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CGTN再被罰 中共外宣鑽空子遭遇西方反擊


北京中國中央電視台暨中國環球電視網大樓(美國之音葉兵拍攝)
CGTN再被罰 中共外宣鑽空子遭遇西方反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9 0:00

英國電視監管當局星期四( 8月26日)以違反公平和隱私為由,對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又稱中國環球電視網) 處以20萬英鎊罰款。這是今年3月以來,英國當局二度對CGTN開罰。專家認為,中國官媒在海外鑽監管空子,西方民主國家必須採取主動予以反擊。

英國通信管理局(Ofcom)週四表示,這次對CGTN的處罰涉及兩名受害者,瑞典籍的桂敏海和香港居民鄭文傑。今年3月,CGTN也曾因相同理由被Ofcom處以22.5萬英鎊罰款。

6個多月前,英國通信管理局吊銷了CGTN在英國的廣播執照。部分原因是該機構受控於中國共產黨,而英國的廣播執照持有者必須擁有對其內容的編輯責任權,而且不得受政治機構控制。

中國國際電視台是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旗下的全球電視網,成立於2016年底,前身是中央電視台外語國際頻道。

不過,8月20日這家中國外宣最重要的機構之一自行宣布,它恢復了在英國的廣播,其節目在英國最大的數字電視平台Freeview上24小時播出。

儘管英國通信管理局做出了澄清,稱CGTN並不持有英國的廣播許可證,但在某些設備上,“Freeview的觀眾可以選擇使用Vision TV等服務來觀看包括CGTN在內的網絡直播節目。這些都是通過互聯網而不是Freeview提供的,不需要廣播許可證。”

由此不難看出,所謂CGTN恢復了在英國的播出實際上是這家中國官媒在鑽英國監管的空子,凸顯了在西方民主國家,監管CGTN這類“政府喉舌”時所面臨的艱鉅挑戰。

蓋瑞特:西方的傳統監管已管不住中共外宣

美國學者、前五角大樓情報分析師丹·蓋瑞特(Dan Garrett)表示,西方民主國家用傳統的監管媒體的做法去應對中共的信息攻勢已經完全跟不上節奏,因為中國的官媒和外宣系統已經超越了一般宣傳範疇,而已成為北京信息戰的一部分。

“這是(中國的)信息戰,這已經不是日常的業務,”他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和西方需要採取積極主動的、甚至是先發製人的方法來處理這個問題,因為正如我們在英國看到的CGTN案例,監管的方法太被動了,對方有太多方法可以繞過監管。”

英國通信管理局2月初吊銷CGTN廣播執照時在歐洲曾一度引發連鎖反應。根據歐洲跨境電視協議,當CGTN在英國的廣播執照被吊銷後,它在其它歐洲國家的播放許可也自動丟失。德國沃達丰隨後下架了其管轄範圍內有線電視網絡中CGTN的頻道節目。

但CGTN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他們向法國監管部門“法國高等視聽委員會”(CSA)提交播放執照申請,並在3月初順利獲得了批准。相較於英國和德國,獲得法國的廣播許可只需要滿足技術要求,相對要容易得多。

根據法國有關規定,只要頻道通過法國衛星播出,並從法國傳輸信號,就可以獲得廣播許可。由於法國也是歐洲跨境電視協議簽約國,因此當CGTN獲得法國的廣播許可後,它也自動獲得在其它國家的廣播許可。德國沃達丰3月6日宣布恢復了CGTN在其有線電視網絡的內容。CGTN由此實現了在歐洲的“無縫銜接”。

外國自媒體博主接受CGTN電視採訪(資料照片)
外國自媒體博主接受CGTN電視採訪(資料照片)

曾經成功向英國通信管理局投訴CGTN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 2019年也向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投訴CGTN和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理由是這兩個中國官方電視台播放明知是虛假的消息。

在CGTN的廣播執照被英國吊銷後,FCC 3月份表示,他們正在評估這一投訴,包括外籍人士被迫在央視的鏡頭前認罪,然後中國政府利用這些認罪畫面作為宣傳,通過這兩家媒體向世界各地播放。但到目前為止,FCC的有關調查仍無定論。根據相關法律,FCC並不參與監管內容。

科蘭茲克: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東南亞問題高級研究員約書亞·科蘭茲克(Joshua Kurlantzick)認為,中國官媒在西方民主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影響力十分有限,它們應該被批准擁有一定的運作空間。

“我認為,只要在報導、資金和聘用方面有合理的透明度,就應該允許它們(中國官媒)運作。”他對美國之音說。

科蘭茲克表示,真正的威脅並不來自CGTN,而是中國的社交媒體和互聯網,以及像新華社這樣真正有影響力的官媒。

他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希望看到透明度。但我們也需要合理地思考我們真正重大的威脅是什麼。來自中國社交媒體的威脅遠比CGTN要大。比如,與中國富豪或與中國共產黨有聯繫的個人購買地方媒體的方式相比,或者與新華社相比,它(CGTN)實際上是相當透明的,新華社的讀者人數和影響力比CGTN大得多。”

牛津大學互聯網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今年5月發布了一份關於中國政府使用包括機器人在內的網絡技術來擴大其外交官在互聯網上外宣傳播的調查報告。牛津大學的兩名研究人員和美聯社(AP)的全球調查小組(Global Investigations Team)分析了時任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和中國駐英大使館2020年6月9日至2021年1月31日的所有推文、轉推和回复情況後得出結論,有62個虛假賬戶被用來在推特(Twitter)上放大和宣傳中國的官方立場。

這項調查還發現,近三分之一的推特賬戶是在2020年4月至8月的五天內創建的,時間僅相隔幾分鐘。這些賬戶長期處於休眠狀態,但幾乎在同一時間活躍起來。它們往往在中國外交官發推後1分鐘內開始轉推、回复,而且它們所使用的語言模式與正常用戶的語言模式截然不同。

中共外宣是信息戰

前五角大樓情報分析師丹·蓋瑞特認為, 社交媒體已成為中共與西方展開一場輿論宣傳戰的重要戰場,因為社交媒體更有利於散佈虛假信息。

“(社交媒體上)有標題,這是任何文章中最重要的部分,有圖像,這也是非常重要的。還可以有講話,其中可能是一個聲音片段,某人的講話或來自街頭的聲音片段,諸如此類。因此,一旦公眾看到這些信息,美國和西方國家再要做出反應就已經太遲了。“他說。

外交關係協會的科蘭茲克則表示,在社交媒體方面,美國政府能做的事情並不多,這需要推特和臉書(Facebook)等科技巨頭承擔起更多責任,對虛假賬號進行識別和刪除。他說:“大型社交媒體巨頭應該採取更積極的措施來進行標識。它們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來識別那些來自政府支持媒體的報導。但這又是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還不清楚他們到底該應該審查哪些媒體。”

但中國官方散佈虛假信息的做法已經逐漸從幕後轉向台前,甚至是肆無忌憚。最近,”瑞士科學家威爾遜·愛德華茲(Wilson Edwards)”的事件被瑞士駐中國大使館戳穿,稱“查無此人”。這位根本不存在的瑞士人接二連三地出現在中國大小官媒上,抨擊世界衛生組織的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在美國施壓下被政治化。在瑞士大使館發表聲明澄清並不存在這樣一位瑞士科學家後,所有報導瞬間消失。

“這是一場信息戰和政治鬥爭,”前五角大樓情報分析師蓋瑞特說,“我認為它們(西方國家)需要有一個新的組織,專注於中國整體的、系統的、多方面的、多平台的信息戰活動。只有通過建立一個對中共所有活動有全面了解的組織,它們才能設計出一個全面的方法來反擊。因此,我認為主要的一點是,我們必須再次認識到這是信息和政治戰運動的一部分,我們需要新的組織來監測這一點。”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