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繼續向地方政府“甩鍋”


湖北武昌火車站裡戴著口罩的旅客在火車車廂裡休息。 (2020年4月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5 0:00

北京繼續堅稱透明、及時地向國際社會通報了新冠疫情。公共衛生專家的調查研究和公開信息表明,中國政府仍在避重就輕、“甩鍋”地方政府而推卸國家責任。

星期一(5月1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開幕式上再次強調,“中方始終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及時向世衛組織及相關國家通報疫情信息”。習近平還呼籲國際社會團結合作、共建他所說的“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

不過,美中兩國公共衛生專家的調查研究,以及相關公開信息顯示,中國政府仍在繼續拿地方政府和官員做替罪羊,推卸中央政府對於國際社會所應該負有的國家責任。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對美國之音表示,北京官員的態度是避重就輕、閃爍其詞。黃嚴忠說:“直到1月20日之前,中國國家衛健委是不掌握任何準確信息的,當時連病毒是否'人傳人'都還沒有搞清楚。顯然,這個時候傳到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都是不完整和不准確的。”

曾在2005-2009年間擔任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克里斯托弗·希爾(Christopher R. Hill)日前在《外交》雜誌發表署名文章說,儘管當時中國政府可能真的尚不掌握實情,但是,“毫無疑問,中國在武漢發生的事情上對世界其它國家不透明,這是極其不作為的”。

針對華盛頓和國際社會關於北京是否及時共享新冠病毒資料和數據的指責和質疑,中國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日前也回應說,“中方在這方面沒有任何保守,也沒有任何遲疑”。言外之意,中國對外通報信息是“及時的”。

新冠疫情最初在2019年12月份已經在武漢出現,按照中國國家衛健委官員的說法,他們在12月20日晚接到了通報。雖然1月12日,中國向世界衛生組織分享了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但是直到1月20日,中國政府才決定將“新冠肺炎”納入法定傳染病。

中國高級別流行病防控專家鐘南山日前接受CNN獨家專訪時表示,湖北和武漢的地方官員不願講真話,在疫情之初隱瞞實情。鐘南山透露,他率領專家組1月18日剛剛抵達武漢,就接到了當地醫生和他昔日學生的電話,告訴他,武漢的疫情遠比官方報告說的嚴重得多,感染人數也要比上報的多得多。顯然武漢早已發生了人傳人。

直到1月20日,鐘南山醫生在中國中央電視台上宣布,新冠病毒是可以“人傳人”的。而在此前的幾個星期裡,武漢和湖北的地方官員一直堅持說,沒有明確證據顯示病毒已經發生了“人傳人”,而且聲稱疫情是“可防可控”的。

國際社會批評中國政府沒有及時通報新冠病毒可以“人傳人”,從而誤導了全球防控努力,延誤了全球及時防控新冠疫情的寶貴時間。

中國國家衛健委官員5月15日回應說,細菌和病毒都存在“人傳人”的可能性。這位中國官員爭辯說,“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對它的致病病原、潛伏期、傳播方式、傳播能力、感染來源都還不確定”。

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官員的回應是在推卸責任給地方政府。

黃嚴忠說:“事實是,中國的地方政府在隱瞞疫情,特別是在是否'人傳人'這個問題上。但是國家衛健委副主任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卻在是狡辯說:'細菌和病毒都存在人傳人的可能性'。”

在國際公共衛生界、世界衛生組織框架之下,國家之間相互通報某種病毒或者疾病是否人傳人是非常重要的。黃嚴忠說:“是否人傳人是一個重要的信息,因為這決定了某種疾病或病毒是否在國際間給其它國家帶來公共衛生風險。”

而將某種疾病定義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重要標準之一,就是已經形成了‘有效的人傳人’。黃嚴忠舉例說,當年禽流感(H5N1)的爆發後,當時所有成為全球大流行的標準都具備了,但只差一個條件:就是還沒有形成有效的人傳人。因此,當時世衛組織沒有把禽流感定義為全球大流行。

北京雖然在1月12日,向世界衛生組織分享了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國際社會據此開始疫苗和治療藥物的研發;但是對於病毒的感染強度和傳播方式等至關重要的信息,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並沒有做到所稱的“公開、透明、及時和負責任”地向國際社會通報疫情信息。

1月27日,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接受中國國家電視台採訪,公開承認武漢市政府沒有“及時”向公眾披露冠狀病毒信息;但是同時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作為地方政府,我只有在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

在此次新冠病毒疫情中,只是武漢和湖北的地方官員被追責撤職,而沒有一個中央政府層級的官員。批評人士認為,北京刻意強調是地方官員隱瞞疫情、壓制醫生吹哨人;不追責中央官員,是為了方便國家向地方官員“甩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