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時事講場: 專訪在美香港民主人士楊錦霞


時事講場第二集——專訪在美香港民主人士楊錦霞
時事講場第二集: 專訪在美香港民主人士楊錦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12 0:00


美國之音記者韓潔採訪了在美國的香港民主人士之一、紐約支持香港人組織創辦人楊錦霞。她亦是華盛頓遊說團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的董事之一。

楊錦霞告訴記者,她約三十年前留美深造,適逢八九六四回港渡假,便與友人結伴參與遊行支持北京學生,巧遇香港支聯會前主席司徒華及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當時的經歷在她心中萌芽生根,讓她立志要為中國人權及香港議題發聲。

畢業後,楊錦霞以加入位於紐約的美國香港華人聯會,以及擔任支聯會義工作為契機,開展了在前線奔走的日子。

多年過後,楊錦霞已成為港人在紐約的“莊腳”,流亡美國年輕人的“Anna媽”。20140年香港佔中期間,在不少香港年輕人的呼聲下,楊錦霞帶頭在臉書註冊了專頁“紐約支持香港人組織”,負責接待訪美香港民主人士,舉辦集會等交流活動。直至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眼看局勢迅速惡化,楊錦霞決定聯合佔中發起人之一朱耀明牧師的兒子朱牧民,成立“香港民主委員會”(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積極為港人提供支持及在美國國會進行遊說。

在被問到踏足民運圈數十載,先後創立兩個聲援港人組織,與過去相比,目前個人或組織的訴求或倡導核心是否有所改變時,楊錦霞這樣回答。

楊錦霞:過去我們一直以“一國兩制”為倡導軸心,聚焦於已在《基本法》內訂明的核心,例如雙普選。然而,《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我們主要的工作變成推動涉港法案,移民法案,例如《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及《香港避風港法案》。與此同時,我們繼續舉辦集會讓香港人可以發聲,向美國本地民眾介紹我們所做的工作,舉辦講座解釋香港局勢,包括港人倡導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最近我們亦會紀念612、元朗白衣人恐襲、831。我們還會通過網站轉發關於香港的新聞,好像香港民主派初選47人案,蘋果日報被迫停運,區議員被迫辭職…

韓潔:即是由以前大範圍的理念轉變為更加聚焦於目前的香港越發惡劣的情況?

楊錦霞:現在講雙普選就是廢話,泛民根本無法選立法會,立法會制度改革,入閘困難重重,民主派議員全部辭職,再去討論這個問題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反而應該讓外界關注中港政府實行的打壓,還有各種不公義的事情。

韓潔:那麼外界是如何看待香港局勢惡化後衍生出的轉變?

答:我們知道前十多年是沒有針對香港議題的遊說組織的。像美港聯頂多發發聲明,寫寫信。就算李柱銘來訪美國亦以純粹的交流為目的。當時美國不會過分關注香港這個地方。97主權移交後,美國商界開始留意香港發展。直到近年港人被打壓,美國出台制裁措施,加上香港作為美中博奕中的一環,受到美國國會的重點關注。

韓潔:我記得『反送中』運動期間,港人非常注重打『國際線』,其中常常強調遊說活動,所以『遊說』是近期先『興起』的?

楊錦霞:遊說是個很複雜的事情。雖然華盛頓有各種遊說公司,遊說亦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但以前沒有針對香港的遊說。以2019年成為法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例,其實該法案早在2014年就推出了,但當時有很多未知,我們也不敢代表香港做什麼,法案也因為各種原因遭擱置,直至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在多方努力之下,法案獲得通過。受形勢所迫,加上在沒有先例的情況下,一項關於香港的法案『橫空出現』,外界會特別重視。

韓潔:香港政局動盪不止,情勢實在不容樂觀。不過仍有人堅守一線,您認為目前最需要為香港做什麼?

楊錦霞:現在香港形勢很差,每天都有很多事情發生,很多人離開香港,不少人似乎已經感覺絕望,抱括我自己。這條路走得不容易,很容易會遇到低潮,我希望大圍不要放棄。我自己堅持了20多年,每日都想過要放棄,我也不是每天早上起來都有勇氣去面對所有事情。但是我們要繼續做事,在紐約舉辦活動支持香港人,在社媒轉發、點讚消息,讓港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另外,我們希望能持續推動《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及《香港避風港法案》兩條法案。

韓潔:香港經歷如此動亂,港人在思考未來方向時也不得不面對現實,而這些決定自然也伴隨著爭議。您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楊錦霞:其實去與留都是個人選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有人不希望孩子經歷受箝制的教育和沒有言論自由的生活,甚至沒有一份可以信賴的報紙;有人決定留守,認為不能讓坐牢的人出來卻看到香港沒有了;也有人想走不能走,因為上有高堂,父母親或許無法再適應別國生活,所以需要留下照顧⋯⋯我們要充分明白每個人的原因,而不是對他們對選擇作出批評,我們尊重、支持每個人的決定。

韓潔:對於移居他鄉,或者被迫“政治走難”的港人,您有什麼建議?

楊錦霞:我不能隨便說:你們來美國吧,我們在機場迎接歡迎你們。美國是一個很難移民的地方。有BNO或者因為加拿大較開放政策,有人願意又認為合適而去嘗試,我們是相當支持的。對於留守香港的人,我們其實做得不夠多,目前只能繼續給予虛擬的支持,讓他們知道海外的港人在撐他們。每當我們在社媒發照片、舉行集會,我們都會受到很多香港人向我們表示感謝,說謝謝我們沒有忘記他們。

韓潔:可否介紹一下你們未來的工作及活動?

楊錦霞:香港民主委員會正在眾籌,我們還在推動剛才提到的兩個法案。除了上街遊行喊口號,我們覺得舉辦聚會聆聽參加者的聲音也很重要。以前在很多抗議活動現場都沒有太多時間與前來參加的人交流、溝通,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可以“圍爐取暖”,互相給予精神上支持;也聽取大家對我們地區工作上對建議或者批評。關於部分逃亡的手足,我們也會盡力支持他們,希望他們生活順利,未來在美國有基本發展,無論是讀書或者工作,我們都會繼續鼓勵他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