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重錘監管之下經濟受挫 這是自廢武功?


阿里巴巴集團在北京大樓外的標識
中國重錘監管之下經濟受挫 這是自廢武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7 0:00

自去年年底以來,中國監管機構開始了針對本國科技公司的大規模打壓,以促進所謂的社會公正。分析認為,這些鎮壓行動正在損害中國私營企業的競爭力,並將長期損害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前景,有自廢武功的效果。

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的高層會議週一表示,針對互聯網平台的反壟斷監管正在取得成效。

中國官媒新華社援引會議內容稱:“我們加大反壟斷監管力度。依法查處有關平台企業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行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初見成效,市場公平競爭秩序穩步向好。”

會上還強調稱,中國官方將“引導督促企業服從黨的領導,服從和服務於經濟社會發展大局”。

從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去年年底在美國上市被叫停後,中國監管機構一直在擴大整頓範圍,擴展到網約車、教培行業、遊戲產業、互聯網金融等行業。北京叫停或罰款了幾十家中國公司,並出台了一系列收緊監管的政策。

中國官方認為上述措施有利於解決社會、經濟和國家安全問題。但專家指出,中國針對科技公司的嚴格控制會對中國經濟產生長期的負面影響。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對美國之音表示:“這顯然會扼殺創新,並產生經濟成本。。。私營企業的增長速度一直比國有企業快,而且一直保持著較高的盈利能力。”

經濟代價

短期的經濟損害正在發生。週二,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8月官方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環比大降5.8個百分點至47.5,為去年2月以來的首次收縮。

美國金融公司OANDA的亞太高級市場分析師哈雷(Jeffrey Halley)在周一分析中解釋說:“隨著對更廣泛干預的擔憂上升,這些箝制措施,尤其是在科技和教育領域,正在影響國家的就業擔憂和更廣泛的消費者信心。”

荷蘭國際集團(ING)上週下調了對今年下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預測,預計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GDP增速將分別同比放緩至4.5%和5.0%, 全年增速從9.2%下調至8.9%。

ING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彭藹嬈(Iris Pang)在解釋下調原因時援引了中國公司面臨的監管壓力,稱這很可能會增加中國企業的成本。

她在分析中寫道:“企業需要採取更大的措施來加強其公司治理和社會責任。他們需要努力走在監管機構的前面。有很多事情可能會增加企業的成本,包括對數據存儲的控制、員工福利,以及他們的產品如何影響國家政策。”

中國的科技巨頭們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轉變,他們近日承諾為社會公益事業捐款數百億元,以響應中國政府“共同富裕”的號召。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和京東等大型公司均表態稱,將專注於為社會創造價值的項目。

智庫大西洋理事會亞洲安全倡議的高級研究員羅伯茨(Dexter Tiff Roberts)表示,新的監管打壓損害了科技公司的增長和盈利,影響了國內外投資者的利益。

他告訴美國之音:“如果他們專注於與他們的業務無關的事業,從社會意義來看可能是一件好事,但這些東西都會影響他們的創新能力。”

一些互聯網巨頭的主要業務也受到新政策正面衝擊。中國監管機構將目標對準了數據收集和使用,將於11月1日生效的《個人信息保護法》要求任何組織減少數據收集,並嚴格限制數據的跨境輸出。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全球技術政策專家特廖洛(Paul Triolo)告訴美國之音:“對於一些公司來說,他們需要使用數據。而現在他們必須對數據和數據的使用方式進行調整控制。”

對於教培行業而言,前景更為慘淡。此前中國官方宣布對價值1000億美元的教培行業進行全面整頓,教授學校課程的公司被禁止盈利、籌集資金或上市。這引發了行業內大量失業,海內外上市的教育類公司股價崩潰。

凱投宏觀高級中國經濟分析師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本月的一篇分析中稱,外界對私營企業受到的干預表示擔憂,質疑政府是否有能力接手確保經濟的高質量增長。

他寫道:“'共同繁榮'運動最終可能會將更多的資源轉移到國家,但卻無法保證這些資源會被更好地利用。在過去的十年裡,國有部門一直難以有效地配置資本,債務和金融風險在很大程度上是國有部門造成的。”

整頓繼續

儘管面臨經濟風險,但北京已經發出信號,未來幾年將對企業進行更多的監管。中國官方的公佈文件稱“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是今年最重要的八項經濟任務之一。

《中國資本主義的神話:工人、工廠和世界的未來》一書的作者羅伯茨表示,中國領導層認為,為了政治目標,他們可以犧牲部分的經濟生產力。而且他們並不滿意互聯網巨頭的社會影響力不斷擴大,備受民眾追捧。

羅伯茨告訴美國之音:“他們可能認為,為這些必要的政治目標付出短期的經濟代價,但最終他們將擁有一個仍然增長較快的經濟。”

在與美國戰略競爭加劇的情況下,中國重新開始大力扶持國有企業,財政資源向半導體、芯片和電池等被視為核心技術的產業注入。但現實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仍然抱有相當的技術領先優勢。

羅伯茨指出,這種做法可能得不償失,目前遭到打擊的是中國最具活力、增長最快,並提供大量就業崗位的產業,將對中國經濟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害。

羅伯茨表示,“如果他們把所有的錢都投入到經濟中生產力較低的部分,他們就根本沒有錢來處理社會福利差距等問題,當然也沒有錢來照顧日益增長的老齡人口。因此,我認為有一個真正的可能性,即未來嚴重的經濟代價。”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