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馬來西亞向聯合國提其海洋權利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12月19日在吉隆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4 0:00

有著盤根錯節的貿易和投資關係的老朋友中國和馬來西亞因為馬來西亞要將主權延伸至一段有爭議的海域而發生分歧。這段海域有著豐富的油氣儲備資源。

12月12日,東南亞國家馬來西亞向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遞交文件,談到將其權利從基線向南中國海在延伸370公里的計劃。這些文件與馬來西亞和越南10年前提出的申請有關。中國駐聯合國使團隊提出了反對意見。中國宣稱對南中國海大約90%的海域擁有權利。

分析人士說,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的政府正在審議馬來西亞的海洋權利,有意宣稱擁有會觸動北京的權利,這是因為其它國家都目前都在抵抗中國的擴張。美國尤其反對中國的海上擴張,而且為此向中國在亞洲的對頭提供軍事支持。

不過馬來西亞提出的挑戰並沒有點名中國。馬來西亞與可能最終誘使北京提供更多的援助,同時又在一處有爭議的海域擴大自己的立足地,而其它國家在這處海域並沒有討到便宜。

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執政學和國際研究高級副教授史蒂芬•納吉(Stephen Nagy)說:“他們正在考慮對中國施加這種真的算是硬核式的壓力,看看這是不是一個潛在的戰略機會,有可能從中國那裡挖到更多的財務援助、更多的發展援助。”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卜•拉扎克在任時很少批評中國,雖然很多馬來西亞人擔心中國的經濟影響會過大,但納吉布從中國結束資金,用於國內基礎設施項目建設。他的執政聯盟2018年在議會選舉中被馬哈蒂爾陣營打敗。

在2018年年中,馬來西亞因為“一帶一路”項目得到了大約340億美元的貸款。中國為“一帶一路”項目投入1萬億美元,在近70個國家展開“一帶一路”項目,並延伸到歐洲。 2017年,在馬來西亞從其它國家得到的總計136億美元中,有7%來自中國。

馬哈蒂爾講話要更大膽一些,不過總體來說,他也小心翼翼地設法保住與中國的友好關係。但兩國的海上主權糾紛由來已久,中國海警船駛入過有爭議水域。今年4月,馬哈蒂爾呼籲中共領導層對有關南中國海的“所謂的擁有權”做出定義。

去年,馬哈蒂爾政府凍結了中國資助的天然氣管道項目以及也是由中國援建的價值200億美元的鐵路項目。新加坡國際事務學院高級研究院胡逸山(Oh Ei Sun)說,馬哈蒂爾政府如今把目光投向馬來西亞的所有海上權利和義務。

胡逸山說,馬來西亞由於過去回應遲緩,把入海通道丟給了印度尼西亞和新加坡。

他說:“我認為本屆政府在學到了那種經驗教訓之後,試圖在法律上讓自己更保險一些。我認為,馬哈蒂爾政府正在審議它的所有權利和義務,如果有必要,會更為及時地提出這類聲索。”

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副教授張嘉松(Alan Chong)認為,馬哈蒂爾總理看到了一次機會,可以在未來有關發展援助條件的談判中,增加對中國的說服力。馬來西亞希望得到優惠貸款,並且在中國出資的項目中使用馬來西亞國內勞力。

張嘉松說:“我認為馬來西亞方面試圖為未來與中國的談判製造槓桿力,因為馬哈蒂爾在性格上比他的前任更為獨立,可以玩更為圓滑的遊戲。”

中國聲稱對從香港至婆羅洲的350萬平方公里的廣大海域擁有主權。馬來西亞、菲律賓、文萊、越南和台灣也都對這片海域提出全部和部分權利要求。馬來西亞是海底天然氣的最大勘探國。

試圖頂回中國壓力的不僅僅是馬來西亞。預計越南在明年任用於十個成員國的東盟輪值主席國時,也會強化針對中國的立場。而菲律賓人希望本國政府加大在海事糾紛方面對中國說不的力度。美國等政府為東南亞的一些聲索國提供了軍事援助。

2016年,中國在國際仲裁案中輸給了菲律賓。國際仲裁庭裁決,中國的所謂“九段線”沒有法律依據。中國引用歷史記錄來支持其權利聲索,並拒絕接受仲裁結果。胡逸山說,在馬來西亞問題上,中國希望避免重演2016年的仲裁案。

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吳海濤大使12月12日在聯大一次會議上說:“(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應繼續審慎處理“存在陸地或海洋爭端”的外大陸架劃界案,堅持依據《公約》及其《議事規則》履職盡責,特別是堅持'有爭端、不審議'規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