我感覺不會,我覺得我也看不到。我說我就這樣回答的。曉波聽了以後就笑了。”

與劉霞同行的是獲2018年哈威爾圖書館基金會勇敢作家獎的異議作家廖亦武。劉霞獲得了該獎的提名。他們應邀參加今天的討論會和明天的頒獎活動。

廖亦武在討論會上介紹了劉曉波臨終的情況,他說:“曉波走的時候對在場的護工、醫生、護士,我猜想當中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對他們說,我要走了,謝謝!我要走了,謝謝!他老是在重複。”

雖然劉曉波去世已經一年多,但當廖亦武講到這一段時劉霞難忍悲痛的淚水。

廖亦武說,劉曉波去世後一個多月後,他才打通了劉霞的電話,瞭解了劉曉波臨終的情況。

廖亦武回憶道﹕“她說曉波走的時候兩隻腳上下擺動,意思就是向天堂走去的意思”。

在廖亦武敘述劉曉波臨終情況的過程中劉霞兩度打斷他,最後當廖亦武講到劉曉波要劉霞一定要出國時,劉霞在一張紙上寫了“到此為止”遞給廖亦武。

之後廖亦武就沒有再回答與會的黎安友教授提出的“中國政府為什麼這麼怕劉霞”的問題。

廖亦武在討論會上表示,中國巨大市場的誘惑,使西方國家首腦——除德國總理默克爾——無人願為監禁中生命垂危的劉曉波發聲。他表示,如果不是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被軟禁了8年的劉霞可能還出不了國,廖亦武說﹐“所以從這個角度,儘管西方很多人對川普不看好,就是在這個事情上我是感謝川普政府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