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張展因報導武漢疫情恐遭重判 中國公民記者遇寒冬


中國公民記者張展 (照片來源:無國界記者網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41 0:00

近年來,中共對敢於向外界披露社會真相的公民記者進行嚴厲打壓。前不久,公民記者張展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治罪的起訴書和檢方量刑建議書在網上被曝光。據悉,張展是因前往武漢報導新冠病毒疫情而遭當局拘押的。這一事件再次引發外界對包括張展在內的中國公民記者命運的憂慮。

檢察院建議給予張展重刑

據維權網等媒體報導,上海浦東新區檢察院針對公民記者張展的起訴書及量刑建議書於9月15日簽發,但是張展的母親一直未能從受官方認可的辯護律師處獲悉內容,只到11月13日起訴書副本的圖片才在網上曝光。

起訴書稱,張展2020年2月3日進入武漢後,多次通過微信、Twitter(推特)、Youtube(油管)等網媒以文字、視頻等方式發布“虛假訊息”,並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惡意炒作”武漢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受眾眾多,影響惡劣”。

起訴書還稱,張展在新冠疫情嚴密防控期間,“編造、散佈虛假訊息”,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檢察院認為,張展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另外,檢察院的量刑建議給予張展4至5年的重判。

有分析表示,鑑於武漢當局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初期隱瞞和掩蓋疫情真相的事實,張展作為公民記者,利用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到疫區將自己的所見所聞真實地展現出來,讓民眾了解真情,有利於外界了解認識疫情的嚴重及危害程度,並做好自身防護。

河南維權律師任全牛原本由張展的母親委託為張展辯護。任全牛9月兩度申請閱讀卷宗並會見張展,都被有關當局以不同理由拒絕或取消。

張展的母親因受到國保和另一名律師戴佩清的壓力,不得不讓任全牛退出,因為戴佩清認為任全牛會給她自己帶來麻煩。

律師:言論不能入罪

任全牛律師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張展有關武漢疫情的講述都是真實的,而且她的言論自由也應當受到保護,因此不僅不能入罪,更不能如檢察院建議的那樣被施以4至5年的重刑。

任全牛說:“我認為是典型的對言論的打壓,言論入罪,她是實實在在去現場報導一些事情。她並沒有猜測呀、造謠呀是不是?完全是她實實在在在武漢,自己看到了什麼,經歷了什麼,再說出來,並沒有自己去誇大或者編造。作為一個入罪,本身就不合適,也是違反法律的。再加上你量刑這麼嚴重,更是有意的迫害。對言論對思想,你怎麼能入罪呢?”

繼任全牛之後,由張展委託的廣州維權律師聞宇10月底也因當局壓力被迫退出辯護。聞宇10月29日曾到看守所會見張展。在被問及此案時,他只是表示,儘管他已經退出張展一案,但仍不能接受采訪,講述或評論該案,因為已經被有關部門“關照”過。

現年37歲的張展碩士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專業,2010年離開陝西家鄉到上海。張展曾是律師,但因網上發表針砭時弊的文章遭到報復,不能正常執業。她2月初前往武漢蒐集疫情資訊,以自媒體形式發布,觸怒當局。

張展5月14日被捕,被轉押在上海浦東新區看守所,8月18日被以涉嫌“尋滋罪”移送審查起訴,9月18日移送上海浦東新區法院審理。據悉,張展一直拒絕認罪,並以絕食抗爭,已5個多月,目前仍在持續。

據報導,對於張展目前唯一的辯護律師、來自上海的戴佩清,外界有些不同的看法。

戴佩清否認自己是官派律師,稱是因為認識張展才代理此案。記者星期四致電戴佩清,希望了解有關她最近會見張展的情況,例如張展是否還在絕食等。戴佩清表示,目前“謠言滿天飛”,但她不想對記者“澄清”。

多名公民記者被拘押或失聯

2020年,張展並非唯一一位因在武漢新冠病毒疫情封城期間進行報導而遭當局拘押的公民記者。在張展被抓前,公民記者陳秋實律師、武漢公民方斌和前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節目主持李澤華,都因在社媒上分享武漢疫情的實際情況,被抓後失聯。

曾是演說家和律師的陳秋實,1月24日前往武漢,發布了一系列實地報導視頻,包括在多家醫院看到的醫療、急救以及殯葬超負荷運轉的情況。 2月6日,陳秋實的母親發視頻,稱前一天他說要去方艙醫院,但晚上一直失聯。後來證實他被當局強制隔離。

陳秋實的好友、格鬥狂人徐曉東9月17日稱,得到消息指陳秋實很健康,已不在武漢,但仍被監視居住。但外界至今沒有他的確切消息。

武漢公民方斌2月初在4家醫院拍攝後,有當局人員闖入他家,將他帶到派出所,後獲釋。 2月9日,他在YouTube上視頻,其中展示書法條幅“全民反抗、還政於民”。當天,他再被警方帶走,從此失聯。

黨媒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的前主持人李澤華,2月16日起以獨立記者身份前往武漢多個地方實地採訪,以YouTube頻道記錄他的行踪。

2月26日,李澤華在路上被尾隨追捕後,邊開車邊發視頻求助。當晚,他在居所被警方帶走失聯。 4月22日李澤華上傳一段視頻到他的Youtube頻道,表示已獲釋,並透露失聯期間被“定點隔離”的遭遇。

分析人士指出,張展和方斌、李澤華、陳秋實等作為公民記者深入武漢向外界報導疫情的真實情況,是中國社會不多的敢言者。在黨媒官媒聽黨話,一片歌功頌德和報喜不報憂的聲音中,他們冒險提供一些真相,當局不應迫害他們。

除張展等多位實地報導的公民記者被拘押失聯外,當局今年還重點抓捕了3位利用網站收集被審查刪除的新冠病毒疫情相關文章和社媒帖文的北京維權公民記者。

“端點星”等維權公民記者被抓

據報導,北京警方4月19日拘捕了“端點星”網站的志願者、信息捍衛者陳玫、蔡偉和蔡偉的女友小唐。當局指控蔡、唐二人“尋釁滋事”,實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而陳玫先是處境不明,後也證實是被“監居”。

據報導,小唐已於5月13日取保候審,但被強行送回安徽老家。陳玫和蔡偉的家人6月12日分別接到通知,已被正式逮捕,關押在朝陽看守所。 8月6日,由官方指派的律師告知家屬,案件已於當日移交至朝陽區檢察院。

由於家屬自主委託的律師無法履行律師職責,不能依法會見當事人,目前為止有關陳玫和蔡偉的案情及被羈押期間的身體健康狀況等信息外界都無法獲知。

端點星全稱是Terminus端點星計劃(Terminus2049),始於2018年4月22日,架設於開源平台Github的託管服務上,逐漸成為網民發布和保存被審查刪除的中國報章雜誌和社媒平台的資料,對抗網絡審查,保證文章傳播閱讀的持久有效性。

網站早期收錄的主要文章與中國高校性騷擾、北大岳昕聲援深圳工人罷工事件有關,後擴展到武漢理工大研究生陶崇園不堪導師長期壓迫跳樓自殺事件、北京大規模驅逐低端人口等事件。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網站貼出大量有關疫情的新聞報導、專訪和個人記錄。上述三人被捕後,端點星網站在中國已遭到屏蔽。

另外,2020年被抓捕的公民記者還有維權網站《民生觀察》的原編輯,網站公民記者丁靈傑。她長期在北京從事關注維權訪民各種冤假錯案的報導與支援。 2020年6月3日,她在電告友人河北定州公安找她後失踪。家人找定州公安局要人,但被告知沒有人也不知情。目前,外界沒有有關丁靈傑的更多情況。

丁靈傑曾多次被北京警方抓走訊問、辱罵,被以“尋滋罪”傳喚。 2017年9月,丁靈傑等人因為涉及製作視頻諷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案件被抓捕,2018年12月28日被判刑1年8個月。 2019年5月21日刑滿獲釋。

近年另一個重大的公民記者遭受迫害的事件,是民間維權紀錄平台“非新聞”的創辦人盧昱宇及其前女友李婷玉。他們被捕前在推特上以“非新聞”的網名統計和記錄中國的維權群體抗議事件共7萬多起,曾有一年內報導2萬9千多起的紀錄,為中國的維權報導開闢了一條新路。

2016年,兩人被以“尋釁滋事”羈押,第二年盧昱宇被重判4年,分案處理的李婷玉被取保獲釋。盧昱宇今年6月16日出獄後,在推特公開了自己的判決書及在獄中遭遇酷刑的經歷,又遭遵義公安的傳喚和警告。

公民記者被判刑的歷史案件

2016年,當局除抓捕了“非新聞”的盧昱宇和李婷玉之外,還抓捕了知名公民記者、維權網站“民生觀察”的創辦人劉飛躍和多次榮獲國際新聞獎的“六四天網”的創建人黃琦。他們兩人的境況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

從1996年起開始從事民主活動的劉飛躍2005年成立“民生觀察”工作室,一年後開設網站。儘管多年來他不斷受到當局的騷擾,不過他還是有一定相對的空間從事民間維權活動。

但到了2016年11月18日,隨著當局嚴打公民記者,他也被湖北隨州公安刑拘,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他的案子2018年8月7日開庭,檢方指控他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誹謗、詆毀國家政治制度和司法制度,攻擊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以及開辦民生觀察網站,與境外機構、組織勾結,長期從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活動。第二年的1月29日,他被判刑5年,沒收個人財產101萬元。

此外,中國最著名的公民記者黃琦1999年與前妻一起開設“六四天網”,刊登維權信息和各種批評時政的文章。

2000年6月3日,在六四事件11週年前一天,黃琦被成都公安逮捕。近3年後的5月9日被以“煽顛罪”判刑5年。黃琦的被捕引起全球廣泛關注,美國政府及數百家國際組織抗議對黃琦的迫害,而中國民間強烈認為指控黃琦的事實和證據都不能成立。

2004年6月,國際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和法蘭西基金會授予黃琦“第2屆互聯網自由獎”。 2005年6月4日黃琦刑滿獲釋。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發生後,黃琦積極除參與救災,並為死亡學生的家長提供幫助,還在網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 6月10日晚,黃琦和天網人權事務中心的兩名工作人員失踪。 6月16日黃琦母親收到刑拘通知書,罪名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 2009年11月23日,黃琦被判刑3年。

黃琦在2016年嚴打公民記者的行動中,再次成為重點清除對象。 11月28日,黃琦在家中被警方帶走。後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被逮捕。 2019年1月14日,黃琦被加控涉嫌“洩露國家秘密”開庭審理。美國等多個西方國家外交官前往綿陽試圖參加旁聽,但遭阻攔。

庭審前,黃琦85歲的母親到北京陳情,擔憂身患重病的他健康狀況危急,而律師也多次申請保外就醫但都被駁回。 2019年7月29日,黃琦被判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成為近年刑期最長的政治犯之一。

公民記者已無言論空間

民間維權紀錄平台“非新聞”的創辦人盧昱宇近日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目前當局嚴厲打擊向外界報導真實情況的公民記者之際,他們所面臨的處境越來越艱難,尤其是疫情之下,當局更是將大數據下的監控發展到了極致。

他說:“你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法兒做,它現在就是已經完全控制了。現在是這種大數據的監控的話,在任何地方都知道你在做什麼事,它很快就會知道。就不會像以前那樣還有一些空間給你做。反正是很難,基本上在國內是沒有條件做這方面的事。因為這個疫情之後它的這個監控能力又增強了很多。之前沒有這個疫情,那可能很多東西還要以後,可能一年幾年以後才會執行,但是有疫情后,它現在就已經有這個技術手段了,來控制這個社會。”

曾代理過多起敏感維權案件,包括公民記者案件的維權律師任全牛表示,當局近年針對公民記者的打壓,是繼2015年709大抓捕維權律師之後,對社會又一重要群體的整肅,以達到社會噤聲的效果。

他說:“是對社會不同社會群體這些人的一次清洗,思想清洗...就是要讓他們自覺不自覺地跟主旋律一致。不一致的就是要用這種極端的手段去強迫改變。這幾年對於言論呀,或者是某些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的這塊兒管控得更嚴了。可能是因為現在的社會矛盾比較尖銳、比較集中,他們為了所謂的維穩吧,就把這些比較尖銳聲音的或比較活動能力強的人,都想給他們消聲。”

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的統計,包括張展在內,中國至今至少拘禁了118位新聞工作者、出版商、政治評論員或無國界記者今年發布的2020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國的排名第177,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倒數第4。

XS
SM
MD
LG