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在美港人反思97後香港變化


在美港人反思97後香港變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39 0:00

在美港人反思97後香港變化

在美港人反思97後香港變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45 0:00

7月1號是香港從英國殖民地主權移交中國24週年。發生在這個金融中心的變化剛開始是漸進的,但中國在過去一年加速重塑香港。

表面上看來,香港仍然是繁忙的亞洲金融中心。但在過去24年間,這座城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1997年。這個前英國殖民地主權移交中國,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下統治。

楊錦霞依然保存著頭版刊登主權消息的報紙。

香港民主人士楊錦霞說:“那時候還是想說,可能這是個好的契機,香港回歸了大陸後,我們能夠改變大陸,把民主的香港帶回去大陸。”

但香港的民主價值沒有影響到中國,相反的情況發生了,最大的變化發生在過去一年,中國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這是對2019年反對《引渡條例》抗議的回應,這場運動導致民主活動人士和警察之間長達好幾個月的對抗。

像是紀念1989年天安門鎮壓民主運動的集會,今年已經不再被允許。

高級警司廖珈奇說:“我們必須隨著事態發展而改進,香港警方會採取任何措施來維護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

楊錦霞說:“其實這個就是羞恥,我覺得北京就是沒面子,覺得你們做不好,我來幫你們做。”

今年,香港修訂選舉法,電影也將被審查。《港區國安法》給予中國廣泛的權力,可以逮捕任何參與反政府活動的人,流亡港人許穎婷說,這在香港和其他地方製造了恐懼。

流亡民主人士許穎婷說:“我覺得最恐怖的一件事是自我審查。大家也有一些自我審查,覺得不敢講什麼、不敢做什麼。”

活動人士遭到大規模逮捕,導致一些香港活動人士逃離香港,包括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說:“我覺得我需要離開,否則我會有危險。”

這位化名“錘佬”的人也在流亡中,現在在美國。

流亡民主人士錘佬說:“其他國家又願意收留我們香港人, 我們當然去走啊,離開啊,對不對。這艘船要沉沒的話,我們有救生艇,我們當然是上來對不對,沒可能要跟著他們一起沉沒啊。”

流亡民主人士許穎婷說:“我其實一直都不想要離開。單單是想像離開了之後,永遠都不會可以回去香港,這個事實對我來講,是滿折騰的一件事。”

人在美國的許穎婷和其他流亡港人將在海外繼續倡議工作,不讓香港變成像是中國的一個城市。

許穎婷說:“對我來講,我對這片土地是有心結的,香港是,沒有一片土地,或者是沒有一片重新建立的地方是可以替代的。香港就是香港,香港人是有擁有這片土地的權利,香港人是屬於這片土地。”

一些活動人士說,香港不只是一個地方。

流亡活動人士錘佬說:“不要這麼留戀香港,因為香港不是一個地方,是一個人嘛,人才是最重要。武器沒了可以再造,裝備沒了可以再買,陣地沒了可以再打回來,但是唯獨人死是不能復生的。”

流亡的香港民主人士表示,他們會繼續進行保護香港文化和港人的運動,不被中國同化。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