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搶佔外交先機美歐恢復關係遇挑戰?


美國和歐盟的旗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36 0:00

在北京和布魯塞爾達成一項重大的投資協議之際,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再次呼籲與歐盟重建聯盟關係。分析認為,隨著中國試圖搶佔外交先機,美歐在恢復關係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雙方長期合作前景仍然存在。

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週日對媒體表示,當選總統拜登將先解決美國與歐洲盟友之間的經濟分歧,共同從貿易、技術、軍事和人權等多個方面抗衡中國。

他說:“我們的目標是馬上走出去,坐下來不僅討論中國問題,而是解決我們存在的經濟分歧,這樣才能結束特朗普政府發起的多線貿易戰。”

拜登政府近期多次就恢復美歐關係向歐洲盟友喊話,但收效甚微。就在上月,儘管面臨美國的反對,歐盟仍與中國達成投資協議,這被廣泛視為中國試圖在拜登就任前與歐洲建立更緊密經濟聯繫,以阻止美歐聯手應對中國。

專家認為,歐洲忽略拜登陣營的反對意味著,拜登需要爭取與盟友建立統一戰線應對中國,美歐關係不會自動恢復到特朗普政府前的相對友好狀態。

存在挑戰

在特朗普任期內,美國對進口的鋼鐵和鋁加徵了關稅,包括來自歐盟的產品。歐盟隨即對美國征收了報復性關稅,兩方關係呈斷崖式下滑。

特朗普政府前高級貿易官員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近期在一篇觀點文章中寫道:“為了重建信任,美國必須扭轉對歐盟徵收的鋼鋁關稅。 我在白宮工作期間,沒有其他問題比以國家安全名義成為美國關稅的目標更讓我的歐洲同事感到困擾。當選總統拜登至今對這一話題保持沉默。”

除了關稅的矛盾,巴黎德洛爾研究所外交與安全政策研究員斯特爾(Anna Stahl)表示,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和歐洲的分歧還在於對如何應對中國挑戰的看法不完全相同。

她對美國之音表示:“歐盟和美國在接觸和遏制中國之間的平衡問題上看法不一。美國認為中國主要是威脅其安全和經濟利益的競爭對手,因此在過去幾年裡對中國採取了對抗性做法。相反,歐盟仍然對與中國的接觸持開放態度。”

意大利智庫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托奇(Nathalie Tocci)也表示,歐洲更傾向於通過相互接觸和依存,利用槓桿作用對中國施壓。

她說:“鑑於歐洲的影響力一般是通過貿易等軟實力工具發揮的,因此,如果沒有參與,就沒有對人權相關問題施加有意義影響的餘地。”

在這一點上,拜登政府遏制中國的手段似乎與歐洲的策略更為接近,他主張與歐洲和亞洲的盟友協商,聯手應對中國,並重返國際組織,這受到了歐盟的歡迎。

不過,雙方的合作可能要好幾個月才能實現。美國法律規定即將上任的政府成員在宣誓就職前不得與外國官員接觸,而北京正利用這個空檔期不斷拉近與歐盟的關係。

中國奪得先機?

從去年11月與亞太14個國家簽署全球最大規模區域貿易協議,到12月與歐盟達成投資協議,這對中國來說是外交勝利。此前,中國的國際聲譽因新冠病毒流行、對香港民主的鎮壓和在新疆的大規模拘留而受到損害。

在中國與歐洲宣布達成協議前,雙方代表已經談判了七年。但在拜登贏得總統大選後,談判的進展突然加快。報導稱,習近平授意做出罕見讓步才最終促成了協議。

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貝納(Thorsten Benner)告訴美國之音: “在歐盟與美國新政府有機會討論對北京的共同立場前,現在就通過這項協議,會不必要地損害與美國新總統的關係。”

他還表示,這個協議向北京發出了錯誤信號,即人權和國際法對歐盟來說並不重要。

反對者的批評體現了歐盟在經濟利益和政治影響之間平衡的難度。過去幾年,中國對歐盟的直接投資成倍增長,主要投向基礎設施和高科技等戰略領域;歐盟對華投資也創新高,其中約一半是製造業,德國汽車業是主要投資方。

作為歐盟輪值主席國的領導人,默克爾把在德國主席國任期結束前達成這項投資協議作為首要任務,她在說服其他歐盟領導人接受這項對德國工業有利的協議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對歐盟中的其他支持者來說,與北京達成協議是一個在美國新政府上任前展示其對外關係戰略自主的契機,他們認為該協議使他們更接近與美國的平等。

美歐合作前景仍在

不過專家認為,長期來看,美歐仍將在處理中國問題上達成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中歐投資協議正式生效困難重重,因為協議必須得到歐洲議會的批准,而議會有一大派質疑它在阻止中國人權侵犯方面做得不夠。

托奇告訴美國之音,在全球治理中推行自由和民主是美歐合作的堅固基石。

她說:“對於中國不公平的經濟行為、對人權和法治的侵犯、5G網絡的安全風險,以及對全球治理的不在意,雙方有著類似的擔憂。”

此外,默克爾的任期將於2021年9月結束,她的繼任者可能會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隨著中國展現愈加侵略性的全球姿態,其他歐盟成員國的疑慮正在增加。

斯特爾認為,儘管歐盟不支持脫鉤,但與美國一樣,對中國主導的經濟體系和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感到擔憂。

她說:“中國的經濟措施威脅到像美國或歐盟成員國這樣按市場規則行事的國家的競爭力。與美國一樣,歐盟也在試圖重新審視與中國的經濟關係。”

目前中國僅在書面做出承諾,放寬歐洲公司在華經營,並遵守強制勞動的國際標準,外界質疑北京採用緩兵之計,不會真正兌現承諾。

智庫彼得森國際研究所的歐洲問題專家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表示,鑑於中國加強了經濟控制,提倡自力更生,這與協議要求推動中國經濟開放的方向相反。

他對美國之音說:“如果中國政府只是在紙面上做出很多讓步,以破壞任何潛在的美歐交易,但從未真正履行,這對歐盟來說是雙輸。因此執行協議對歐盟來說是關鍵,因為他們無法以其他方式真正影響中國的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