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安法實施一年 香港經歷巨變 民主進程舉步維艱


政治氣氛改變下香港街上近日出現越來越多有關政治的廣告標語 (路透社照片)
國安法實施一年 香港經歷巨變 民主進程舉步維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6 0:00


2020年6月30日,港版國安法在香港頒布實施。國安法曾被形容為只針對極少數人,但一年過去了,香港政局和社會卻出現巨變。因涉嫌觸犯國安法而被捕的117人當中,不少是民主派政商領袖,部分人未經審訊而被長期羈押,與普通法原則背道而馳。在新的選舉制度下,反對聲音可能在未來的立法會徹底消失。另外,當局向媒體人開刀,新聞自由危在旦夕。在政府禁令下,有重大象徵意義的六四集會和七一遊行成為歷史。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所依賴的要素似乎不斷褪色。外界擔心,過去一年所發生的一切只是序幕。

中共矛盾指向民主派人士

香港一直被中共視為外國勢力滲透的基地。港版國安法實施一年間,香港當局把打擊矛頭指向民主派政界人士。

2020年7月,民主派為立法會選舉舉行初選,近61萬名選民投票。 2021年1月,警方以違反國安法為由拘捕參與初選的數十名人士,其後又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了其中47人。

除了戴耀廷等初選協調人,民主黨和公民黨也有多人被捕。多名捲入漩渦的民主派人士其後宣布退黨及退出政壇。有些政界人士甚至流亡海外,其中包括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和羅冠聰。連同兩人在內,迄今為止,大約30名政界人士因涉嫌違反國安法被香港警察通緝。

由羅冠聰出任常委,黃之鋒擔任秘書長的“香港眾志”在國安法實施前夕宣布解散。過去一年遭遇解散命運的團體還包括“香港民族陣線”,“民主動力”,“學生動源”和“學生獨立聯盟”。

港人:香港與大陸無異

化名朱小姐的香港人對美國之音表示,在她眼裡,當下的香港與中國大陸已沒有分別。

她說:“以前香港和大陸的分別是,香港很有規矩,而大陸是完全沒有的。現在把人抓了一直不放。以前的香港不是這樣的,在假定無罪原則下,警方在48小時內找不到證據就要放人。現在警察找不到犯罪證據,卻不讓他們保釋。”

香港“蘋果日報”一直被北京視為眼中釘。 2020年8月,警方國安處以違反國安法、串謀欺詐及煽動罪為由,拘捕了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並對蘋果大樓進行搜查。同年12月,黎智英再被捕,遭加控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今年5月,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動用權力,凍結了黎智英持有的公司股份,以及他三家公司在香港銀行帳戶內的財產。

一個月後,香港警方出動500多人再度搜查蘋果日報大樓。法庭下令授予警方搜查包括新聞材料的權力。最少有6名壹傳媒和蘋果日報編輯和主筆被捕。蘋果日報3家公司1800萬港元資產遭凍結。經歷重創後數天,蘋果日報在出版最後一份報紙後停刊。壹傳媒集團則從7月1日起停止運作。

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是另一被整頓的重災區。陪伴香港人超過30年的政治諷刺節目“頭條新聞”遭停播。新聞專題節目“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的編導蔡玉玲被指控在申請車牌查冊時,“明知而作出虛假陳述”,法庭裁定兩項控罪罪成,成為香港第一個因採訪查冊獲罪的記者。

警權膨脹形像一落千丈

化名範女士的香港人對美國之音表示,以往使港人引以自豪的香港警察,在她心目中已一落千丈。

她說:“我覺得警權擴大的很厲害。只要和外國人有接觸的就可以入罪,究竟是否要全面噤聲當局才能安心呢?現在當局完全壓倒一切,根本無法與它有任何協商。 ”

國安法下,大型集會幾乎在香港絕跡。每年參與人數以十萬計的六四維多利亞公園燭光晚會,連續第二年被警方禁止。警察在六四當天更引用公安條例把維園封鎖。香港支聯會多年來堅持的綱領“結束一黨專政”也捲入爭議。自2003年開始由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的七一遊行也成為絕響。民陣表示,在目前政治氛圍下,加上警方把民陣定義為“無註冊社團”,今後不會申請遊行。

學者喻北京在港築起圍牆

台灣經濟民主連合研究員江旻諺曾留學香港,並經歷2014年雨傘運動。他向美國之音表示,目前香港的處境使人聯想到前東德。

台灣經濟民主聯合研究員江旻諺。 (江旻諺提供)
台灣經濟民主聯合研究員江旻諺。 (江旻諺提供)

江旻諺說:“現在北京的做法比較像是用一種非常強硬的國家安全或者政策工具,去壓制住社會上的反對聲音,或者針對像蘋果日報這樣子和國際上有聯繫的傳媒,或者針對那些在國際上做遊說的政治人物,一方面把香港本地的反對聲音給壓制住,另一方面把香港本地與外地的聯繫給切斷,很像是要蓋一道新的柏林圍牆,把香港給包圍起來。”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形容,國安法讓香港“由亂向治”,但江旻諺認為這只是假象。

他說:“表面看起來好像讓社會恢復了秩序,不過國安法沒有辦法在短期內真正消滅所有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就好像壓力鍋一樣,反對聲音被包圍住,可以預見到的是,這些沒有辦法在境內發聲的反對力量或者民主運動能量,可能就會往海外擴散。”

部分輿論認為,最讓人感到困擾的是,香港警方以國安為名採取的行動一浪接一浪,看不到任何底線。

江旻諺說:“消滅完一個蘋果日報之後,下一個還有立場新聞,或者其他新冒起的網路媒體。這是因為它們把政治忠誠的標准定得很高,會發現香港社會跟這個非常高的政治忠誠標準格格不入。它只能透過更強力的鎮壓,去解決它心中的不安全感。”

香港重返殖民時代?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近日向傳媒機構“香港零一”表示,“紅線”不明確使香港公民社會出現“寒蟬效應”。目前香港的政治氣氛就好像回到殖民管治時期,一個大家都不願或不敢談政治,只能專注賺錢的時代。

而不少香港人則用腳投票。香港民意研究所早前的調查顯示, 超過兩成受訪者計劃永久離開香港。

香港人范女士認為,香港是否值得人們留下來,取決於個人價值觀。

她說:“要有準備很多香港人的固有價值觀和生活模式都會改變,要有吃有住,其他方面不會觸及到的話,似乎是可以在香港住下去的,但是如果抱有強烈價值觀,自由和民主是很重要的,其實在這樣的生活環境底下會感到很壓抑。”

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雖然陸續有跨國科技公司和外資金融機構撤出香港,但暫時沒有證據顯示,香港出現了大規模撤資。

但香港美國商會會長早泰娜早前出席一個論壇時表示,港版國安法的界線十分模糊,並有大量不確定性,令企業失去信心,難以理解在什麼情況下會為個人或企業帶來麻煩。

美商會:界限模糊企業失信心

早泰娜警告說,部分人才開始離開香港,人才流失問題響起警號,香港需要盡快令企業及員工有安全感,才能吸引人才。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則相信,香港仍然具備國際金融中心所需的優勢。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 (袁彌昌臉書圖片)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 (袁彌昌臉書圖片)

袁彌昌說:“大部分外國人都知道,國安法對他們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大。始終香港是全球少數資訊流通發達的地方。我不認為北京會特意打破香港的優勢。北京眼中的敵人已接近全面肅清,它們沒有需要採取極端化行動。”

今年3月底,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接近全票通過改革香港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兩個月後,香港立法會以壓倒票數通過相關條例草案。

香港未來一年將會有三場選舉,選舉委員會、立法會、行政長官都會改選,全部候選人都要先過資格審查委員會一關。

新制度除了提高提名和參選門檻,對選民的行為亦有規管,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廢票等屬違法。

民主派應否當人大“花瓶”?

民主派人士對於應否參與改革後的香港選舉存在分歧。港人朱小姐對於新制度不以為然。她認為,即使民主派能進入香港立法會也意義不大。

朱小姐說:“現在的製度和大陸全國人大的花瓶很相似。開會時如果你不像其他人一樣舉手的話,你覺得可以嗎?我個人並不支持民主派參選。根本毫無意義。香港的議會再也反映不到民意。我不會投票,又或者投白票。如果可以的話,甚至想退出選民的行列。”

2020年香港一場民主派初選導致數十人被拘捕起訴。未來一年,如果反對派決定參選會否影響到自身安全呢?

香港大學政治學者袁彌昌則認為,對於民主派而言,更大的挑戰是在妥協讓步的同時,如何避免“兩邊不是人”。

袁彌昌說:“他們最初要考慮的可能是人身安全,但真正考慮其實是政治上如何生存下去。無論他們自己還是支持者也好,都不習慣和中方人士打交道,或者說他們愛聽的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