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當局 以肅殺姿態推出“十四五”規劃


習近平當局 以肅殺姿態推出“十四五”規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0:08 0:00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正在為即將推出所謂的第十四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簡稱“十四五”規劃)展開宣傳。當局聲言歡迎中國網民就“十四五”規劃編制踴躍提出意見。但在“妄議中央”即“妄議”習近平成為正式最罪名的當今中國大陸,網民對中共及其領袖發出的指令除了歌頌之外提出批評意見便意味著犯罪。與此同時,有研究者和批評者指出,所謂的“十四五”規劃充滿自相矛盾。

十四五規劃與內外交困

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報導說:中共中央將在10月下旬召開全體會議,審議十四五規劃;習近平就“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把加強頂層設計和堅持問計於民統一起來,齊心協力把“十四五”規劃編制好;為貫徹落實習近平指示,“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自8月16日起開展網上意見徵求。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在準備推出所謂的是十四五規劃之際,正值中國處於內外交困之時。用習近平本人的話說就是,他掌控下的中國目前面臨“錯綜複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中國國內外許多觀察家不約而同地指出,將中國推入今天的內外交困境地的主要推手或唯一推手顯然就是習近平本人。

中共當局一直宣傳說,習近平在當今中國擁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絕對權威。批評者則指出,自2012年他上台以來,習近平的大權獨攬的做法給中國造成一連串的災難,中國的災難最終產生了世界性的影響,從而使中國陷入更深的災難。

一些觀察家和批評者說,習近平大權獨攬造成當今中國陷入內外交困境地即習近平所說的“錯綜複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的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是他掌控的中共當局全面操控信息,導致武漢發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時網民發出的不計其數的消息貼被刪除,武漢醫生李文亮與醫生同事彼此私下談論疫情被公安機關威脅和訓誡,訓誡消息在中共喉舌中國中央電視台連續播送十幾次,導致全中國醫務人員人人自危不敢談論。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長時間展開誤導人的宣傳,聲言天下太平,武漢太平,疫情可防可控,沒有明顯的人傳人的病例。武漢肺炎疫情就在這樣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中大爆發,隨後傳遍全世界,成為至今仍在發展的全球性災難。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給中國經濟造成重創,也給世界經濟造成重創。世界經濟受到重創,導致需求減少,導致依賴出口產業解決就業問題的中國經濟缺乏訂單,從而進一步加深了中國的經濟困境。

與此同時,中國隱匿疫情信息使本來應是中國的一個地方性公共健康危機變成世界性大災難,這一局面也使中國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中國的盟國伊朗稱中國發布的輕描淡寫的疫情報告是跟全世界開了一個令人痛苦的玩笑。

中共當局隱匿疫情信息導致疫情成為世界性災難也使中國跟美國原先就因貿易、技術和安全方面的分歧而緊張的關係更為緊張,導致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稱中共政權是全世界的威脅,特朗普總統本人則堅持稱新型冠狀病毒是“中國病毒”。

10月7日星期三,因感染病毒而正在治療中的特朗普再度表示,他要讓中國為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給全世界造成的損害付出代價。

一錘定音下的問計於民

中共當局正在展開“十四五”規劃宣傳,宣傳習近平“把加強頂層設計和堅持問計於民統一起來,齊心協力把‘十四五’規劃編制好”的指示。當局為此還宣布展開網上意見徵求。然而,中國民間對當局的“十四五”規劃宣傳卻反應冷淡。

在觀察家們看來,這種冷淡部分是來自中國公眾對當局的宣傳不感興趣,部分則是來自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言論管制的嚴密和嚴酷,使公眾即使是有意見也難以發表,堅持發表意見的人則會受到當局的種種形式的處罰,其中包括禁言、刪號、警察騷擾和威脅,甚至逮捕判刑。

在當今中國,“妄議中央”已經成為一個正式的罪名。怎樣的議論是可以入罪的“妄議”,中國當局一直沒有對中國公眾明確說明。雖然中國的刑法中暫時還沒有“妄議罪”,但中國公眾知道“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經充分涵蓋了“妄議罪”。

批評者指出,“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也是缺乏明晰的定義,可以被中共當局任意解釋,因此可以被當局用來懲治一切當局不喜歡的人。在過去的十多年裡,中國公眾和國際媒體反复看到的是,在當今中國,一個人自己在家裡自言自語或跟三五朋友一起討論一個歷史問題也可以是犯尋釁滋事罪;煽顛罪則更是中共當局經常用來懲治批評者的一種方便罪名。

在中共當局宣布就“十四五”規劃展開網上意見徵求之後,美國之音與先前在在中國國內網絡上活躍的三位評論人士聯絡,請他們就這個相對保險的話題發表評論。其中兩位人士表示:他們不便發表意見,因為現在風聲很緊,習近平掌控下的公安部門已經跟他們打了招呼要他們閉嘴。另一位人士則表示:既然是中國共產黨推出的規劃,那就是黨說了算,他作為一介平民不能說什麼,說了也沒用,說了可能情況不妙。

在一些觀察家看來,眼下中國公眾之所以不敢響應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號召給中共的“十四五”規劃提意見是因為他們怕中共當局會故伎重演,再玩1957年號召知識分子給中共提意見然後將提意見的人一網打盡,對他們以及家人進行無所不用其極的迫害。

在當年的中共領袖毛澤東將提意見的知識分子打成“右派”並進行迫害之後,有人批評毛澤東是玩陰謀。毛澤東的回應是,他玩的不是陰謀而是“陽謀”,他先前是鼓勵知識分子給中共提出善意的批評意見,那些遭到打擊的人則是對中共政權進行惡意攻擊,所以他們遭打擊是咎由自取。

觀察家們注意到,反复表示尊崇毛澤東的當今中共領袖習近平在這方面跟毛澤東是亦步亦趨,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習近平早就設定了“妄議中央”的罪名,並堅持表示他歡迎的是“善意的批評”。兩個多星期前,習近平當局剛剛將直言不諱的批評者任志強判刑18年。

十四五規劃的自相矛盾

觀察家和批評者指出,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隨著他的大權獨攬和由大權獨攬而來的倒行逆施以及不懂裝懂的瞎指揮,中國的內政外交遭遇一個接一個的災難,導致中國面臨“他所說的錯綜複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在這種大形勢下,習近平親自出馬推廣“十四五”規劃並表示要“問計於民”,當今中國公眾和網民就算是有意見也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在可以自由發表意見的地方,專家和評論家們普遍對中共透露出來的“十四五”規劃內容表示不敢恭維。

英國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喬治·馬格納斯是2018年出版的《紅旗:習近平的中國為什麼處於危險之中》一書的作者。馬格納斯就中共“十四五”規劃的問題接受美國之音電子郵件採訪。他對這一規劃的評論是:

“'十四五'規劃的可能追求的目標的最大障礙是其內含的所謂雙循環戰略,這種戰略講構成該規劃的核心。截至目前人們的理解是,雙循環戰略包括維持中國的出口和外貿重點,但同時提升國內生產用於國內消費。這兩個戰略是不能兼容的,因為後者要求提升消費、工資在國內生產總值GDP當中的比重,而前者則要求壓低或將這一份比重保持在相對低的水平。習近平不能兩者兼得。”

習近平在今年5月開始提出的所謂雙循環經濟發展戰略。雙循環隨後成為“十四五”規劃的重點之一。中國官方媒體對雙循環進行了大量的宣傳,但一直沒有明確說明所謂的雙循環究竟是指什麼。馬格納斯在這裡提出了他對雙循環的理解。美國《紐約時報》則認為習近平所說的雙循環是指中國要把內需和創新作為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建立經濟的國內大循環,同時保持外國市場和投資者作為經濟增長的第二引擎。

馬格納斯對中國的“十四五”規劃做出上述評論之際,中共當局以犧牲國內消費者利益拉動出口的經濟發展戰略已經多年在中國公眾當中受到普遍的抱怨乃至怨恨。這方面的最新的例子是,在新型冠狀病毒依然對中國人構成威脅的情況下,中共當局控制下的一家公司計劃為巴西出口4600萬劑滅活疫苗,定價一針2美元,兩針4美元(全套疫苗接種兩針約26.7元人民幣),而中國人要想接種同樣的疫苗則要付600至1000元人民幣,價格是出口疫苗的20至37倍。這一消息曝光之後,中共網管當局採取緊急行動,刪除有關的信息。

長期關注中國大陸問題的香港作家和評論家陶傑在評論中共即將推出的“十四五”規劃的時候表示,中國還是一個窮國,就業壓力很大,幾億中國人基本生計都有困難。因此他認為發展經濟還應當是當今中國重中之重的迫切任務。

陶傑說,“要保護和發展民營經濟,國家要繼續對外開放,不能關起門來。關起門來(發展經濟)是行不通的。”

在陶傑發表上述之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多次放風說,給中國過去三十多年經濟大發展貢獻巨大、承擔了中國城鎮80%的就業的民營/私營經濟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應當退場了。 9月15日,中共發出文件宣布要加強對民營/私營企業的“統戰”,要求企業家們做政治上的“明白人”。這一文件令許多觀察家擔憂習近平當局可能準備回歸毛澤東時代,開啟新一輪的公私合營運動,將中國所有企業掌控於中共之手。

陶傑說,他上述一番發言是為了響應中共中央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給“十四五”規劃提意見;他這番發言是否是違法,他覺得說不准;雖然美國人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死亡,但他猜想他在香港做出上述發言恐怕還不至於被香港林鄭月娥政府判定為違反國家安全法並派警察來抓他。

在被問到中共所公佈的“十四五”規劃當中的所謂雙循環戰略是否是自相矛盾這個問題的時候,陶傑的見解是:“也許矛盾。但也許像毛澤東說的是在矛盾中尋求統一。現在中國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中國民間看到美國總統特朗普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到處都是歡欣鼓舞,一片慶祝,而且想特朗普早點死。這些言論你(當局都)沒有屏蔽,任由它們流通。但與此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又表示希望特朗普總統健康,早日康復。這不是矛盾嘛?我想這是矛盾的。中國的矛盾的事情不止這一兩件。很多事情都是矛盾的。所以面對這麼多的自相矛盾,很多時候我們也看不透。”

科技興國與嚴酷現實

9月11日,習近平親自出馬為“十四五”規劃做宣傳,聲言“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

但中國已故的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認為,只要中國共產黨一黨獨裁制度不改,中國的科技創新就不會有長足的發展。她說,“中國現有的製度,這個集權制度就是一個對經濟和科技發展的堵塞。”

黃肖路說,她父親黃萬里的經歷非常典型地反映出沒有自由民主制度的保障,科技人員只能是中當局的應聲蟲或可以隨便打壓迫害的對象,科學和科技創新無從談起;黃萬里1957年只是因為發表一篇短文委婉地批評了中共不善於聽取批評意見並在在黃河三門峽水庫建設問題上說了實話,指出那一建設工程將導致災難,便被無情打擊,成為毛澤東欽點的大右派,被迫害20多年。

與此同時,清華大學的另一位教授則跟隨中共的調子起舞而官運亨通。黃肖路說,儘管三門峽水庫在建成不到兩年之後便充分顯示出其災難性,但中共當局並沒有向黃萬里道歉而是繼續迫害他,而那個揣摩中共當局意思說話的教授則成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許多批評者指出,中共政權將不懂裝懂但善於揣摩當局意思、替當局說話的人提升為官方頂級專家有悠久的傳統,這一傳統在習近平時代更是發揚光大。批評者在這方面指出的一個例子是上個月獲得習近平親自授予的“共和國勳章”嘉獎、以表彰其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方面的做出傑出貢獻的鍾南山。

然而,批評者指出,鍾南山根本就不是一個傳染病專家,人們甚至懷疑他是否有基本的醫學常識。例如,中國官方媒體發布的照片顯示,他在中國疫情嚴重的時候到醫院檢查傳染病患者全然無視傳染病的危險不帶口罩;早在18年前中國出現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英文縮略語SARS,中文簡稱沙士,)疫情期間,他主張用抗生素進行治療。但醫學常識則是杭生素對病毒引起的沙士症之類的疾病無效。還有更多的批評者指出,鍾南山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期間跟隨中共的宣傳部門的指揮棒起舞,聲言“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不一定發源在中國”。

在習近平以中共的共和國勳章獎賞鍾南山之際,成千上萬的中國網民哀嘆鍾南山這樣的明顯不懂裝懂的人成為中共推崇的功勳人物和頂尖專家,而真正的專家如上海的性傳染病專家張文宏則與國家級榮譽無緣。

許多評論家和網民的看法是,張文宏之所以不受中共當局的待見,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直言不諱地指出了鍾南山的不懂裝懂,指出鍾南山所說的“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不一定發源在中國”這種說法從傳染病學的角度來說根本就說不過去,因為假如中國的疫情是外國傳入的,那麼,我們們就應當看到疫情在中國多個地點同時爆發,而不是由武漢一地向中國各地和世界各國擴散。

中國科技創新前景如何

中共即將推出第十四個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中共領袖習近平親自出馬為“十四五”規劃做宣傳,並聲言科技創新將在中國外來發展中扮演最重要的推動角色。

中國科技發展前景到底如何?對這個問題,英國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馬格納斯通過電子郵做出的回答是:“我不懷疑中國可能在科學和工程學方面做得不錯,其中包括人工智能、機器人、電動汽車、量子計算等等。蘇聯當年也做了很多事情。但我懷疑中國嚴酷的、由上頭中央控制的科研機構是否適宜於促成生產效率和創新的全面推廣從而使經濟的各個部門包括不會引人注意的部門受益。這事關強韌的科研機構,靈活性和去中心化。”

已故的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教授的女兒黃肖路直言不諱地表示,在習近平獨裁統治下的中國,在強調思想統一和黨領導一切的中國,真正的科技創新或進步是不可能的。黃肖路說,“不可能。他(習近平)呼籲的進步也可能就是抄襲,也就是有一點自己的東西再加上抄襲。就像他的博士論文一樣。那樣的進步可能會有。”

黃肖路在這所指的習近平博士論文是指習近平2001年擔任福建省省長期間在職獲取清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的論文。許多觀察家和批評者指出,在1970年代以工農兵大學生身份沒有通過考試進入清華大學學化學工程的習近平以標題為《中國農村市場化研究》的論文獲得法學博士學位,而那篇論文跟法律沒有關係,明顯是多篇沒有學術含金量的文章的拼湊,而且包含大段大段的稍加改寫的他人文章段落。

博士論文涉嫌抄襲的消息曝光之後,習近平本人和中共官方以及官方控制下的媒體一直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或解釋。中共網絡輿論管制當局則對網民談論習近平博士論文涉嫌抄襲的言論進行全面的封殺,網民即使是以曲折迂迴的不點名的方式進行評論和討論也遭到封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