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安法週年看香港 東方之珠黯然失色?


香港金紫荊廣場舉行升旗儀式紀念香港主權移交中國23週年。 (2020年7月1日)
國安法週年看香港 東方之珠黯然失色?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2 0:00

去年6月30日,中國人大投票表決通過香港國安法。過去一年來,港府秉承北京指令,逮捕活動人士,扣押民間資產,解僱政府僱員,拘留媒體編輯,改寫學校教材,香港的巨變就連一些同情理解北京的港人都連聲驚呼“未曾想到” 。

親中人士稱今日香港是港人暴亂,自食惡果,中共官媒則歡呼國安法“撥亂反正”,確保香港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港人為何誓死抗爭,力求“河水不犯井水”?鄧小平宣稱“一國兩制”可保50年,如今為何半路生變?

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林榮基認為,“一國兩制”不再,香港沒什麼出路了,但這不是港人的咎由自取。香港人得不到民主和自由,反抗是理所當然的。

林榮基說:“當然我們看得出他要把香港當成其他中國大陸裡面一個地方,所謂'一國兩制'大家也看得很清楚了。香港現在只有一個制度了,看不出有什麼出路了。香港人可能要做另外的打算。但是我不認為香港人咎由自取。香港人其實爭取的還是鄧小平當年提出來的'一國兩制',我們希望保牢香港過去一個自己的情況。破壞'一國兩制'的是中國大陸政府。它違反了承諾。香港人現在爭取的希望英國人給我們的很大的自由空間。看看過去歷史,英國人管製香港的時候沒有給香港人投票權,但是我們香港人其實認為英國人管制本身就是個民主的國家,它是由一個民主的手段來管製香港。現在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中國政府是一個獨裁政權,不是用一個民主的方法來管製香港,它是用過去管制中國大陸的那一套來統治香港,它不給香港人自由的話,我們反抗是理所當然的。”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認為,自香港回歸以來,大陸和香港的互動是一個不斷衝突的過程。他不認為中共從一開始就想取消“一國兩制”,但是隨著香港對大陸體制的影響越來越有力,中共不可避免地要通過取消“一國兩制”來消除來自香港對中共體制的挑戰。

虞平說:“從一個連續性的場景來看,不光是習近平執政以後,其實從江胡時代開始,香港回歸以後,大陸和香港的互動就是一個不斷衝突的過程。這個衝突過程,民主派和中央專制統治者來講,都是心中有一個盤算的。我覺得當時就中國領導人來講,他們是想讓香港保持一定的繁榮、一定的自由,然後作為一個窗口來吸引台灣將來的統一,並且讓西方對中國有一個不同的看法。所以在這一點上我並不完全贊同那種意見認為從一開始他就想把香港完全變成'一制'。這個想法是有矛盾的地方的。但是問題在於,現在中央政權比較不柔性,是非常堅性的一個政權,它有非常高度的冒險性,這是西方評價習近平統治以後非常重要的一個特點。所以在香港問題上他出現最後的這樣一個做法本身並不意外。長遠來看,這並不是習近平一個人的想法。其實他們是不願意看到香港在體制外挑戰大陸,然後直接影響到大陸。如果看清這樣一個原則,就會覺得他做到現在這樣是一個不可避免的結果。”

林榮基表示,中共對香港動手符合中國歷史上“大一統”的觀念,而且中國至今沒有受過民主的熏陶。林榮基估計,台灣很可能就是下一個香港。

林榮基說:“中國過去幾千年沒有民主的出現,整個國家都是一個專制王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文化觀念,統一的文化觀念很強烈。所以我們現在要談到很多的都是'大一統'。這個觀念裡,首先要把香港收回去,這個是皇帝都有的想法。所有的皇帝最重要的就是要國家完整統一,所以第一波對香港有一個很大的衝擊,要先把香港統一回去。看得遠的話,就知道下一波有可能是對台灣動手,這個就是香港現在的變化,會影響到往後台灣這一塊。這個就是就是相互的關係。”

虞平評論,在大陸與香港不可避免的衝突之下,香港有英國留下來的司法系統。現在香港失去了民主自由,這裡的司法體制還會給人安慰和希望。

虞平說:“從執政理念、價值觀取向講,我們現在看到(大陸與香港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香港是有傳統的,特別是香港繼承了英國的司法系統。現在如果在目前非常嚴峻的香港的言論自由民主喪失的前提下,還有什麼能夠給我們安慰呢?可能就是香港現在所保有那一套司法體制。雖然司法體制也碰到過麻煩,比如說中國可以通過人大製憲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香港,甚至強加給香港的司法機關,但是從我個人的觀察來看,香港的司法體系還是有底線的。所以我們現在拭目以待,看看這樣一個司法的底線能不能守住,或者減輕《國安法》對於香港現在的法治人權以及沖擊,我們拭目以待。”

(美國之音記者曉歌對本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