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政府監管加強 資本逃離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在中國東部江蘇省連雲港市的連雲港港口,一台起重機將一個集裝箱裝上卡車(2021年9月7日)。

政府監管加強 資本逃離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0 0:00

中國經濟下半年增長面臨下行的壓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政府日漸加強的監管行動、電力短缺、以及疫情“零容忍”政策等對中國的第二、第三產業產生巨大衝擊。一些金融機構已經調低對中國經濟增長的全年預期。

週四,荷蘭國際集團(ING)兩個月來第二次下調對今年下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預測,預計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GDP增速將分別同比放緩至4%和4.5%,全年增速從8.9%下調到8.7%。

ING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彭藹嬈(Iris Pang)在解釋下調原因時援引了電力供應緊張和監管持續收緊的影響,稱中國第二和第三產業都受到了巨大衝擊。

她在分析報告中寫道:“電力短缺和工廠暫停運營影響了第二產業。由新冠導致的港口停運主要影響第三產業。科技數據隱私、網絡遊戲時間限制、以及補習中心的關閉也屬於第三產業……。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的人因為恆大事件而失去工作或減薪。”

政府監管加強,資本逃離中國

近幾個月來,中國政府對國內的高科技、能源和房地產等行業加大了監管行動,中國市場蒸發超過一萬億美元,阿里巴巴等巨頭的股價近乎腰斬。

本週,全球主要的對沖基金公司英士曼集團(Man Group)、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和埃利奧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均發聲稱對中國的投資前景感到擔憂。

索羅斯公司的首席投資顧問費茲帕克里克(Dawn Fitzpatrick)在彭博投資舉辦的在線會議上表示:“我們現在沒有把錢投入到中國”。

智庫大西洋理事會亞洲安全倡議的高級研究員羅伯茨(Dexter Tiff Roberts)表示,由於政府政策的巨大不確定性,西方投資者正在遠離中國。

他告訴美國之音:“外國投資者在尋求交易時將變得更加謹慎,並且在發起交易前,將盡其所能,努力從中國政府的角度確定他們正在考慮的任何交易的敏感性。”

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9月從中國債市撤資81億美元,創6個月以來最大規模資金外流。

然而,這場監管引發的危機還沒有放緩的跡象,並迅速蔓延到房地產領域,這可能對中國的經濟增長前景造成更深遠的負面影響。

中國政府在今年早些時候稱,將在政策目標中優先考慮“共同富裕”,要求控制房價,遏製過渡借貸,並指責房價惡化了收入不平等,威脅到社會穩定。

這直接導致中國最大的房地房開發商之一的恆大集團陷入債務危機。背負超過3000億美元總債務的恆大上月兩度未履行償付義務,至今也未宣布要如何償付投資人。

中國房地產行業面臨的壓力紛至沓來。房地產開發商花樣年控股未能償付2.06億美元在本週一到期的債務,新力控股因面臨即將違約的風險,評級在周二遭到下調。

房地產開發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核心動力。據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NBER)去年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如果房地產活動下降20%,中國的GDP會下降約5-10%。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沃爾夫(Martin Wolf)表示,實際的經濟影響可能更糟。他本週在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這將帶來巨大的挑戰,並給當局帶來一個大麻煩:什麼可以取代房地產投資來創造需求?”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預計,更多小型民營房地產企業將難以戰勝監管收緊和利潤下降的挑戰,尤其是槓桿較高的企業。

她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寫道:“恆大的債務危機可能會像滾雪球一樣繼續下去,而經濟增長可能無法像過去一樣填補損失。”

在打擊私人開發商借貸的政策背景下,中國城市土地拍賣的需求正在下降。據路透對財政部數據的計算,8月全國土地出讓價值同比驟降17.5%,這是2020年2月以來最大降幅。

中國地方政府約20%的收入依賴於土地銷售。土地需求進一步下降可能會迫使地方政府削減開支和投資,這將直接影響醫院和學校等社會公共產品的提供。

限電限產

中國還正在為遏制國內煤炭產量和進口的政策付出高昂的經濟代價。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仍主要依靠煤炭發電。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9月宣布,中國的目標是在2030年達到碳排放峰值,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這啟動了國家和地方的計劃,要求減少煤炭生產。

廣泛的燃煤短缺給鋼鐵和鋁業等能源密集型產業的生產造成限制,還影響了製造業。本次電力供應削減恰好是出口生產季節,對出口商和製造商的經營非常不利。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9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進一步降至49.6,低於上月0.5個百分點,陷入萎縮區間,為年內最低。

本月初的暴雨對中國產煤大省山西造成地質災害,這對本就供應緊張的煤炭市場造成更大壓力。中國官媒報導稱,截至10月4日(週一),山西省共停產煤炭27座,非煤礦山99座。

為了減輕企業的壓力,中國官員鼓勵發電公司從蒙古和印度尼西亞等地購買煤炭,但供應短缺已經推動全球煤價暴漲,而且即使擴大進口也很難填補澳大利亞煤炭的空缺。中澳關係每況愈下,2020年12月,中國政治禁止從澳大利亞進口煤炭。在禁令前,中國進口煤炭主要依靠澳大利亞的供應。

援引持續的能源短缺,投資銀行高盛上週將對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測從8.2%下調至7.8%。在高盛下調預期前,野村證券和惠譽國際也採取了類似措施。

高盛的經濟學家在報告中稱,新冠大流行後出口的恢復增加了製造商對電力的需求,“同時,減少燃煤相關排放和減少煤炭進口的努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供應水平,導致價格大幅上漲”。

新冠“零容忍”政策威脅著經濟增長

該銀行還表示,對新冠病毒採取的“零容忍”政策也在威脅中國的經濟增長。

中國採取了嚴格檢疫和關閉商業的措施,試圖確保7月下旬在國內出現的變種新冠病毒的進一步擴散,政府鼓勵居民不要離家,這重創了服務業和消費。

據中國交通部的數據,中國“黃金周”國慶期間的出遊人數比2019年新冠爆發前下降了約30%。

凱投宏觀首席亞洲經濟學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週五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寫道:“國慶節假期對旅遊部門的許多人來說是一個令人失望的假期。只要中國的目標仍然是零COVID,就不可能有任何重大改善。”

(本文參考了路透社的報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