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為甚麼中國對一些有爭議的地方重新命名?


2012 年10月21日,印度士兵在印度東北部的阿魯納恰爾邦的印中邊境沿控制線行走。(美聯社)。
2012 年10月21日,印度士兵在印度東北部的阿魯納恰爾邦的印中邊境沿控制線行走。(美聯社)。
為甚麼中國對一些有爭議的地方重新命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8 0:00

專家說,中國正在對亞洲有爭議的地點重新命名,以支持其領土主張並建立證據,以便在任何主權爭端進入法庭時來支持這些主張。

北京方面使用了新的名稱和其他地圖編碼,以支持其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以及最近與印度有爭議的部分山脈地區的主權主張。

據中國國營的《環球時報》新聞網站的一篇英文報導提到,中國民政部12月29日宣布,對藏南地區15個地名進行了標準化處理。這15個地方位於印度控制的位於東北部的阿魯納恰爾邦。印度用自己的地名來稱呼這些地方。

北京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的中國專家廉湘民告訴《環球時報》,這15個地名符合“國家規範地名管理的努力”。這篇英文報導說,這包括“存在了數百年”的地名。

分析人士對美國之音說,他們認為,中國領導人重新命名這15個地方,是為了提醒中國公民他們的這些主權主張,同時在亞洲地區的爭端中向對手保持施壓,特別是為國際法院或世界仲裁庭的聽審做準備。

“我認為,中國的觀點是,敘事戰的一部分,塑造關於衝突的敘事的一部分,就是讓你的對手、對立聲索或爭議方處於不利地位,而中國占據優勢。”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位於華盛頓的資深政治學家黑考特(Scott Harold)說。

中國還利用軍事建設和經濟聯繫來推進其有爭議的主權主張。過去十年,日本、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越南和印度都在反擊。中國和印度曾兩次陷入軍事對峙,其中一次是在2020年。2016年,馬尼拉在一場針對中國南中國國海主權主張的國際仲裁庭的訴訟中獲勝。

其他亞洲國家也對有爭議的地物進行重新命名,包括馬尼拉將南中國海稱為“西菲律賓海”。自2010年以來,中國在擴大其海上影響力方面尤其突出,經常利用其軍事優勢在領土爭端中獲得優勢,並讓中國的近鄰及其西方盟友感到不安。2017年,中印邊境緊張局勢急劇升溫。

老地方,新名字

在17世紀之後邊界制度在世界範圍內得到執行之前,周邊人口的移動性更大些,給地方起名字也更為隨意。黑考特說,中國現在尋求“利用這段歷史”。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教授張家松(Alan Chong)對此表示贊同。他說,中國的地圖繪製者選擇與中國在其目標地區的歷史角色相符的名稱。例如,中國政府曾表示,中國的漁船在大約2000年前曾航行於南中國海,因此為這片海域的小島嶼命名,以反映這段歷史。

據《環球時報》報導,中國重新命名的15個地方包括八個居民點、四座山峰、兩條河和一個山口。五年前,中國重新命名了該地區的另外六個地方。中國提到的“藏南”,在漢語普通話中是“西藏南部”的意思。

廉湘民稱這些新名稱是“合法的舉動,是中國的主權權利”。

北京已對南中國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島(Spratly Islands,中國稱南沙群島)和帕拉塞爾群島(Paracel Islands,中國稱西沙群島)這兩個主要群島重新命名,儘管一些東南亞國家也對這兩個群島提出了主權要求。北京的官員表示,他們的九段線遵循了幾個世紀以來中國的捕魚模式。這些橫線覆蓋了從香港到婆羅洲350萬平方公里海域的約90%。

台灣執政黨的立法委員羅致政(Lo Chih-cheng)說,中國也長期使用統一的地圖顏色來擴大其對自治的台灣的主權主張。

“他們一直在這麼做,” 羅致政說。“他們把台灣描繪成和中國一樣的顏色。這是表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方式。”

蘭德公司的黑考特說,在東中國海,北京在20世紀50年代中期後將日本控制的無人居住的尖閣列島改名為“釣魚島”。北京與東京和台北都宣稱對這些小島擁有主權。

法律證據

張家松說,中國公眾及其海外支持者是重新命名的地標的主要受眾。他說,新名字會提醒這些人中國對這些爭議領土的主權主張。他還說,地圖名稱甚至可能被“無意中強迫”加給其他國家。

新的名字和其他地圖編碼最終出現在中國護照上,出現在國際媒體的報導中。在一個案例中,14名中國遊客在2018年抵達越南時,因穿了印有越過河內所劃界線的北京海上主張線的T-恤衫而惹怒了越南的移民警察。

夏威夷亞丹尼爾·井上亞太安全研究中心(Daniel K. Inouye Asia-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的教授吳翁(Alexander Vuving)說,中國最終可以利用這些名字在領土爭端中尋求優勢。

“在法律論證中,你必須證明你管理了一個地方,這其中的一部分是,你對它進行了命名,”他說。

張家松說,中國會等待合適的時機。

“他們現在也許同意凍結現狀,但50年後他們可能會突然決定,'好吧,讓我們上法庭,和平地贏得它',然後他們會開始指出他們有地圖和其他文件顯示,50年前,這片領土被賦予了中文名稱的事實,”他說。

中國官方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網站10月份指責印度“非法佔領”包括阿魯納恰爾邦在內的三個有爭議地區,暗示要進行法律攤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