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網絡觀察 - 地攤政治經濟學


中國湖北省的小攤販在武漢市江漢路擺攤叫賣。 (2020年6月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12 0:00

地攤經濟一度是當今中國千百萬社會底層的人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地攤經濟的概念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經歷了令人矚目的大起大落,被觀察家們認為是反映了統治中國大陸的中國共產黨高層面在如何應對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來的嚴重經濟危機問題上的分歧。與此同時,在中共嚴密控制的中國互聯網上,有關地攤經濟的辯論還在繼續。這一局面似乎顯示中共高層就這一問題的鬥法還在繼續。

地攤經濟概念突然起飛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隨著中共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宣傳導致的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嚴重損害了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導致中國上億人失去生計,中共當局突然再度提倡多年來被嚴厲打壓得奄奄一息的地攤經濟,鼓吹地攤經濟利國利民利個人。

這裡的突然是指,在5月13日,中國官方的南昌新聞網還驕傲地對民眾擺地攤採取趕盡殺絕的姿態。該新聞網刊登的一條新聞的標題是:

“取締流動攤販50處 城管錯峰執法長效管控”。

南昌新聞網的這則消息得到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互聯網許多官方網站的廣泛轉發。這種新聞報導顯示,直到在5月13日,取締地攤、讚美威武的城管還是中國官方的政策。

對熟悉當今中國的人來說,一提到城管執法取締攤販,他們就難免想到中國各地過去幾十年里城管人員對攤販的打砸搶。打砸包括打商販,往死裡打。

中國東北瀋陽地攤小販夏俊峰就是不堪城管人員的致命性暴力毆打、追打,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用隨身攜帶的切腸刀捅死了兩名城管。夏俊峰隨後被判處死刑,這一判決受到中國公眾的強烈批評和抗議,但中共當局為了維護城管的權威還是執意將夏俊峰執行死刑。

觀察人士指出,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中國不知有多少小販的攤子被搶被砸被沒收,不知有多少小販被城管打傷,打殘乃至打死。中國的城管如此威武,以至於中國網民當中普遍流傳一個笑話,這就是,中共假如想奪取台灣或奪取跟日本有爭議的釣魚島即日本所說的尖閣諸島,不需要動用正規軍,只需派遣城管就可以了,保證能順利完成任務,大揚中國國威。

然而,到了5月下旬,到了中國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終於召開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被被推遲的年會的時候,中國官方媒體幾十年來讚揚城管威武堅決打擊地攤的話風陡然轉變。中國官方媒體5月24日公開報導全國人大代表楊寶玲建議,釋放“地攤經濟”的最大活力,給予“地攤經濟”與從業者的合法地位。

幾天之後,中國總理李克強5月28日在全國人大年會結束之際回答中外記者提問,高調回應了“地攤經濟”的說法。李克強的說法是:“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我們人均年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是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後民生為要。怎麼樣保障那些困難群眾和受疫情影響新的困難群眾的基本民生,我們應該放在極為重要的位置。

“人民群眾中有無窮創造力。回想改革開放之初,大批知青返城,就一個'大碗茶'解決了多少人的就業。前兩週我看到報導,我們西部有個城市,按照當地的規範,設置了3.6萬個流動商販的攤位,結果一夜之間有10萬人就業。中國人民是勤勞的,中國的市場也是在不斷開拓和升級的。當然,對重點人群就業我們有重點扶持的政策,像今年大學畢業生創新高,達到874萬人,要讓他們成為不斷線的風箏,今明兩年都要持續提供就業服務。”

幾天之後,中國官方媒體再度報導,李克強6月1日到山東煙台考察說““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市場、企業、個體工商戶活起來,生存下去,再發展起來,國家才能更好。 ”

在李克強發表上述講話的前後,中國官方媒體就就所謂的地攤經濟發表了大量正面報導,並宣傳說中國的城管今後要實行職能轉變,從取締地攤轉變為給攤販提供服務,壯大地攤經濟。地攤經濟概念之火熱從以下官方報導標題可略見一斑:

——多地放開地攤經濟 吸納大量就業人口

——釋放“地攤經濟”活力,讓城市更有煙火氣(方便居民生活)

——地攤經濟熱 ‘擺攤神車’股飆升

地攤經濟形勢急轉直下

與此同時,中國民間也有評論人士在網上發表評論指出,“地攤經濟”涉及中國的走向,涉及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評論說:國家政策“好不好”判斷的唯一標準就是面對危機,政策本身是否關注弱勢群體,關注困難群眾,關注中小企業。最近,“地攤經濟”重新進入人們的視野,這無疑是疫情危機中,政策回歸人性和民生的一個重要的案例。

然而,就在中國公眾和網民紛紛議論地攤經濟之際,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6月6日發出高調的署名評論,給還遠遠沒有熱起來的地攤經濟潑了一盆冷水:“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

《北京日報》發出這則權威性甚至政策性的評論,距中國總理李克強大力提倡發展地攤經濟解決嚴重失業問題和居民生活不便問題不到一個星期。 《北京日報》的這一評論在中共控制下的互聯網各大門戶網站被普遍轉載。

這一評論說:“北京是國家首都,北京形象代表首都形象、國家形象。作為全國首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型城市,有著自身的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以首善標準抓好城市精細化治理,意味著北京必須注重保持城市應有的秩序,不應也不能發展那些不符合首都城市戰略定位、不利於營造和諧宜居環境的經濟業態。”

該評論對北京人的就業問題,對北京人因為這些年來尤其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對所謂的“低端人口”和地攤的大力清理導致的嚴重生活不便閃爍其詞,只是說中共北京當局做出了美好的規劃,北京會越來越好。

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普遍認為,《北京日報》敢如此大膽跟李克強總理唱對台戲,只能是因為它得到了習近平的支持甚至是指令。

與此同時,總部設在美國的通過網絡報導中國新聞的網站《中國數字時代》報告說,中共宣傳部門6月5日發佈內部指令,“已發的有關“地攤經濟”內容要清理刪除,不要再炒作。”

《北京日報》發出的“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的宣言以及中共宣傳部門有關地攤經濟宣傳降溫的內部指令顯然對全中國產生了明顯的影響。先前被目為 “擺攤神車”(特別方便攤販擺攤的汽車)因而股價飆升並得到官方媒體大量報導的五菱汽車高興了沒幾天,便迎來了喪消息:

——地攤經濟概念股降溫 五菱汽車跌8%,兩日累跌超39%(新浪財經)

地攤經濟問題撲朔迷離

然而,在北京叫停地攤經濟並由此給全中國的地攤經濟帶來降溫甚至是肅殺的效應之後,觀察家們看到了一種詭異的現象,這就是,中國民間對北京當局的嚴肅批判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公開流行,並且基本上沒有受到太多的限制。典型的批判包括:

——平心而論,北京的城市治理水平真不怎麼樣。用把各種小商小販都給驅逐出市的方法來維護城市的“秩序”,只能說管理者的無能與懶政。和國內許多城市相比,北京的生活不便程度,大概算得上數一數二了吧!用首都的名義而拒絕建立起方便百姓生活的城市管理體系,還冠冕堂皇地發表在市委的官報上,顯示出要想讓北京提高其管理水平,道路且長且阻啊!

——在北京住了將近30年,說實話,北京不論創業環境、配套政策、公共設施建設質量還是城市治理水平和理念,比南方的深圳、上海、江浙比較先進的城市至少落後十年。整體感覺噱頭多、實效少,新聞多、落實少,地價高、資源少,空降多、調查少,“管理”多、服務少,蠻幹多、技術少,圈地多、園地少。

——每天耍筆桿子的認為北京就不應該有煙火氣,大家都去精品店去大超市賣生活物品。

在觀察家們看來,更能說明問題的是6月11日中國網上流傳的這樣的一個網民貼:

——【一線城市歧視地攤經濟本質是階級傲慢與治理惰政】排斥“地攤經濟”本質上與清理D端人口、封牆堵門等城市淨化運動一致,邏輯都是城市要“高質量發展” 。什麼是高質量的發展?讓人們共同富裕,讓城市繁榮才是根本意義。小販遍地的紐約倫敦東京難道不是一線大都市?

上面這則網民貼之所以讓觀察家們特別感興趣是因為在習近平當局反復強調“輿論一律”的大形勢下,中共最高當局對它要堅決禁止的話題可以進行令行禁止、趕盡進殺絕式的封殺。

例如,2017年11月底,習近平的愛將、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顯然是奉習近平之命以清除火災隱患為名將幾十萬當局眼中的“低端人口”在冬天的黑夜裡驅趕到大街上,並由此把他們驅趕出北京。自稱特別關心底層困難群眾的習近平當局這一慘無人道的做法受到了來自中國國內外的強烈抨擊。為了封殺網民的批評,中共當局隨即將“低端人口”列為禁忌詞。這一禁令顯然依然有效,導致上述的網民發帖時採用“D端人口”這種表述方式指代“低端人口”。

習近平自2012年11月上台以來,他本人和他的宣傳班子一直在大力宣傳習近平最牽掛的是困難的群眾。然而,自那時以來,習近平樂於在國際間大撒幣,動輒將成億美元的援助撒給外國但對中國民眾的基本民生不管不問、只是喜歡擺關心困難的群眾的姿態的做法,促使一位中國網民發出批評說:“習近平牽掛困難的群眾,但不牽掛群眾的困難。” 這一批評出現不久就被中共網路輿論管制當局刪除。

中國問題觀察家們現在還不清楚眼下中國互聯網上對習近平當局封殺地攤經濟的強烈批評仍然大量存在究竟是因為中共當局宣傳部門行動緩慢,還是面臨嚴重經濟困境的中共最高當局仍然是在內鬥,對有可能為中共紓困的地攤經濟問題仍是舉棋不定,相持不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