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泰航空裁員8500人 旗下港龍航空停止運營


香港國泰航空公司總部大樓外公司旗幟在香港特區旗幟和中國國旗旁飄揚。 (2020年10月21日)

香港國泰航空有限公司週三(10月21日)港股開盤前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公告,宣布進行一項2.84億美元的重組計劃,同時裁員8500人,並關閉旗下香港港龍航空公司。
這家香港旗艦航空公司表示,在未來的幾週內將在香港本地裁減5300個工作崗位,在海外削減600個工作崗位,並且將調整另外2600個崗位為空缺狀態。
對於旗下港龍航空的停運,國泰航空表示主要原因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航運需求大量減少,為削減成本而選擇關閉港龍航空,其原本航線將由國泰航空及旗下廉價航空分支香港快運接手。
據路透社報導,國泰航空週三早宣佈公告並在港股開盤後上漲近7%,收盤上漲2.3%。香港券商富瑞集團(Jefferies)表示,裁員與關閉的消息消除了國泰航空在股價上面臨的關鍵問題。
國泰救市停運港龍 管理層無奈致歉
國泰航空表示,此次裁員人數佔總員工人數的24%。國泰航空董事長賀以禮(Patrick Healy)在周三的線上記者會上說:“我們宣布的消息儘管令人不快,但對於將國泰的資金消耗降低至可持續的水平是絕對有必要的。”
賀以禮補充說:“要與這麼多我們優秀的同事分道揚鑣令人痛心,我們對此給受到影響的員工及家屬所造成的焦慮不安表示十分抱歉。
據統計,9月份國泰航空與港龍航空共計載客4.71萬人次,客運量較同期相比下降98.1%;兩家公司貨運量共計10.95萬噸,降幅較小,為36.6%。
受疫情影響,早在今年6月初國泰航空便採取救市行動並宣布資本重組,共融資390億元港幣,其中港府向國泰注資273億元港幣,其餘均通過公眾集資。
工會失望 員工士氣低落
國泰航空在過去的一個月內多次與其空乘人員工會會面,國泰表示會將以優於香港法律規定之外的水平補償被裁員工。對此國泰航空的工會代表予以不同說法。
國泰航空空中服務人員工會主席王思敏週三在與國泰管理層會面後對記者表示,此次裁員其中包括香港本部的2000名空乘人員,補償方案包括發放此前無薪休假期間的工資及外加額外一個月的工資,對此工會並未感覺優厚。
王思敏稱,留任員工的新合同也尚在商討中,工會方面的首要任務是安撫員工情緒,儘管因長期以來的裁員傳聞導致國泰內部員工士氣低落。
擔任國泰航空飛行員並兼任香港航空機組人員協會秘書長克里斯·比(Chris Beebe)對香港媒體表示,公司管理層沒有就裁員決定與機組人員工會面談,現在仍不清楚具體會有多少飛行員受到影響。機組人員工會希望國泰航空尊重並執行現有合同,公平對待每一名機組人員。
有國泰航空的員工對記者表示,等待是否被裁的過程十分折磨,但令人更加不安的是並不清楚裁員的標準是什麼。
港龍航空空勤人員協會副主席梁佩韻也表示,工會對於國泰航空集團表示不滿。雖然集團在此前與工會進行協商,但其過程更像是單方面的通知,集團也並沒有解釋重組計劃,也沒有對港龍航空下的任何工會解釋為何保留香港快運而放棄國泰港龍。
國泰港龍停運 中資航空品牌成歷史
國泰航空董事長賀以禮表示,港龍航空停運後不會恢復,國泰航空此決定因為考慮到國泰品牌加上廉價航空香港快運品牌可以增強總部的運營及營銷效率。
國泰航空執行總裁鄧健榮也表示,終止國泰港龍可以使國泰本部的發展更聚焦,更有競爭力。
港龍航空於1985年由中國國有企業華潤、招商局、以及包括企業家霍英東、“船王”包玉剛等多名親北京的紅色商人牽頭成立。長期以香港往返中國大陸、台灣及周邊國家的短途航線為主。 2006年被國泰航空全面收購,後改名國泰港龍。
許多港龍航空的職員表示,國泰航空宣布停運港龍令人感到“極度沉重”,因為國泰港龍是香港的象徵。
賀以禮表示目前國泰港龍已經切斷所有航線,停運會導致短期內無法將剩餘貨物進行運送,目前只能通過貨輪發送至廈門、成都和越南河內。
疫情重創航空業,“屠龍”能否救國泰?
新冠疫情重創全球航空業,全球規模最大的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稍早前宣布將在本月裁員1.9萬人,德國漢莎航空(Lufthansa)於6月份宣布將裁員2.2萬人,9月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宣布裁員4300人,阿聯酋航空(Emirates)前不久也曾表示可能將裁員9000人。
國泰航空表示,自疫情以來集團每月平均虧損15億元港幣至20億元港幣,此次裁員和停運等重組行動將在2021年阻止每月5億元港幣的現金流失。
交通銀行的航空業分析師尤璐亞(Luya You)表示,她希望國泰航空此次重組可以在機隊計劃和航線網絡能出台更多的戰略。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新加坡投資分析平台SmartKarma的投資顧問戴維·布倫納哈塞特(David Blennerhassett)表示,國泰的裁員和停運行動在預料之中,除非國泰航空進一步裁減員工或者新冠病毒疫苗開發加快,否則國泰逃不過再次集資續命的命運。
金融時報還引述香港券商富瑞集團(Jefferies)駐香港分析師Andrew Lee的話說,國泰航空的客流量是否能回升,取決於港府與其他國家或地區進行“旅行泡泡”談判的進度。目前香港只與新加坡達成“旅行氣泡”協議。 “旅行氣泡”是指在新冠病毒相對受控、彼此檢疫措施互相信任的地區,實現航空往來。
另外,國泰航空已經宣布推遲空中客車A350客機、空客A321neo客機與波音777-9客機的交付時間。
據路透社早前報導,國泰航空原本考慮對旗下港龍航空和香港快運兩個品牌做出整合,但遭遇中國民航局阻力。中國民航局曾在去年以國泰機組人員支持“反送中”運動為由,責令其整改“重大航空安全風險”,否則可能被禁飛中國大陸。
香港政界親建制派與民主派陣營對於國泰航空的裁員以及港龍停運均有批評聲音,但不少中國大陸網民因先前有國泰航空員工支持“反送中”而為裁員事件歡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