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第二任期將積極推動經濟改革?


北京街道上,戴口罩的行人走過帶有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像的海報,海報上有標語“中國夢人民的夢”(2017年10月2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9 0:00

11月20日(星期一),中共19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簡稱深改組)舉行第一次會議,中共總書記,深改組組長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講話,要求堅定不移地將改革推向深入。有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第一任期內解決了“山高皇帝遠”的問題,推動經濟改革將會是習近平第二任期的主要任務,雖然這種改革是有限的。但也有人認為,19大後習近平集權,一切都是“反改革”的,習近平不會推出真正的改革。

習近平星期一在深改組的會議上強調,過去幾年來改革已經大有作為,新征程上改革仍大有可為。他要求各級政府學習貫徹中共十九大精神,“堅定不移將改革推向前進”。

美國智庫保爾森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馬暘(Damien Ma)近日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有關中國經濟改革的一個研討會上辯論說,推動經濟改革應該是習近平第二任期的首要任務。他說,有四個因素決定習近平第二任期在經濟上應該有所作為。

他解釋說, 中共19大後,習近平鞏固了權力,有這樣的政治條件和能力去推動改革。第二,19大報告指出的中國社會的新的矛盾要求習近平這麼做。第三,習近平經濟職位上的人事安排也預示了這一點。第四, 習近平第二任期一些主要周年紀念的臨近也會迫使習近平這麼做。

《稀缺中國》的作者葉文斌(William Adams)(左一)和馬暘(Damien Ma)(右一)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推介新書(2013年10月)。(美國之音方方拍攝)

習近平在第一任期內曾提出了宏大的經濟改革目標。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國政府在2013年中共18屆三中全會上宣布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共16項60條。五年過去了,外界的一致看法是,習近平在第一任期內在經濟改革上只是取得了小規模的進展,比如在能源領域,但是,在重大承諾方面,比如讓市場在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等方面,幾乎毫無建樹。

保爾森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馬暘說,在第一任期內,習近平的工作重點是政府治理,也就是解決“山高皇帝遠”的問題。通過反腐運動,習近平已經為第二任期的經濟改革創造了政治條件。

他說,中國此後的經濟改革涉及到資源和財富的重新配置,所以一部分人必定將會在新的改革中成為“失敗者”,從而成為阻礙改革的“利益集團”,而地方政府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利益集團。他以如何緩解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緊張關係為例解釋習近平是如何掃清改革障礙的。

他說:“在我看來,他的診斷,他的評估是,如果要讓經濟進一步自由化,實現經濟改革就是要讓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政治目標一致。”

他說,GDP 增長不再是官員提升的主要指標,而良好治理以及如何分配增長後的紅利(解決新的社會主要矛盾)成為新的標準。

中共十九大的報告中,沒有像以往一樣為經濟發展定出GDP增長的具體目標。

習近平在19大報告中還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馬暘認為,對社會主要矛盾的最新定義也決定了習近平要進行經濟改革。

馬暘說,在19大中,習近平將自己的盟友和親信安排進了重要的位置,這些人雖然不是對市場採取自由放任的態度,但是也不反市場。而且,讓自己的人佔據了更好的位置有利於習近平推動自己的改革進程。

馬暘最後提出的一個重要觀點是,習近平第二任期內的一些重要的周年紀念將會讓他這麼做。2018 年是改革開放40週年紀念;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2020年13五計劃結束的最後一年,中國要實現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番的目標;第四,2021年是中共建黨一百週年。

不過,馬暘最後強調,習近平的任何經濟改革措施都是“有限改革”,不會出現中國1970年代的改革開放那樣力度的改革,而且,這也是純經濟領域的改革,不會有任何的政治改革。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商業和政治經濟項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曾說:對19大後的中國經濟,其實更適用的詞是“自由化”,而不是“改革”。

甘思徳,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他說,習近平第二任期後,中國可能還會繼續18大定下的經濟改革基調,甚至以更為強勢的手段來推進。他說,中國經濟未來的走向,並不取決於地方政府或是國企的利益集團,而是中國現任領導層的喜好。隨著權力的進一步集中, 中國政府會進一步鞏固現在的經濟發展方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