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中國減少碳排放計劃落實有難度


資料照:中國山西大同附近的一座燃煤火力發電站的煙囪在冒煙。(2015年11月19日)
分析:中國減少碳排放計劃落實有難度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0 0:00

中國最高領導人連續第二年在聯合國大會做出減少碳排放的,贏得了國際社會的一致歡呼。但專家指出,中國落實環境承諾還面臨一系列挑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二稱,中國將不再支持污染嚴重的海外燃煤電廠,並將支持能源的綠色轉型。此舉旨在增強北京在氣候問題上的信譽。

他在預先錄製的聯合國大會講話中表示:“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作為全球煤電廠的最大公共資助者,中國領導人的上述表態可能為國際煤炭融資項目敲響喪鐘。但中國的經濟模式仍然相當依賴煤炭,這將導致北京在實現既定目標的道路上步履維艱。

最大公共資助者

波士頓大學7月的一項研究顯示,在2013年至2018年期間,中國進出口銀行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占到全球國家公共部門跨境融資支持的煤炭電廠總融資的50%,截止2020年總投入超過500億元,

受到一帶一路項目的推動,這些新建的煤電項目聚集在亞洲。印度尼西亞是中國最大的煤電項目合作夥伴,有21個項目和約93億美元的投資,越南和巴基斯坦的項目數量緊隨其後。

美利堅大學外交學院教授、環保學者夏竹麗(Judith Shapiro)說

,對於一些能源供應緊缺的國家而言,與中國合作是獲取資源的優先途徑,因為北京有充足的資金和豐富的經驗。

她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立場是,它將與受援國夥伴合作,努力滿足其基礎設施需求。在許多情況下,要求的是燃煤電廠。中國在這一領域擁有豐富的專業知識。”

美國智庫全球能源監察的煤炭項目主管謝瑞爾(Christine Shearer)對美國之音表示,投資海外的煤電廠也是中國轉移國內過剩產能的渠道。

她說:“中國擁有全球一半以上的煤廠。這些工廠大部分是在過去十年中建成的。由於這種快速建設,中國發展出一個專門建造煤廠的行業,速度快,價格比其他國家便宜。面對國內日益飽和的市場,該行業開始在國外尋找新的市場。”

韓國和日本一直是除中國外海外煤電廠的兩個最大資助者。但由於面臨加劇的公眾監督,這兩個國家分別在今年4月和5月宣布停止公共投資支持此類項目。有鑑於此,中國已經被視為“最後的貸款人”,主導了煤炭融資。

然而,隨著全球環保意識的加強和對可再生能源的推廣,中國的海外煤炭項目不僅面臨來自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還受到來自援助國公民社會團體越來越大的壓力。

全球範圍內的煤炭使用正處於十字路口。據《紐約時報》的統計,煤炭項目支出在2019年降至十年來的最低水平,在過去20年中,相比新投產的燃煤電廠數量,有更多的燃煤電廠因為融資或盈利困難等原因關閉。

謝瑞爾表示,天然氣、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價格已經大大降低,煤電項目的價格優勢被削弱,還可能面臨因環境污染被額外收稅的可能。

她說:“煤炭在經濟上的競爭越來越難。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地方建設新的太陽能光伏或風能發電能力比保持現有的燃煤機組運行更便宜,預計這一趨勢將在十年內覆蓋100%的市場。此外,對煤廠徵收碳稅和施加其他氣候有關限制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中國環境論壇主任吳嵐(Jennifer Turner)告訴美國之音,放棄投資海外煤電廠有助於中國的國際聲譽,北京仍然有機會向以前的市場出口綠色科技。

吳嵐說:“全球清潔能源的市場是數万億美元的。美國、中國和歐洲有足夠的空間出去投資,所以不一定有輸家,中國仍然可以賺錢。”

可再生能源的研發和出口已經成為國與國之間新的競技場。近年來,中國的綠色科技技術有了顯著的增長。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中國光伏行業協會7月稱,該國計劃今年多達65千兆瓦的新增太陽能發電裝機。

吳嵐表示,中國將政策資源向可再生能源傾斜有助於在與美國的綠色科技競爭中贏得優勢,為未來經濟輸入更可持續的利益。

她說:“這就像著名的太空競賽,不過是美國和一個新的國家-中國,而這是一場氣候競賽。”

經濟模式轉型

雖然中國領導人承諾減少煤炭使用來保護環境,但現實是中國的經濟模式嚴重依賴煤炭產業,並且新冠大流行後的經濟恢復更需要穩定增長來支撐。

習近平在周二的演講中沒有說明將如何處理已經籌劃、批准或者正在建設的近50個項目,更沒有提到中國在國內繼續建設煤電廠的計劃。

環境專家指出,中國擺脫煤炭是非常困難的,政府將面臨來自國內反對限制其市場的煤炭利益集團的巨大阻力。

夏竹麗說:“中央政府不能完全控制各種中資實體選擇在海外做什麼,特別是當他們受利益而不是地緣政治聲譽考慮的驅動時。”

中國國內對煤炭發電的依賴也相當嚴重。據綠色和平組織的數據,在國內,中國從煤炭中生產了約1200千兆瓦的能源,而在國外幫助建立的煤電廠的產量不到100千兆瓦。

在中國,煤炭仍然比可再生能源有價格優勢,煤電佔該國發電量的近70%,國家能源局的目標是在2021年將煤炭在能源結構中的份額減少到56%以下。

然而,能源需求的增加和經濟壓力使得煤炭消費繼續上升。據芬蘭能源和清潔空氣研究中心的估計,去年,中國新建的煤電容量是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總和的三倍多,相當於“每週超過一個大型煤電廠”。

該中心的數據還顯示,今年一季度,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大流行前的水平高出9%。

夏竹麗說:“ 在國內,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挑戰增加了維持就業和利潤的壓力。遠離煤炭的轉型代價高昂,鑑於中國國內煤炭供應充足,這些成本是中國目前難以承受的。”

中國領導人已承諾在2030年前碳排放達到排放峰值,並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分析公司TransitionZero在4月的一份報告指出,要實現碳中和,中國需要在未來十年關閉近600家燃煤電廠。

專家表示,這要求中國更快地進行經濟轉型,改變嚴重依賴重工業的經濟模式,這會打擊以鋼鐵和水泥等碳密集型產業而聞名的國有部門。

波士頓大學的國際氣候談判專家班達瑞爾(Rishikesh Bhandary)告訴美國之音:“特別是中國北方的社區,許多人直接或間接依賴煤炭經濟。在中國經濟從煤炭轉向清潔能源的過程中,如何創造替代性的生計將是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