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抗經濟制裁能力是否不如俄羅斯?


美國白宮負責國際經濟事務的副國家安全顧問達利普·辛格(Daleep Singh)今年2月闡述對俄羅斯制裁立場。(路透社2022年2月22日)
中國抗經濟制裁能力是否不如俄羅斯?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0 0:00

自俄羅斯大舉入侵烏克蘭以來,美國領導下的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極限制裁,令俄羅斯的經濟倍受打擊,而俄羅斯正在經歷的一切對中國來說猶如一場沙盤推演,揭示著將來可能面臨的潛在危機。

中國的經濟規模是俄羅斯的十倍,常年穩居世界第一大貿易大國,是100多個國家的第一大貿易合作夥伴,是美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地。中國幾十年來得益於與世界經濟的高度融合,但一旦西方實施類似對俄羅斯的制裁和金融戰,中國遭受的打擊也可能更加慘痛。

中國的“阿喀琉斯的腳踵”

俄羅斯已成世界上遭制裁最多的國家
俄羅斯已成世界上遭制裁最多的國家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最新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指出,俄羅斯經濟今年將下跌8.5%。儘管俄羅斯總統普京最近表示,西方在對俄羅斯實施制裁時所期待的閃電戰並沒有發生,俄羅斯經濟可能暫時避免了嚴重崩潰,但隨著更多的嚴厲制裁措施出台,俄羅斯的經濟困境或將是災難性的。俄羅斯中央銀行行長埃爾維拉·納比烏琳娜最近警告說,西方制裁的後果才剛剛開始被感受到。納比烏琳娜上星期在在議會下院國家杜馬的講話中說:“我們的經濟確實正在進入與製裁相關的結構性變化時期。”

在西方政治、軍事、科技、乃至文化等等一系列全方位制裁手段中,金融制裁被認為最具威脅力的手段之一。美國等國家除了將俄羅斯逐出SWIFT以外,還凍結了俄羅斯的外匯儲備等海外資產。

俄羅斯大約有6千4百億美元的黃金和外匯儲備,目前制裁凍結了其中的約3千億美元。相比之下,被凍結的外匯儲備不足中國外匯儲備的十分之一。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官網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到今年3月,中國的外匯儲備高達近3萬2千億美元,再加上基金組織儲備頭寸、特別提款權、黃金和其他儲備資產,總額為3萬3千7百多億美元。

不僅如此,俄羅斯無法相比的是,中國還擁有大量的海外非現金資產,例如礦山,碼頭,資源,農場,油田等等。一旦遭受俄羅斯式的制裁這些資產無疑都可能在一夜之間同樣被凍結。

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戴斯蒙德·拉赫曼(Desmond Lachman)指出,即使沒有西方的大規模經濟制裁,中國經濟形勢已經十分嚴峻,深陷一系列結構性困境,其中包括房地產泡沫、人口老化、勞動力市場嚴重失衡等等,政府正在面臨經濟下滑的嚴重壓力。這位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負責政策制定的高級官員對美國之音說,在這種種經濟困境之上,如果再遭類似俄羅斯式的制裁,中國經濟將在劫難逃。

他將經濟制裁形容為中國的“阿喀琉斯的腳踵”。古希臘神話中的英雄阿克琉斯除腳踵外全身刀槍不入。

拉赫曼說,出口在中國的GDP總額佔比高達約20%,如果美國針對中國對美出口進行製裁,中國經濟將受到嚴重打擊。他說:”中國已經在放緩了,過去增長8%,現在看起來更接近4%,如果再受打擊將不堪重負。“

不過,在另一方面,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的經濟體量大約是俄羅斯的十倍,和國際融合度雖然是俄羅斯遠遠無法相比的,從某種角度來說,這無疑將有利於中國抵抗國際制裁。

策緯諮詢公司(Trivium China)的中國專家泰勒·勒布(Taylor loeb)說,俄羅斯約有一半的貿易是與西方國家(即美國、歐盟、英國、加拿大)進行的,相比之下,中國的重心則更傾向於亞洲和發展中國家。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經濟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比俄羅斯要重要得多,而且規模要大得多。我認為這實際上有助於中國。”

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統計,去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接近1千5百多億美元,而俄羅斯對美出口僅為63億美元左右,中國的出口額是俄羅斯的23倍多。

勒布指出,俄羅斯本身非常依賴西方—尤其是歐洲—作為出口市場。歐盟最終會找到俄羅斯能源的替代方案,但是無論是作為出口市場還是作為生產來源,西方國家很難找到中國的替代國。

能源、糧食和芯片

俄羅斯是世界上第一大資源國,俄羅斯的原油、天然氣、煤炭、化肥等主要出口產品都在成百上千億水平,而進口機械工具、服裝、汽車等產品都在幾十億美元之下。尤其是在能源和糧食兩個關鍵領域缺少全球的出口大國。俄羅斯是僅次於沙特阿拉伯的全球第二大石油出口國。歐盟去年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多達1550億立方米,約佔歐盟天然氣進口量的45%。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統計,全球超35%的人口以小麥為主糧,而俄羅斯是全球最大的小麥出口國,全年的出口占全球小麥出口量的21%。

正是由於外部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歐盟迄今未就禁運俄化石燃料達共識,制裁也並沒有切斷俄羅斯經濟的能源出口的“血管”,在金融制裁中也似乎留有大“後門”。在7家被國際跨境轉賬金融信息系統SWIFT剔除的俄羅斯銀行中沒有包括俄羅斯最大的、佔俄羅斯銀行資產三分之一的俄羅斯聯邦儲備銀行(Sberbank)、以及主要能源交易銀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

相比之下,中國在這兩個至關國家生存領域都是進口國。中國是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糧食進口也在逐漸增多。中國政府承認,進口已是“保障糧食穩定供應的重要渠道”。中國去年雖然豐收,但是進口創下新高,高達1.65億噸。中國官方去年發布的一項研究說,過去20年裡,中國的食物自給率已從100%左右下降到目前的76%左右。

中國官方媒體上個月的一篇報導說,中國去年進口了977萬噸小麥,進口量創下歷史新高。而且,多年以來,中國的小麥進口貿易基本來自於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這三個可能會對中國發起制裁的“三巨頭”。

中國在關鍵領域嚴重依賴其所謂敵對國家進口最明顯例證是幾乎所有現代產品都離不開的芯片。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消費市場,但在芯片嚴重依賴進口,中國的半導體甚至超過了原油成為中國最大的進口商品項目。美國在這個關鍵領域基本上可以主宰很多中國企業的生存,很多高端零部件必須用到美國產品或技術,足以讓中國嚐到所謂的“卡脖子”的厲害。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明確表示,如發現中國企業向俄羅斯出口用美國技術製造的半導體產品,美國可能“讓中國企業基本關門”。

中國近年來芯片進口量大幅上升,為第一大進口商品,甚至遠超過石油。中國海關公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較上一年進口量大增20%,全年進口達5435億個,進口總額金額3500億美元,而去年的量為6354多億塊,進口金額4325.5億美元,同比增長23.6%。

相比之下,據世界半導體貿易統計(WSTS)組織的數據,俄羅斯並不是半導體的重要直接消費國,佔全球芯片採購量的不到0.1%。

俄羅斯對外依存度低,外部在能源等方面對俄羅斯的依存度卻很高,令其在很多方面抵禦能力也相應更強。相比之下,中國的對外融合度遠遠高於俄羅斯,這既為中國提供了更大的抗壓力,但制裁一旦實施也很可能會令中國付出更慘重的代價。

德國柏林的墨卡託中國研究高級經濟分析師甘傑克(Jacob Gunter)說,美國與俄羅斯之間在經濟上沒有太多的互動,“因此,無論是俄羅斯決定入侵(烏克蘭),還是美國決定實施制裁,雙方都不會損失太多。” 這位前歐盟商會駐北京官員說,中國就不一樣了,中國會損失慘重,而美國也一樣。

“經濟關係的規模是把雙刃劍。”甘傑克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