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洛德:香港抗議使習近平面臨兩難困境


6月17日下午,香港政府總部公民廣場鐵閘外掛了很多白絲帶、白花,悼念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的反送中示威者。 (美國之音/湯惠芸)

過去兩周香港爆發大規模反送中條例市民抗議以來,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至今未對此公開表態。美國前駐華大使溫斯頓·洛德(Winston Lord)表示,香港抗議使習近平面臨兩難困境。

洛德對美國之音說,香港的大規模示威遊行是“近年來專制政府活躍時期爭取民主最有希望的發展之一”;香港的示威遊行也“是習近平的主要頭疼問題”。

他說:“如果習近平退縮,他會顯得虛弱,他已經有一些反對者不喜歡他當終身主席並控制一切,他們可能會利用香港問題,雖然(中國)政局不透明。因此,他必須顯得強勢。但如果習近平下令鎮壓,在大規模抗議中強推引渡提案,他將進一步疏離臺灣人民,他們已經對‘一國兩制’反感。他也會威脅到香港作為金融和經濟中心的地位。因此習近平面臨一個非常困擾的兩難境地。”

而之前強推《逃犯條例》修法的香港特首林正月娥,在爆發了大規模抗議後一改強硬姿態,兩度召開記者會道歉。她的道歉雖然使局勢暫時緩和,但有消息稱香港大專學界已經提出升級抗爭,要求港府回應4項訴求:撤回引渡提案、收回暴動定性、撤銷所有控罪和追究員警濫權的。

“沒人願意對指導處理過去兩周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承擔責任。”一直觀察香港局勢的紐約大學法學院資深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告訴美國之音。他說:

“人們預計特首林鄭月娥必須下臺,但可能不會立即下臺,儘管我們也無法確定,因為我們不知道香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特首林正月娥犯下錯誤和北京領導人提出要求之間,通常需要幾個月的‘體面間隔’時間,但是誰來替代這位特首也是個問題。”

不過孔傑榮說,可以確定的是香港的危機並沒有結束,“有人認為儘管中共會放棄引渡法提案,但為保全面子,僅說暫停,沒說撤銷;但其他人認為,中共其實沒有放棄,他們只是在等待,等到形勢冷卻下來,然後再恢復努力通過這個條例,也許會做些修改。”

但孔傑榮認為,這個引渡法提案已經壽終正寢,“因為香港形勢非常嚴峻,這是一個保留面子的姿態,說我們沒撤提案,但我認為可能的情況是,至少在可見的未來——可能但不確定——這個條例已經沒有機會了(a dead duck)。”

孔傑榮表示,雖然很難判斷對香港爆發大規模抗議引發的危機北京和港府誰要承擔更大責任,但他認為這一衝突的實質是北京限制自由、港人爭取自由的鬥爭,是東西方價值觀的衝突。

“我們看到的是(北京採取了)越來越多的努力,對旨在保障香港人民高度自治的條款作出最狹隘限制和專制性解釋,結果是他們(香港人)不斷地尋求擴大自治權,確保《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之下的相對自由,這導致了與中國政府的衝突,而過去10多天是最大的衝突,它走得並不順利,如果北京領導層試圖繼續進一步限制香港人的自由,他們(香港人)會反抗,因為他們知道,2047年,即28年後,他們不知道會得到什麼,香港會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例如另一個上海,還是另一個廣州。很多人由於最近發生的事件開始考慮未來,並想知道他們的命運會怎樣,他們孩子的命運會怎樣。因此,香港仍將是東西方的一個戰場。”

孔傑榮說,這次危機是自1997年香港移交中國以來發生的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將對所有與香港有關的事情和香港的未來產生深刻影響。它已經對香港年輕人產生了嚴重的不利影響,對地方和國際商務界產生了嚴重不利影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來臨之際,它當然對其聲譽是個巨大倒退。”

“我認為許多年輕人會決定離開香港,還有許多人會決定他們無處可走,還得呆下來,作更艱巨的鬥爭,以阻止港人的自由被進一步限制。”

但孔傑榮說,最終,北京居於強勢地位(holds all the cards),“如果抗議行動比以往更激烈,它會使用武力予以鎮壓,但那對大陸將是更嚴重的災難,那是自1989年6月4日鎮壓以來它一直想掩蓋的一件事情,但它不能掩蓋於世界並被遺忘。”

孔傑榮認為,現在“北京面臨非常困難的局面,但香港人民也面臨非常困難的局面,不過這可能有利於新加坡,因為新加坡會從中獲利,“多數在東南亞有商務的富裕中國人會考慮新加坡”,“臺灣雖然極為擔憂香港的未來,但眼下他們在商業上和人員流動中得益。東京也會得益。”

但孔傑榮又表示,如果香港的局勢就此平靜下來,“那麼很明顯人們已經打敗了這種限制他們自由的企圖。然後,由於健忘症是強大的力量,許多人將決定進一步與香港合作,並希望情況不會更糟。有些人甚至認為事情可能會好一些,也許會導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政策出現溫和變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