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失控:民議習近平應承擔幾多責任


武漢洪山體育館被改成臨時醫院,工作人員搭起多個床位以收容新冠病毒感染者。 (2020年2月4日)

觀察家和批評者指出,在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擴散之際,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眼下確實是正在全力應對當前疫情,但當局的主要力量是用於盡力控制輿論輿情而不是盡力控制病毒疫情或給感染者提供治療和照顧。

在當今中國,許多地方許多患者處於病危狀態,其家人無論怎樣哀痛呼號救治,但當局卻不管不問,讓患者在家中,在大街上,在醫院走廊裡自生自滅。但中國任何一個網民在中國任何一個地方就疫情問題發表了什麼令當局不高興的言論,便馬上會有一群公安人員上門警告、威脅、抓捕。

然而,觀察家普遍注意到,截至目前,從中國官方媒體到小粉紅或五毛黨(即中共掌控的偽裝為普通網民的民意操控特工)都沒有對習近平政權有能力在全世界大撒幣讓全世界吃驚卻沒有能力保障一線醫務人員的口罩和防護服、沒有能力為中國大眾提供起碼的醫療保障這一現像做出評論,或為當局做辯護。但現在已經有明顯跡象顯示,習近平當局在試圖甩脫官方封鎖信息打壓輿論釀成災禍的責任。

在觀察家看來,這種甩脫責任即中國網民所說的甩鍋的說辭主要是兩種:一種是信息披露不及時是下面的人玩忽職守,無能,懶政,不作為,沒有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再一種是中國的醫學研究人員在第一時間把持住病毒樣本用於寫論文,而不是及時做出報告讓有關部門可以在第一時間得到及時的情況通報、做出正確的決策。

1月28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網站發表署名文章,談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信息封鎖導致公眾沒能及早提高警惕最終造成疫情大擴散的問題。該文批評地方官員“把信息公開認為是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沒有“站在黨和國家的視角考慮問題”。

在許多觀察家看來,聲言法律必須服從中共、堅決不要司法獨立的中國最高法院通過其網站發表這篇署名文章,明顯地展示了中共最高當局要把鍋甩給下面的官員的意圖。

此外,在中共嚴密控制的互聯網上,一度盛傳的一種傳聞說,中國的醫學研究人員早就掌握了造成疫情的病毒的關鍵性信息,但他們卻忙於搶先寫論文在國際權威醫學研究雜誌上發表以爭名奪利,而不是以公眾利益和生命安全為重。這種傳聞一度引發中國公眾對這樣的私自私立的醫學研究者的憤怒。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迄今為止的形勢發展已經明顯顯示,中共最高當局試圖將鍋甩給下級官員、甩給醫學研究人員的努力碰壁了。

胡平說:“我想這兩種說法都站不住腳。人們都知道,因為正是吸取了2003年應對沙士的教訓,中國說建立起了相應的(疫情及時報告)機制,遇到什麼事情,地方官員就沒有多少自主的權力了,有什麼事情必須直接上報到中央。武漢市長周先旺把這件事情講得很清楚。”

胡平在這裡所謂的“武漢市長周先旺把這件事情講得很清楚”是指,武漢肺炎疫情在武漢當局明顯的隱瞞下不斷發展、最終進入大爆發的失控境地,招致公眾的強烈譴責。在激烈的批評譴責聲中,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在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時說,武漢和湖北先前之所以沒有及時向公眾披露疫情實況,是因為沒有得到中央的批准,所以不能披露。

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後來的多次聲明也顯示,中國當局早就對疫情有足夠的了解,並且向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國際組織和美國等國家進行了幾十次的通報,顯示了中國不存在醫學研究人員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信息據為己隱匿不報從而導致中國政府當局不能及時了解疫情實況的問題。

最終的甩鍋:艱辛探索?

來自中國的許多跡象顯示,儘管中共當局全力封殺網民有關習近平應當為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大爆發承擔多少責任的議論,但公眾和網民的議論顯然令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感到不安;中共當局仍在努力為習近平開脫。

一些觀察家說,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1月29日對中國疾病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的採訪是明顯地為習近平進行辯護。

中國媒體的報道說,曾光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公共衛生人員的決策考慮的就是科學性的問題,是一個科學的視角,但政府官員考慮問題並不單純是科學的視角,這只是他們決策依據的一部分。

曾光說,“他(領導人)要考慮政治視角,考慮維穩的問題,他要考慮經濟的問題,他要考慮春節老百姓的天倫之樂,滿意不滿意的問題。我們(專業人員)說的話往往只是他們決策中採納的一部分”;曾光錶示,不能說政府官員這種視角不對,事情的決策是要多方面考慮的,但在關鍵問題上要建立一個經驗,要更多的採用科學視角。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曾光的這番話很值得玩味;考慮到胡錫進因總是奮不顧身為中共當局的任何倒行逆施做辯護而在中國網民當中獲得“叼飛盤”的綽號,考慮到曾光作為一個官方學者的身份,胡錫進採訪曾光的這番話顯然是為中共辯護,為習近平當局辯護,其辯護的邏輯是中共喜歡說的領導因經驗不足而“交學費”或“艱辛探索”。

胡平表示,且不說有多少有自尊並珍惜自己生命的中國人願意把自己性命拿出來供習近平當“艱辛探索”的試驗品,且不說習近平是否與中國公眾商討過他用他們的生命安全來進行試驗探索的計劃,就算是我們全盤接受曾光的說辭,任何一個願意講道理的人也難免會提出質疑。

胡平說:“平心而論,作為國家領導人面臨重大問題做任何選擇都要冒一定的風險。你如何選擇,你願意冒哪種風險,就顯示出了你的基本價值傾向了。而在這個問題上,你看習近平做出的選擇就表現出他的內在的、根深蒂固的價值偏好。他顯然認為,一般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比起他的政治大局,比起他一心想營造的盛世景象相對是不重要的。他喜歡帝國氣派,而春節是這樣的大好機會,他一向喜歡大節慶,喜歡輝煌景色,他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機會。另外他也肯定想,中國這麼大,人這麼多,哪年流行病不死點人哪。”

中國國內外許多觀察家指出,1月23日,在武漢當局宣布封城幾個小時之後,習近平以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國國家主席的身份在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春節團拜會上發表講話,隻字不提人口上千萬的武漢封城,不提武漢疫情,而是大談中國夢,這種將千百萬人的死活忽略不計的夢話已經清楚地顯示了武漢疫情在習近平心中的分量。

不過,習近平本人在接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德時候明確而清楚地說:“對於中國人民來說,我們現在正在進行著一場嚴肅的的鬥爭。中國政府是高度重視,因為政府的宗旨就是,把人民的生命安全、身體健康放在最高位置上。所以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我相信,只要我們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我們一定會戰勝這一次的疫情。”

問責成超敏感話題

在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武漢肺炎疫情依然在迅猛擴散之際,當今疫情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堅持當今中國的事情必須是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習近平是否應當為一再延誤阻止疫情爆發的時機而承擔責任乃至罪責的話題成為當今中國超敏感的話題,成為中國媒體不得碰觸的新聞報導和評論禁區。中國網民就這個問題發表的意見,其中包括以委婉曲折的措辭提出的意見則不但會被立即刪除,而且還會遭到禁言和封號的處罰。直接提出習近平名字予以批評的中國公民則面臨被抓捕的高風險。

然而,觀察家說,中國當局顯然是知道疫情問責的問題是一個迴避不過去的問題,因此當局正在設法應對這一問題,而且其努力的主攻方向顯然是向下推卸責任。

據官方媒體新華社星期一(2月3日)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討論疫情防控問題,習近平發表講話稱,對失職瀆職的官員,要依紀依法懲處。但官方媒體沒有說,決定長時間向中國公眾隱瞞疫情,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中招染毒、幾千萬人陷入封城困境導致人道主義災難、導致至少400多人死亡的官員是否是失職瀆職,是否應當承擔責任並受懲處。

新華社2月5日的報道引述了習近平在當天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會議上的講話,其中沒有他表示要承擔責任的內容。習近平在講話中說,要“加大對暴力傷害醫務人員的違法行為打擊力度,嚴厲查處各類哄抬防疫用品和民生商品價格的違法行為,依法嚴厲打擊抗拒疫情防控、暴力傷醫、制假售假、造謠傳謠等破壞疫情防控的違法犯罪行為...。”

截至目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一直沒有回答中國公眾反復提出的質問,這就是,當局先前長時間堅持聲言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可防可控”、“未見明顯的人傳人”的說法是否是造謠傳謠,是否是應當追究的違法犯罪行為。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