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擴充對外制裁武器庫 中國《出口管制法》生效


中國東部江蘇省連雲港市的港口,工人們將出口產品裝船(2020年6月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4 0:00

中國新的出口管制法本週生效,增加了北京反制外國制裁的工具。但一些貿易專家指出,該法將增加企業的合規負擔,並可能加劇全球貿易壁壘。

中國首部《出口管制法》於2017年起草,今年10月底獲得批准,直接加強了北京對可能損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貨物、技術和服務的出口控制。

這部法律被廣泛認為是對美國類似行動的回應。此前,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華為和字節跳動等主要中國科技公司施加限制,中國獲取美國技術的渠道幾乎被完全切斷。

新美國安全中心技術與國家安全項目研究員卡尼亞(Elsa Kania)告訴美國之音:“這是對美國針對中國實施技術限制的一種可預見的回應和反制措施,基於對國家安全的廣泛理解,為限制兩用和敏感技術的出口提供了一個法律框架。”

新法內容

該法規定,管制物項包括“兩用物項、軍品、核以及其他與維護國家安全和利益、履行防擴散等國際義務相關的貨物、技術、服務等”。

與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管理條例》類似,中國對管制物項採用出口許可制度,出口商必須申請出口許可證才能出口管制清單中所列的任何物項。

該法還要求出口商主動為未被列入官方管制清單的、可能對中國造成潛在損害的出口交易申請許可證,並允許北京對未列入清單的物項實施最長兩年的臨時出口管制。

另外值得關注的一點是,該法律允許北京審查申請者的“相關信用記錄”來決定是否准予許可證。這令外界質疑,該法律是否成為強迫企業遵守國家意志的另一個法律工具。

新美國安全中心技術和國家安全項目的研究助理里科寧(Ainikki Riikonen)告訴美國之音:“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已經對企業的行為進行了懲罰或獎勵,而將其與出口管制掛鉤的可能性,又為這一懲罰和獎勵體系增加了一層。”

在中國商務部週三公佈的初步名單中,首批被列入管制清單的包括商用密碼的設備和服務,這廣泛應用於電力公共事業和金融領域。這些限制措施將從1月1日開始實施。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週四表示,更多的項目將被列入出口管制清單,商務部將“適時發布”。

美國專攻出口管制的律師奧圖爾(Timothy P. O'Toole)告訴美國之音,一些原材料、用於計算機、監控、工業測試和研究的高科技產品等軍民兩用物資更容易被列入清單。

奧圖爾還表示,除了基本框架以外,該法律在如何實施方面非常模糊,預計企業需要額外的資源才能滿足合規要求。

他說:“業界最關心的直接問題是,你要怎麼做才能遵守這些法律?而要遵守這些法律還要做多少工作?”

廣泛影響

該法律的初步實施已經激起了市場的不確定性,外界擔憂中國可能更多地出於政治目的濫用出口管制措施。

新法明確允許中國對“濫用出口管制措施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和利益”的國家進行報復,但條例沒有明確界定濫用的定義。

卡托研究中心貿易政策研究員朱鹮告訴美國之音:“我們不知道在實踐中是如何運作的,語言有很大的迴旋餘地。但這是北京在感到自己被不公平地針對時採取行動的一個方便工具。”

中國內部似乎已經在討論允許利用該法律對美國未來的出口限制進行報復。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10月底發布的一篇現已被刪除的文章表示,“新法律可能為國家批准稀土金屬出口禁令鋪平道路。”因為預計出口管制法會影響稀土出口,稀土的市場價格已經上漲。

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貿易專家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預計,在拜登即將接任美國總統的情況下,施加出口管制可能被視為美中關係的一種常見動態。

他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會等著拜登在新的貿易和技術限制方面的舉動,再決定是否利用法律來阻止對美國企業至關重要的出口。”

這似乎也對中國的其他貿易夥伴發出了矛盾的信號,特別是考慮到北京上月與14個國家簽署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區域自由貿易協議

朱鹮指出,新的出口管制法可能促使其他國家採取類似的貿易管制措施,致使出口管制這一手段被濫用。

她說:“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構的癱瘓狀態意味著,這種措施可能被濫用。這可能會在全球經濟最無法承受的時刻擾亂國際貿易。”

面對該法可能擾亂外國企業在華供應鏈的指控,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週四回應稱,“中國將根據國際慣例和新法嚴格控制出口,外國企業不必擔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