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空軍迅速崛起或已可打破美國空中優勢?


吉林長春中國空軍成立70週年航空開放活動中,表演的空軍殲-16 戰機,攝於2019年10月17日。
中國空軍迅速崛起或已可打破美國空中優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7 0:00

中國最近連續出動100多架次軍機侵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無論從兵力規模還是兵力構成上看都創下了新的記錄,顯示了中國空軍在爭奪戰場製空權、空中力量體系化和信息化等方面迅速擴張所取得的進展。

儘管中國空軍總體而言被認為仍然遠落後於美國,但美國軍方一些高級官員最近的一系列公開講話顯示,中國軍力的迅速崛起引起了美國新的高度警覺,空軍幾位高級將領接連對此發出嚴重警告。

美國新任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Frank Kendall)最近說,他自7月上任以來有機會更新了有關中國空軍現代化規劃的情報,他在美國空軍官方網站上個月下旬的一篇文章透露說,說他了解到“中國加快了現代化的步伐,並朝著一些令人不安的方向發展。”

肯德爾上個月在談到什麼是他的首要事務時說:“我有三個答案:中國、中國,還是中國。”

在最近一次30分鐘的公開發言裡,肯德爾多達27次提到“中國”,而提到“俄羅斯”和“阿富汗”只有3次。他在接受美國《防務新聞》專訪時表示,他將堅持發展讓中國感到“恐懼”的項目。

空軍總參謀長查爾斯•布朗(Charles Q. Brown)最近警告說,如果美國空軍的變化不夠快以跟上中國的步伐,那麼將產生“災難性”的影響。他說,中國已經“在我們的眼皮底下”建立了一支有太平洋地區最大的航空兵力量,擁有太平洋地區最大的常規導彈能力。這位美國空軍的最高指揮官上個月底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說,讓軍人們了解與中國競爭-- 這一步步緊逼的挑戰意味著什麼--“是空軍的當務之急”。

美國空軍副總參謀長克林特·希諾特(Clinton Hinote)最近坦言,就解放軍追趕美軍而言“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這位負責空軍戰略、整合和需求的空軍中將在上月下旬美國空軍協會召開的航空、空間和網絡事務會議上說,他認為現在已經“閃起了紅燈”。“為什麼這樣說?因為過去我們在進行未來的兵棋推演時,在將兵棋推演設置為未來5、10、15 年時遇到了麻煩。 那曾經是一個未來的問題。但是,自兩年前我們上次坐在這棟樓里以來發生了很多變化,這不是未來的問題。 ……這是眼前的問題。”

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司令凱利(Mark D. Kelly)在上個月的空軍協會年會上指出,美國空軍發現一些老舊的戰機已不足以對中國構成威脅。他說,美國空軍30年前曾非常出色,成功地擊敗了前蘇聯,但“冷酷的現實”是,在過去的20年裡,美國空軍沒有居安思危,安於“寬鬆環境”,而中國則一心專注於“打一場高端戰爭,打我們”。

目前美、中、俄等大國已經開始就第六代戰鬥機進入概念提案研製階段,新一代的戰機大大加強化了隱形能力並配備諸多光電航電裝置。負責美國空軍組織、訓練和裝備事務的凱利中將說,如果中國先聲奪下第六代戰機,對美國的空中優勢來說將“不會有好的結局”,“空中優勢是獲得銀牌的可怕項目。”

他強調說,美國維持空中優勢應得到“類似曼哈頓計劃”級別的關注、資金和重視。

中國空軍新聞發言人申進科今年8月底曾宣布說中國空軍已經“歷史性地跨入戰略空軍門檻”。中國最早在2018年提出了戰略“跨越門檻”這個概念,力求轉變為不僅能夠為陸海軍提供空中支援,而且能夠獨立解決戰略任務,構建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空軍。

凱利警告說,中國軍力結構和體系的設計都是“旨在在前30個小時的戰鬥中造成的傷亡比我們過去30年來在中東所承受的傷亡還要大。”

中國空軍副司令員王偉上個月底在回應美國空軍部長肯德爾有關美國要發展讓中國感到“恐懼”的戰機這一說法時揚言說,最近,有一位外國同行,聲稱要讓中國空軍感到恐懼。“那好吧,只要你不害怕,就讓我們到雲端相見吧!”

從制空、制霸到空中優勢

空軍總參謀長查爾斯•布朗(Charles Q. Brown)上個月在國家記者俱樂部的一次公開講話中提醒說,中國武裝力量企圖將在2035年實現全面現代化,2050年達到世界一流水平。布朗說,他認為中國有可能可以在2035年之前打破美國的空中優勢。

有關美國或將逐漸失去空中優勢的擔憂可以至少追溯到國防部在2016年的一篇就這一議題的研究報告說。該報告雖然沒有直接提到中國,但是指出,新興的綜合和網絡化空對空、地對空、太空和網絡空間威脅,加上美國機隊的老化等都威脅到空軍在2030年以及此後更長時間內維持空中優勢的能力。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彼得•萊頓(Peter Layton)對美國之音說,這篇研究的結論十分清楚,那就是美國在遠距離作戰中可能會失去優勢。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對手可以首先發起對關島等地的空軍基地的攻擊,令美軍戰機甚至可能無法參戰。他說:“美國空軍制定有設備現代化計劃來幫助解決這個問題,例如B-21隱形遠程戰略轟炸機和'下一代空霸戰鬥機(Next 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Fighter,NGAD)',但這些計劃在2030年之前不太可能產生真正的影響。”

目前美國空軍的主力戰機為第五代匿踪F-22猛禽戰鬥機和F-35多用途戰術攻擊戰鬥,而軍事觀察人士擔心,這兩種戰鬥機或不足以在對抗中國新型戰機時佔據上風,美國急需研製下一代戰鬥機。據美國《空軍雜誌》報導,空軍將提議在未來幾年的國防預算中削減F-35的採購計劃,在2022財年申請48架,但從2023財年到2026財年每年只有43架。此外,F-22猛禽也計劃於2030年開始退役。

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訪問學者、前美國國防部官員萊頓指出,美國對空戰能力的評估可以從軍方在不同年代所常用的術語中反應出來。萊頓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分析說,冷戰之後,美軍當時常用的說法是美軍要維持“制空權(air dominance)”,隨著美國後來看不到有什麼可能的潛在對手,“制霸權(air supremacy)”逐漸流行起來。而現在,美國的目標是保持“空中優勢(air superiority)”。他說,從術語使用的角度可以看到,美國空軍對空中力量投送的思考方式已經從一個無法想像自己的飛機會被打下了的時期演變到一個希望將損失限制在可接受水平的時期。

美國空軍部長肯德爾上個月20號在接受美國《空軍時報》專訪時說:“在到達距離中國約1000英里之前,我們是佔制空權的軍事力量,但進入這個範圍內,情況就開始發生變化。”

麻省理工學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員何理凱(Eric Heginbotham)說,中國空軍整體上雖不能與美國相提並論,但是美國無法7天24小時維持在西太平洋空中力量,中國有能力在附近特定空域和特定時間段挑戰美國。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可能在有限的時間段內、在有限的區域內取得空中優勢,他們將有這個能力,至少是在衝突的第一階段能夠做到這一點。”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說, 中國空軍的使命與美國空軍不同。中國主要目的是打擊潛在的地區對手,如台灣、日本、印度、越南等,無法像美國空軍那樣在全球範圍內作戰。

中國最近雖然稱殲-20戰機已經用上了國產發動機,但是何天睦指出,中國空軍最大的缺點在於發動機。中國噴氣式戰機普遍動力不足,航程有限,仍然必須從俄羅斯購買。此外,中國飛行員的平均飛行時間只有美國飛行員的一小部分。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空軍在技術能力和作戰實力方面仍落後於美國空軍。”

俄羅斯軍事專家瓦西里·卡申最近在為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撰寫的一篇評論中也對中國的實戰能力提出質疑。他說,中國軍事預算主要用於發展空軍和海軍,所以其能力的快速增長也就不足為奇。但是“技術裝備的進步並不一定意味著空軍作戰能力同樣會快速增長”。

美軍每年都會舉行針對中國的大規模作戰兵棋推演,並常常發現結果美軍損失慘重。防務專家何理凱說,有關這些推演的一些說法具有誤導性。他說,他本人也曾經主持過這類研究,他要強調的是,這些推演往往假設的是5年、10年甚至20年之後的衝突,此外,在有疑問的時候也都是作出對中國最有利設想。

他說:“這些推演顯示我們確實有問題,確實遭受了損失,但是我不認為它們顯示了我們打了敗仗。” 他說,如果中國也進行這樣的推演的話,他們將感到震驚,因為“他們可能會看到他們贏不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